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6日
More

    台灣工鬥掀起 工運需要新的領導

    蘇學嶺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資本主義危機下,企業對勞動者的打壓不斷加強,在總統選舉前掀起了多次的工人鬥爭,而在今年鬥爭將會繼續。我們社會主義者支持這些工運鬥爭,並分析鬥爭的進程,總結經驗和教訓,為強化未來的工鬥作出準備。

    去年底,長榮航空機師透過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長榮分會)發起鬥爭。由於資方長期凍漲薪資,甚至雇用外籍機師來維持本外勞同受苛扣的條件,於是工會去年12月發起罷工投票,543名長榮機師贊成,算上工會外機師仍高達37%支持罷工,且許多為長程航線機師,一旦罷工可以連帶更多停擺。

    謊言

    工會今年1月宣布可能在春節和清明節前後發動,期間資方不斷破壞,營造資方早有提高工資只是機師貪婪的輿論,實際上微不足道的漲薪完全不抵通膨,反觀長榮航空2023年前三季獲利近164億元,卻因苛扣下造成的人力短缺直接導致去年6起事故及其中員工傷亡。

    因此,資方藉口烏克蘭戰爭等營運風險要求共體時艱本身就是徹底謊言。取得罷工權以前,資方記名調查機師是否參加罷工以施加恐嚇,同時資產階級名嘴高談「罷工預告期」,要讓資方提前準備破壞罷工,削弱工人艱苦爭得的罷工權。

    儘管如此,仍有許多民間聲援:「我後續的車票、住宿、行程也有可能受到影響。但我支持罷工⋯⋯」

    由於罷工極具潛力,為了阻止罷工發生,資方於今年1月28日提出勞資協議作出些微的讓步。內容包括提高工資和外站津貼,但卻並未就外站津貼提出實質金額和落實期限。作為代價,工會在2026年5月31日前不能就協議事項發起罷工。資方和政府利用協議捆住工會手腳,等罷工陰霾消散後再奪回鬥爭成果。這很可能包括打壓工會和工會領導,以及逐步侵蝕協議的承諾。工會需要準備再次組織鬥爭。

    此外,工會訴求之一包括不僱用外國機師作為正機師(除非特殊需求)。資方擴增外籍機師是為了壓低薪資,並製造國族分化來打擊勞動者的團結。然而,工會克服的方法理應是團結本勞外勞共同鬥爭,要求同工同酬和平等的工作安全規範,拒絕國族的分化。即使資方不輸入國外機師,也會將打壓的矛頭轉向本地機師。

    台鐵產業工會也一度計畫在春節發起「依法休假」罷工的,訴求補足人力、提高工資五千元,以及公司化前後僱員同工同酬。然而,因為另一個規模較大而官僚化的台鐵企業工會拒絕支持這場罷工,使產業工會在沒有足夠力量的情況下,在今年一月宣布取消行動。這並非企業工會第一次背叛。2022年勞動節近76%員工罷工,使鐵路運作大受影響。但當工人積極準備再度罷工時,企業工會卻接受政府空洞承諾,主動解除鬥爭,讓政府成功推動公司化政策。

    工會民主化

    社會主義者支持產業工會推動鬥爭。台鐵工人需要由下而上將工會民主化,並民主選舉一個戰鬥性領導層來團結整個行業的工人。

    資本主義危機正不斷深化,台灣2023年實質薪資出現近11年最大倒退,「購屋痛苦指數」高居所謂先進國家第二,藍綠白無能挑戰財團解決民困,並將會打壓工會權利以及惡化工作條件。社會主義者支持為更強大的反擊作準備,包括將當下的工會由下而上民主化、建設全台的工會聯盟,並要求降低工會組織門檻、支持政治罷工權利,才能抵抗資產階級轉嫁通膨和剝削工人。工人也需要有自己的政治代表,因此要建設群眾性的工人政黨,通過階級鬥爭來推進推翻資本主義的鬥爭。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