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3日
More

    美帝國主義是士兵自焚慘死的罪魁禍首

    美國軍人亞倫·布什內爾(Aaron Bushnell)的自焚悲劇,責任要歸咎於以色列對加沙發動的駭人戰爭,還有美國和西方帝國主義投入資金為該地區的災難火上加油。這深切提醒我們,全球反戰抗議急需升級,需要加強社會抵抗和罷工,終結資本主義制度,才能贏得永久停火。

    Kailyn Nicholson/Kshama Sawant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4年2月28日)

    亞倫·布什內爾以自焚的極端方式,表達了在以色列政府對加沙的野蠻進攻接近5個月之際,美國和全球數百萬工人和青年所感受到的絕望。儘管全球爆發了數百萬人的抗議運動,要求永久停火的呼聲也與日俱增,但內塔尼亞胡政權仍能繼續攻擊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拜登政府口口聲聲說要緩和局勢,卻繼續為戰爭提供有增無減的政治掩護、武器和資金。

    去年10月以來,已有超過100萬美國人民抗議以色列對加沙發動戰爭,67%的美國人要求永久停火,讓該地區的暴力降溫。汽車工人工會(United Auto Workers,UAW)等主要工會也通過了呼籲停火的決議,其成員去年通過歷史性的罷工行動贏得了重大成果。呼籲停火的美國工會總共代表著900多萬工會會員,佔全國參加工會的工人階級的一半以上。一些工人和工會還勇敢地拒絕向駛往以色列的船隻裝載武器。然而,這一切都不足以迫使拜登政權、民主黨和共和黨以及美帝國主義讓步。

    要求停火的群眾抗議和示威活動在許多情況下遭到警察的大力鎮壓。群眾被一概指責為反猶太主義,並遭到右翼的公然攻擊,如在哈佛大學的情形所示。法國和德國等其他國家的反戰抗議也面臨類似的鎮壓。

    布什內爾之死的責任在於以色列國家機器、拜登政府和美帝國主義。他的自焚悲劇表明,由於抗議無法迫使內塔尼亞胡、以色列國家機器、拜登以及美國和西方帝國主義停止戰爭、終結對巴勒斯坦人民的殘暴殺戮,廣大群眾迫切尋找出路而找不到。這也反映出人們有充分的理由擔心事態會朝著更惡劣的方向發展,即隨著以中、美為首的新冷戰集團越來越多地介入中東地區以捍衛他們的利益,中東將被一場更廣泛的戰爭所吞噬。

    一些希望終結以色列屠殺巴勒斯坦人的工人與青年,認為布什內爾的行為是英勇的,這種情緒可以理解。儘管主流媒體荒唐地提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但從布什內爾的遺言中,毫無疑問可以看出,他對加沙戰爭的深深痛苦和對巴勒斯坦人民的同情是他行動的動機。反戰運動中的許多人都在哀悼集體的損失,一個如此深受人類苦難影響的人除了自殺別無他法。但歷史清楚地表明,對於我們所反對的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龐大機器,個人的破壞和自我毀滅行為永遠無法構成可行的威脅。我們的力量在於作為工人階級和青年進行有組織的行動,在於我們能夠協調行動,阻止金錢和武器流向助長這場戰爭的政府。

    雖然令人震驚和不安的事件有可能成為大規模群眾鬥爭的導火索,但抗爭的條件總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2010年突尼西亞街頭小販穆罕默德·布阿齊茲(Mohamed Bouazizi)的自焚事件通常被認為是引發「阿拉伯之春」革命的關鍵事件。然而,布阿齊茲之死本身並不是決定性因素,也本不需要發生。 他的死背後的難以忍受的社會、經濟狀況,才導致了後來突尼西亞革命(包括罷工和大規模青年抗議)。

    關鍵在於,我們絕不能認為必須先有這種絕望之下的悲慘行為,然後才有大規模反抗。尤其是在美國,工人階級和年輕人沒有免費的公共心理健康服務,自殺率逐年上升的幅度令人震驚。很關鍵的一點就是,我們不要推崇自殺,也不要錯誤地認為自殺是建立運動的有效策略。

    在我們為布什內爾的不幸逝世感到悲痛的同時,需要考慮如何加強和建設美國的加沙聲援運動。該運動需要立即制定明確的升級戰略,以便向拜登和兩黨施加決定性的壓力,因為他們都認為戰爭和流血是在當今時代捍衛其利益所必需的。我們需要為全球抗議運動制定類似的可行戰略,以打擊帝國主義勢力。

    這個策略必須包括世界各地的工人群眾組織,包括工會和社會鬥爭組織,採取聯合行動,包括國家和國際協調行動日,舉行群眾抗議和罷工,關閉企業和國家機關。

    在美國,結束戰爭的認真戰略需要立即聯繫到勞工運動與拜登和民主黨決裂的必要性。許多曾公開呼籲永久停火的工會(包括UAW等著名工會)的領導層迅速轉過身去,支持拜登這位戰販頭子,丟掉了他們在激烈競爭的選舉中可能對拜登施加的巨大影響力。工人群眾組織領導層的這種破壞行為阻礙了反戰運動的發展。由於未能對支持戰爭的政客們構成嚴重威脅,反戰運動只能裹足不前。在缺乏明確前進道路的情況下,個人或小規模行動似乎是唯一可行的升級方法,但它們注定要失敗。

    要防止今後再發生像布什內爾之死這樣的悲劇,唯一的辦法就是建立群眾反戰運動,為希望結束加沙戰爭的廣大工人階級和年輕人提供一條可行的前進道路。首先,對於那些不贊成立即停火、停止對以色列進行軍事援助的候選人,我們絕不能給予任何支持或者捐助。

    數百萬憤怒的民主黨選民拒絕在民主黨總統初選中投票給拜登,主要原因是反對他支持以色列對加沙發動戰爭。截至週二晚間,「不表態」票數已超過10萬張,約佔密芝根州民主黨初選總票數的14%。

    然而,在沒有任何認真的工人階級反戰挑戰者的情況下,拜登仍然輕鬆獲勝。這表明,僅僅登記反對拜登是不夠的——反戰運動需要有自己的政黨,能夠真正替代好戰的民主黨和共和黨。一個以工人、工會和社會運動的組織力量為基礎的政黨,它不受制於企業利益,能夠為我們的訴求而戰,而不是處處阻撓。反戰運動要想為像布什內爾這樣的工人和年輕人提供真正的出路,就必須在政治上獨立於發動這場戰爭的政黨。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