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8日
More

    中國快遞新規施行,快遞員辭職抗爭

    林豐 中國勞工論壇

    三月開始,中國正式開始實施新的《快遞市場管理辦法》,讓產業陷入混亂。這些措施大幅增加了快遞員的工作量並降低收入,引發了一波抗議浪潮。快遞員們集體離職。來表達他們的不滿。在某些地區,離職人數眾多。據報道,江西南昌已有五分之一的快遞員離職以示抗議。「無聲抗議」的話題、快遞員離職的訊息都成為社群媒體上的熱門內容。甚至有報道稱,有些城市沒人運送包裹,多個配送站因缺工只好關閉。2月27日,在新規實施前,廣東中山快遞員集體罷工,展現較高的組織度與意識。當然,由於審查制度,很難估計全國各地快遞員的抗議行動彼此有多少協調。

    辭職抗爭

    新規當中,對現有快遞業影響最大的一條是,不允許未經用戶同意將快遞投放到智慧收件匣或代確認接收快遞。現在,如果快遞員未經過用戶的同意,自己將包裹投到智慧快遞櫃或快遞站,將會遭到最高3萬元的罰款,相當於一般快遞員平均五個月的薪水。

    中國快遞業一般使用的是計件工資制度,即快遞員的收入取決於他們派送總量,因此加班普遍存在。國家郵政局2023年調查顯示,71.4%的快遞員每天工作超過10小時。首先,為了盡可能獲得收入,快遞員為了賺得生活所需的工作,不得不「自願」超時勞動。同時,由於快遞員需要負責一個區域的所有快遞,而快遞公司和承包商為了節省成本又不願意增加快遞員,如果快遞員不想超時勞動,就可能因為不能按時派件遭到投訴。在有的地區,如果快遞不能準時配送,快遞員將遭到三倍單價甚至四倍單價的罰款。

    在這種情況下,快遞員過去一般會選擇將包裹統一派發到智慧快遞櫃或快遞站,以獲得更多收入。用戶可以到這些智慧快遞櫃或快遞站憑密碼或手機號碼領取自己的快遞。在新規實施之後,快遞員必須向用戶徵得同意才能將快遞投放到以上兩個地方,如果用戶不同意,就必須送貨到門。這直接導致快遞員效率大大降低,收入降低。如果放在快遞站,一天可以送300件,但如果都需要提前電話聯繫或送貨上門,一天的送貨量及由此獲得的收入只有一半甚至三分之一。公司和承包商不願意支付更多成本,相當於新規之後每個快遞員要付出兩倍的勞動。

    對快遞員的剝削也表現在其他方面。一名快遞員在網路上發文,表示雇主並不會為他們提供電話補貼,因此他們必須自己支付聯繫用戶的手機費,這對快遞員來說是一筆巨大的開支。

    由於缺乏勞動保護法和民主權利,快遞員只能透過辭職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不滿。有工作了7年的快遞員表示,工作量太大正在考慮辭職,身邊已經有同行離開。一名快遞員說「我覺得幹不下去了,本身收入就不太穩定,經常被罰錢,新規出來之後,我感覺更難了,只好另謀出路」。他認為快遞員大規模辭職的直接原因是工作時間過長,而收入仍然十分低。

    也有一些快遞員擔心遭到投訴或因未能即使配送導致罰款。「打電話被拒絕怎麼辦?(如果不放到快遞櫃或快遞站)快遞丟失了怎麼辦?」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出了任何問題責任最終都會落到基層快遞員頭上。在新規施行之後,快遞員的權利並沒有後續保障。很多快遞員面臨罰款只能辭職。去年,中國快遞從業人員約有490萬名。沒有公開數據顯示自3月1日以來的離職人數,但這個數字絕對不小。

    我們的主張

    資本主義中共政權並不會保障基層快遞員的權利,正如它不會保障其他勞工的權利一樣,是由它的階級性質決定的。快遞行業的亂局表明,中國工人需要組織起來。分散、個體、孤立的鬥爭不可能致勝。這就是馬克思主義者主張建立獨立工會的原因——即使我們認識到,在早期階段,面對大規模的國家鎮壓,這樣的工會需要以小型籌備小組的形式秘密組織,從而準備進一步發展。這場危機也顯示,快遞公司需要公有化,由勞工進行民主控制與管理,並與廣大工人階級和基層群體協調,民主決定規定合理的規劃。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就必須要一個革命的群眾運動來推翻資本主義,建立民主的社會主義公有制。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