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5日
More

    台灣:403地震震出危樓和資本主義的腐朽

    蘇學嶺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今年4月3日台灣發生規模6.5地震,這是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至今最大規模的強震,已造成至少17人死亡、上千人受傷。這不僅是天災也是人禍,因為資本主義制度容許建商在危險斷層蓋樓炒賣,阻撓防災限建措施拉低總體房市,任由基層民眾暴露在地震風險中。

    靠近震央的花蓮災情尤為嚴重,已有3棟大樓倒塌,天王星公寓大廈倒塌更導致1名住戶死亡。這些大樓位於米崙斷層帶,如同台灣許多活動斷層都不適合居住,但至今只有九二一震央車籠埔斷層帶限建。

    一名前中興工程顧問社防災研究員曾坦言,公布斷層帶總被建商視為找麻煩。與此同時,全台許多房屋被震成危樓,至少230棟被政府公告限制進入,住戶需要另尋居所,但花蓮縣政府把災戶安置到旅館僅3個月,且補助款多流入旅宿業老闆口袋。

    全國性的安遷救助金,花蓮卻有一戶三口的單親家庭因未設籍而無法請領,新北市等地方政府更稱只有設籍者才能請領。現實情況是,許多租戶希望設籍卻被屋主拒絕,只因為屋主違法逃漏漏,這種黑市占總體租屋市場近9成。此外,許多實際居住的屋主也因此面對房貸和房租的雙重負擔。地震更進一步惡化普通群眾在資本主義下的住房困境。在全台空屋率9.33%的情況下,多數空屋如果被公有化並通過居民民主控制,本能用作公共住宅和災民安置,而非囤房投機的商品。

    新北市政府聲稱放寬容積率限制是為了重建房屋,因此這是「服務災民」的措施。但實際上因為財團壟斷了建築業,只在有利可圖時建商才考慮復建民房。被列為危樓的山海觀社區等多棟公寓大廈更有房仲業者趁機低價收購,企圖重建賺取價差。可見資本家只想趁此發災難財,而非考慮災民死活。

    資本主義下建商對於人命的漠視,除了殃及地震災民、也害死許多貧困低薪的營造業工人。營造工程業單日工資常常僅有1000元(台幣,下同),職災死亡率更是駭人聽聞,去年平均每2.4天就死1人(當中許多是移工),並已釀成去年5月建商「興富發」的吊臂砸中捷運釀成1死10傷等悲劇。在工地現場,大型統包建商往往將泥作、綁鋼筋、釘模板等工項外包,來規避對於整個工地的職安和工安責任,以減少開支榨取利潤。

    今年初營建業股市上漲程度超過台積電,其中的建商「潤隆」去年淨利77億元,該公司還只是屬於大型建商的子公司,足見建商暴利。去年8月一篇報導所揭露的,2018年以來,來自建商的政治獻金,民進黨至少收了7397萬元,國民黨至少3758.5萬元,民眾黨至少1991萬元。可見藍綠白只會共同維護建商和資本家利潤至上的資本主義制度,這個制度註定無能為基層民眾帶來防災、住房、職安等社會危機的真正出路。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認為,為了讓地震災民得到真正安置、並提供基層民眾可負擔的住房,必須要大規模投資安置及醫護設施。災民和居民需要由下而上建立民主的救災委員會,公平分配災物及災款予受難者。

    我們需要向富人大幅課稅,來支持這場住宅改造計畫。然而富豪建商將不會接受,所以我們需要進一步連結到營造業和相關產業的工人鬥爭,並將本外勞團結組織起來,要求將建築相關產業以及金融銀行業公有化,交由基層居民和工人階級民主管理。如此我們將能將閒置空屋充公用作社會住宅,同時興建安全耐震的公共住宅,與公共托育、長照、教育等公共服務設施。也才能能有效阻止房地炒作金融鏈,以及草菅人命的建築工程。

    這需要將所有建築業勞動者組織在一起,停止外包卸責的情況,並透過工會鬥爭建立完善的工安措施,以及勞權和職安的保障,並為公共住宅與公共服務設施提供資金。然而資本主義制度將不會能承受這些根本解決問題的關鍵訴求,為此需要挑戰整個藍綠白資本主義,建設工人政黨與工會鬥爭,為一個民主的社會主義而鬥爭。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