2024年4月16日
More

    德國:歷史性群眾運動爆發,反對右翼驅逐移民計劃

    150萬人走上街頭!

    社會主義替代(ISA德國)

    在1月19-21日的週末,150萬人上街抗議反對極右翼,這是聯邦德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示威浪潮。柏林有35萬人上街示威,漢堡則有13萬人,慕尼黑有20萬人,另外在埃托夫(Eitorf)、布克斯特胡德(Buxtehude)和詩普琳貝格(Spremberg)等小城鎮也有100多場示威。這些示威活動表明,人們對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右翼民粹主義政黨)的驅逐移民計劃和政治右傾化普遍感到憤怒。

    在此之前,記者調查網站correctiv.org曾報道過一次德國極右翼會議,該會議出席者有法西斯分子、極右翼AfD代表及其他資產階級人士,會上討論了大規模「重置移民」計劃,即驅逐有移民背景的人。這些想要將有移民背景的人驅逐出德國的人當中,不僅有公開的法西斯分子,如奧地利的塞爾納(Martin Sellner,隸屬極右翼的「身份認同運動」),還有基民盟(基督教民主聯盟,傳統右翼政黨)的代表和企業家。這顯示連基民盟也開始在討論大規模驅逐移民的法西斯計劃。這次會議的與會者被要求「為此目標」捐款5000歐元——僅此一點就可以看出所聚集的客戶群是什麼。

    在反對這些計劃的自發群眾抗議中,資產階級政黨的政客們試圖騎劫抗議。市長和部長們呼籲「民主人士的團結」來反對AfD。他們將這場運動描繪成要捍衛現狀,以及由社民黨、綠黨與自民黨的執政聯盟黨派,抵抗AfD。

    是政府政策強化了AfD

    然而,正是由於這些狀況和政府政策,AfD成為了民調支持度第二高的黨派,也是東部地區最強的黨派。實際工資下降、房租上漲和社會開支的削減導致了人們的不滿和憤怒,尤其是在德國東部地區。在全球都越來越動盪不安的大背景下,中產階級和技術工人也越來越擔心自己面臨社會地位倒退的風險。

    儘管AfD的綱領對勞動人口、失業者和退休人口毫無幫助,但它卻能扮演成唯一的反建制派,而這足以贏得群眾的支持。與此同時,從綠黨到基民盟/基社盟,所有政黨都在煽動著民族主義和右翼文化戰爭(如反對氣候運動和女權主義),也使AfD從中獲益。

    幾個月來,傳統政黨一直將移民描繪成德國最大的問題,並將住房短缺或學校資金不足等社會問題歸咎於移民。自2022年在烏克蘭戰爭背景下,肖爾茨宣佈所謂的「時代轉折點」以來,他們一直在邊境大規模部署軍隊和警察,並在意識形態上不斷升級揚言要「抵禦」某些民族或特定人群。自加沙戰爭開始以來,還煽動針對阿拉伯人,要求將他們驅逐出境並限制政治權利。

    最近通過的「遣返改進法」(Rückführungsverbesserungsgesetz,簡化了驅逐尋求庇護者的程序)和在歐盟外部邊界設立難民營的計劃,都加劇了國家種族主義。常有人說,必須滿足右翼分子的部分訴求,才能讓他們無計可施。然而,採用右翼敘事會產生相反的效果——AfD及其(潛在)選民會覺得自己得到了平反。

    如果傳統政黨現在主張要示威遊行反對AfD,高唱「拯救民主」,那就太虛偽了。正是這些政黨粗暴地阻止其他國家的人進入德國,並在德國對他們進行騷擾和種族壓迫。「紅綠燈」(得名於社民黨、自民黨、綠黨的代表色)聯合政府目前正在討論只允許沒有領取社會福利的人入籍。綠黨採取了歐洲共同避難制度(GEAS)這種隔離制度,這使得人們更難逃離自己的本國,而歐洲的新殖民政策、氣候變化或戰爭也正在摧毀他們的家園。其結果是,德國只為富裕的白人上層階級服務。

