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4日
More

    香港的反革命時期

    二十三條:另一國安法通過

    香港的新23條國安法於3月23日正式生效。《維護國家安全條例》(其正式名稱)的涵蓋面比中國獨裁政權強行實施的2020年《國家安全法》要大得多。原有的《港版國安法》涵蓋了四類罪行:分裂國家、顛覆、恐怖活動和與境外勢力勾結,而新的23條則囊括了叛國、叛亂、竊取國家秘密、破壞包括電腦系統在內的公共基礎設施,以及境外勢力干涉內政。這是在習近平命令之下、群眾民主運動遭實質粉碎四年後,對民主權利的進一步全面打擊。此舉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中美帝國主義衝突加速的影響。

    2020、2024兩份法律都刻意採用含糊的字眼,讓中共政權可以隨其意解釋、擴大其警察國家活動的權力。短短11天,這份長達212頁的法案內就匆匆由中共控制的香港假議會通過。法案條款進一步破壞了公平審判的機會,廢除了聘請律師的權利,並允許在沒有指控的情況下拘留16天(過去是48小時)。人權觀察組織稱,該法律「處罰和平言論與公民社會倡議活動」。自此,香港與中國幾乎沒有區別了。

    「香港完蛋了」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Stephen Roach)今年2月在《金融時報》發表專欄文章,聲稱「香港完蛋了」。這篇文章引起軒然大波,香港親中共政治精英憤怒反駁。其中,羅奇指出,今天香港股市比27年前英國統治時期還要低迷。羅奇直到最近還對中國市場保持樂觀,他對北京政權未能刺激和結束經濟低迷表示遺憾。

    香港移民潮

    自2021年初以來,已經約有50萬香港居民離開香港,以逃避中共對民主權利和政治反對派的鎮壓。與中國貿易引力下降相關聯的香港經濟大幅下滑,加劇了人們出走的衝動。這看起來與中國大陸「潤」浪潮如出一轍:都是經濟和政治問題的加劇推動人們出走。

    2022年,香港錄得自1991年以來最高的人口淨減幅和最低的出生率。香港的年齡中位數從1991年的31.6歲上升到現在的46.3歲。年輕人正在離開,而老年人卻留了下來。專家警告說,「不可逆的專才流失」將帶來嚴重的經濟後果。幹得漂亮,習近平!

    數百工會被解散

    在中國政權無情鎮壓香港下,工會是最大受害者之一。2020年6月北京實施《國家安全法》後,大多數泛民工會都被關閉了。數名工會工作人員以「國家安全」罪名被監禁候審。其中包括航空員工工會的前領導人吳敏兒,以及創立了醫管局員工陣線的護士余慧明。

    根據新法,他們有可能被判終身監禁。如此鎮壓所產生的白色恐怖,帶來了工會解散浪潮。根據勞工處的數據,在2021-2022年的兩年內,有176個工會被取消註冊。香港職工盟擁有100個附屬工會和14.5萬名會員,而它在成立三十年後,於2021年10月3日投票解散。在2023年接受聯合國委員會質詢時,香港政府官員謊稱工會權利「絲毫無損,亦從不受動搖」。他們的理由是,泛民工會只是反政府「顛覆」甚至「境外勢力」的幌子。

    只有狂熱親中共、反動和種族主義的工聯會仍在香港運作。它作為資本主義建制派的一部分,「全力支持」鎮壓行動。

    經濟遭受「失去的五年」

    香港的GDP在過去五年有兩年出現萎縮,現在數值比2018年還要低。在習近平的鐵腕統治下鎮壓加劇的同時,資本主義危機不斷惡化,香港尤其是受到中國經濟低迷的拖累。《經濟學人》報道,香港經歷了「失去的五年」。「中國門戶」曾經是香港的優勢,現在卻成了劣勢。隨著越來越多的西方跨國公司遷往「更安全」的環境,香港已經輸給了新加坡(新加坡是另一個一黨獨裁國家)。2003年,香港的人均GDP與新加坡大致相當。如今,新加坡的人均GDP比香港高出近70%。香港的房價已從最高點下跌了25%,按股市市值計算,印度已經超越香港,成為世界第四大股市。

    香港的人口危機與其他地方一樣嚴重: 從2018年到2022年,香港的勞動力減少了6%。儘管香港的政策環境極端新自由主義,公司稅低得離譜,而且沒有工會權利,但外國公司正在加速撤離香港。自2019年以來,在香港設立地區總部的全球公司數量減少了8.4%,員工人數減少了30%。中美冷戰進一步加劇了這種「脫鈎」。香港的貧富差距下,最貧窮的十分之一人口的收入比最富有的人口少57.7倍。五分之一的香港人生活在貧困之中。

    「一國兩制」之死

    過去四年來,反革命籠罩著香港,鎮壓了震撼香港的群眾民主運動。習近平的鎮壓是出於對革命衝擊波及中國的恐懼,以及對其政權在與西方的全球帝國主義權力鬥爭中被削弱的恐懼。在此過程中,香港在「一國兩制」方案下的有限自治實質消亡。

    1997年英國統治結束後的十多年里,這種較少干預、委託香港資本家和各種親中共爪牙控制香港的統治方式很適合北京。中共獨裁政權希望與外國資本家保持良好關係,尤其是有利潤可圖的關係。香港民主制度的表象是一個有用的工具,它可以鈍化國際社會對中共統治的批評,並製造允許民主變革的假象,但這變革只能是符合北京條件下循序漸進的。這與中共表面上的「自治」一樣,從來都不是真實的。民主權利和地方自治只能通過不妥協的群眾鬥爭來贏得,而不是資本家及其國家機器對「行為端正」的獎勵。

    群眾運動還有未來嗎? 

    多年來,香港人民為爭取民主權利進行了鼓舞人心的群眾鬥爭。這在2019年達到了頂峰,幾乎每三個香港人中就有一個參加了遊行示威。然而,這場運動還是失敗了。首先是陷入了令人筋疲力盡的僵局,多次動員都未能在反對政府和國家方面取得突破。隨後,精疲力盡轉化為絕望和分裂。

    2019年的運動震撼了習近平的獨裁統治,因為他擔心運動可能會蔓延到中國。這本將改變一切。正如馬克思主義者和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所解釋,只有推翻中共資產階級政權的運動才能避免失敗和殘酷鎮壓。如果運動局限於一小塊領土,而這一地由一個大得多的國家和政權統治,那麼視野就過於狹隘,運動不可能取得成功。由於缺乏一個黨、工人傳統、群眾組織,也缺乏強的階級意識(對於資本主義才是真正敵人的認知),這場鬥爭受到了致命挫敗。與中國工人團結一致的理念缺失,而這一點令人痛心。為了在未來取得成功,需要一個社會主義的民主鬥爭和領導。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