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6日
More

    河南:中學生之死引發怒火

    懷疑該學生之死遭隱瞞,群眾大規模抗議、與警方衝突

    周毅 中國勞工論壇

    12月下旬,針對河南一名14歲少年疑點重重之慘死,約萬人示威爆發。2023年12月底,河南商丘寧陵縣育華園中學的14歲學生楊劉洋被發現在校內離奇身亡。起初,校方在24日早上6點通知楊的家長,聲稱該學生跳樓自殺,但這說法極其令人生疑:楊劉洋的遺體滿是瘀傷,外加手上有螺絲刀戳的洞、右腳脖子也被扭斷。因此極可能是被毆致死——有傳聞稱是遭校園暴力,還有說法稱楊因為目擊班主任外遇其他老師而被多名老師打死。此外,23日晚間,校方通知楊劉洋的隔壁班學生不得回宿舍睡覺。因此很多人推測,楊可能在前一日就被他人殺害。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校方可能在遮掩一些事情,才沒有第一時間通知楊的家長。

    監視器「選擇性壞掉」

    然而,即使存在種種疑點,當地官方仍強行把事件定性為「高空墜亡」。雖然官方的調查報告提及楊劉洋有寫「遺書」,但是從未透露其內容。中共官方以及「小粉紅」一貫吹噓中國有高密度監控、所以治安全球最佳,但在真的出人命的時候,關鍵時刻的監控錄像卻「選擇性壞掉」一般,官方刻意把該名學生之死弄成謎團。新浪微博「頭條新聞」上對於事件的報導,一條高讚評論稱「什么时候能真正去解决问题,而不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道出群眾對於當局的憤怒。

    接下來幾天,事態急劇升級。楊劉洋的家屬開始維權,訴求徹查真相。約萬人的示威行動則在28日爆發。憤怒的示威者與警方衝撞,推倒寧陵縣政府大廳的自動門,並佔領了大廳,要求當局公開真相、追究相關責任;另一批示威民眾則衝往事發中學,占領了學校的辦公大樓,向該校領導討說法。同時,當局的鎮壓步伐接踵而至。部分商丘居民收到當地警方短信警告,要求不得前往育華園中學,否則「後果自負」;官方調動數千名特警和警車進城鎮壓抗議群眾,宣布該縣戒嚴,並且假借大霧為由封鎖全市高速公路,阻止寧陵縣外民眾前往支援抗議。由此可見,即使抗議很快被鎮壓,這一波抗議已經震撼當局。

    今年1月2日,央視新聞報導了所謂「聯合調查組」的報告,堅持「墜亡」認定。報告宣稱,從走訪身亡學生家屬和所在學校的結果看,並未發現楊劉洋生前遭遇校園暴力。對於監控視頻,相比前一次官方通報,只是多了十分有限的文字敘述(而且距離發現楊劉洋死亡事件相差4個多小時,對於分析案情並無幫助)。從結尾處的「對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教育重視不夠」看,官方仍一口咬定學生是自殺的。

    官方如此的處置,使得很多群眾開始看到這問題與過去成都49中事件的相似之處。在2021年5月9日,成都49中也是一名學生高空墜亡,但校方同樣涉嫌掩蓋事實、拒絕讓家屬觀看監控錄像,最終觸發群眾抗議。而如今河南寧陵縣的事件則是故技重施。一個重要的發展是,相比以往,五毛水軍攻擊示威者的底氣似乎弱了很多。以寧陵事件為例,他們不敢再給示威者扣上「境外勢力」等帽子,至多陰陽怪氣說「(沒有談社會陰暗面,因此)通报不合格」或者「(批評者)人血饅頭吃得正歡」。官方想「維穩」但最後反而令群眾更加不信任當局、形勢更不穩定,進而不只是不敢讓孩子住校,乃至不敢生育下一代、生怕自己的孩子也遭遇這種不幸。

    「校譽」和「穩定」

    當今中國市場化的教育制度下,「校譽」和「穩定」永遠當先,因為這套邏輯正好迎合中共發展的需要——需要學生成為獨裁資本主義制度下老老實實幹活的螺絲釘。目前,事件真相仍不明朗,但清楚的一點是,群眾越來越明白學校和官方不可信任,仍然會在其他時機奮起反抗。若要不讓河南寧陵的悲劇再發生、將這些不公義掃進歷史的垃圾堆,工人階級和受壓迫者就需要建立自己的獨立組織,比如真正的工會、學生會,並通過這些組織要求對寧陵事件和其他類似事件進行獨立調查,以找出真相。唯有教育工作者、學生和地方社區實施民主控制的新制度,才能克服中國教育制度內的深重危機。這必須連結到遵循社會主義路線徹底重組學校體系,讓學生和教職員民主監督校務,從而提供滿足人民需求的教育,而非服務威權資本主義政權的要求。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