    反對種族主義的階級鬥爭

    我們需要一場能夠消滅AfD滋生土壤的運動。這必須反對國家種族主義,要求社會進步,以消除有利於右翼勢力的條件。

    工會在其中發揮著核心作用。工會將有移民背景和無移民背景的工人聚集在一起,向其成員解釋工人和資本家之間的利益衝突。在示威遊行中,他們必須明確指出,住房短缺和學校被削減的責任不在難民,而在與為企業利益服務的政治。社會的分割線不在於「德國人」對「外國人」,而在於廣大勞動人民、退休人口和失業者,對資本家統治階級。

    左翼黨必須作出決定,是要被動地支持抗議、將自己定位為除了社會民主黨和綠黨以外的的另一個「民主黨」,還是與這些黨派割席、以自己的訴求介入抗議,並且以明確的立場反對緊縮政策和國家種族主義。

    打擊AfD的機會

    如果抗議在內容上和外觀上是由執政黨帶領的,這終究不會對AfD構成任何威脅。AfD將繼續面對一個沒有前景的政府,而這個政府更是無能地推行著服務資本的政策,基民盟/基社盟也在其中。AfD距離加入政府也越來越近了,首先是AfD可能非官方地「容忍」(支持)在東部州份的基民盟少數政府。

    150萬民眾走上街頭,震撼地駁斥了AfD代表「沈默的大多數」的迷思,這鼓舞了許多人。積極抵抗政治右轉的運動是非常有潛力。必須打鐵趁熱,例如在接下來的選舉運動中採取具體行動抵抗AfD。

    目前媒體正討論對要否禁止AfD,對此42%的人予以支持。但黨禁隱含多重危險:種族主義意識形態不會因政黨禁制而消失,右翼有著快速重組自身的豐富經驗、與價值聯盟(Werteunion,基民盟中的保守派)的合作已經非常密切。而黨禁更使其扮演「受害者角色」,並會大幅加強右翼勢力,並令他們能夠將反移民、反貧民政策包裝成始終如一抵抗「左翼-綠色」政治。其他有利於右翼政黨再生的因素則包括:近年來的削支政策,有的新預算案甚至提出要削減災害管理,還有人們感到缺乏替代方案。

    與此同時,德國億萬富翁的人數已創新高。儘管AfD將自身打造為反建制力量,但該黨只會加劇貧富分化問題。此外,如同實行黨禁一樣,其他法律手段也最終會成為打擊運動的迴力鏢,國家不但會用它來對付右翼,而且也會首要用來對付左翼架構和組織。

    建立強大的社會運動

    我們只有聯合起來、堅決抵抗,才能打敗右翼政黨及其勢力。看到全德成千上萬的人走上街頭反對AfD和種族主義,著實鼓舞人心。這表明,AfD及其種族主義思想在現實社會中比民調數字更不受歡迎。我們需要在校園、職場和社區動員地區行動。工會在這方面有特別的責任,這尤其是因為其成員也受到右翼煽動及政治思想的影響,並且自法西斯主義出現以來,工會一直是納粹和極右份子的主要攻擊目標。作為最強大的工人組織,德國工會聯合會(DGB)必須發起大規模、持續的反右翼運動,並充分發揮其動員潛力。這絕非意味著與商業組織及傳統政黨勾結一起、只耍嘴皮,因為正是他們的政策助推了右翼崛起。

    我們必須提供替代方案,並明確指出,造成住房短缺、醫療體系崩潰及教育危機的不是難民,而是親資政黨。憑著興建房屋、沒收房地產公司、保護醫院免受緊縮計劃影響,以及爭取更多教育資源的訴求,我們可以證明只要我們克服資本主義及其政治,使經濟不再是為了保障利潤而產生,而是為了滿足所有人的需要,那麼每個人都過上好日子。

    在德國,許多人希望以團結為基礎的解決方案來解決社會不公、氣候災難等重大問題與危機。然而,資產階級政黨的宣傳狂轟濫炸、提出他們的「別無選擇」立場,此時群眾卻缺乏政治代表。目前的群眾抗議有助於克服無力感,有助於提出積極的訴求:要從上到下的再分配,反對削減社會開支削減及國家種族主義;反軍國主義,反「戰爭狂魔」;要停火,而非向烏克蘭和加沙提供武器;為人類和大自然的利益而計劃,不要為了利潤最大化而導致氣候崩潰。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