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20日
More

    英國:保守黨對決輕量保守黨——大選後該何去何從?

    只有群眾抵抗才能在工黨政府下帶來改變

    社會主義替代(ISA英格蘭、威爾斯、蘇格蘭)

    保守黨在執政14年後,正迎來下台前最後的絕望時刻。歷經了14年冷酷的緊縮政策、崩潰中的國民保健署(NHS)、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後,數百萬人即將投票把保守黨趕下台。

    但工黨政府同樣致力於服務大企業的利益,黨魁施紀賢(Keir Starmer)目前對左翼議員的清洗進一步證明了這一點。必須緊迫建立一個新的左翼反戰政黨,以社會主義政策來挑戰資產階級政黨。

    「情況只會變得更糟」

    當首相辛偉誠宣布7月4日舉行大選時,自己被陰雨淋濕,D:Ream樂隊的「事情只會變得更好 (Things Can Only Get Better)」樂曲淹沒了他的聲音,報道顯示保守黨議員們處於對於現況難以置信狀態。部長們被這一突如其來的宣布打了個措手不及。

    目前,保守黨內士氣低落。據報道,北愛爾蘭部長貝克(Steve Baker)選擇到希臘度假,而不是叩門拉票。法拉奇(Nigel Farage)重新接手種族主義右翼的英國改革黨(Reform UK),更是雪上加霜。大約80名保守黨議員在面臨選舉滅頂之災前辭職,其中一些人加入了法拉奇的陣營。這些人不過是從沉船倉皇逃竄。

    辛偉誠在民調中落後工黨約20個百分點。顯然,他希望儘快撐過敗選,以便與他的億萬富翁朋友一起到加利福尼亞退休。但儘管經濟暫時「復甦」,對剩下的我們來說,前景仍然暗淡。看起來,失業率、通脹率和利率都將上升,老板們讓工人們為他們的危機買單。同時,戰爭和軍國主義在全球範圍內抬頭,「我們」的資產階級領導人手上沾滿了鮮血。

    國民兵役:一個悲哀且絕望的笑話

    辛偉誠宣布強制18歲青年參加「國民兵役」,此消息占據了頭條新聞。讓年輕人「選擇」服役一年,或完成25天的強制「志願服務」。這引來了普遍而理所當然的嘲笑。政府沒有提供有意義的工作和可負擔住房,能給年輕人的只是強制勞動和兵役!

    但為什麼辛偉誠會在這個時候做出這個奇怪的承諾?他只是想搞一場特朗普式的競選活動,無情地妖魔化巴勒斯坦聲援抗議者(即稱他們是「極端分子」),以及移民、難民等所有可以被統治階級用作替罪羊的人。但這也反映了國際上與日俱增的戰爭煽動。以色列對加沙的種族滅絕式襲擊、烏克蘭戰爭以及中美權力爭霸,都令大家能夠警覺資本主義的無序新時代。

    辛偉誠和施紀賢試圖將這場「新冷戰」描繪成「獨裁」與「民主」之間的衝突,但無論哪一方都不代表工人和青年的利益。他們只是為了自己的聲望和權力。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國際性的反戰運動,建基於群眾鬥爭,要求將資金用於就業、教育、健康和應對氣候危機,而不是用於軍備!

    施紀賢不是替代選項

    儘管工黨可能會獲勝,但這並不意味著施紀賢及其支持戰爭、親資本主義的綱領受歡迎。他在競選活動中不斷承諾要從混亂和不穩定中帶來「改變」。但對於工人階級而言,這種混亂不僅來自保守黨,也來自他們所代表的制度:資本主義。這就是為什麼水公司將汙水排入我們的河流。這就是為什麼年輕租戶不敢想像擁有自己的家。而工黨並沒有承諾打破這種以利潤為先的制度,而真正結束亂局則需要與資本主義決裂。

    施紀賢讓工黨回朝,但不是為工人服務,而是為老板、主戰派和帝國主義者服務。他支持以色列在加沙的殘酷屠殺,認同以色列有權切斷巴勒斯坦人的食物、水和電力供應。正是由於街頭大規模的永久停戰運動,他才被迫稍加退縮。

    他非常明確地表示,他的政府將資助軍事化和戰爭,承諾增加軍費開支。他承諾使用鎮壓性的國家權力,繼承保守黨「法律與秩序」的衣缽,並試圖比保守黨更有效地驅逐移民、執行現有的「敵對環境」難民政策,甚至試圖在移民問題上比保守黨的糟透立場更右。

    與此同時,影子財政大臣里夫斯(Rachel Reeves)則竭盡全力展示她是老板們可信賴的人。而且這招確實奏效了!5月27日,121名百萬富翁(包括摩根大通、希斯路機場、雅士頓·馬田以及臭名昭著的反工會剝削雇主JD Sports的高管和前高管)公開發表了一封信。其中一位老板,希斯路機場的所有者霍蘭德-凱伊(John Holland-Kaye),在新冠疫情期間因解雇並重新雇用超過4000名機場員工並將收益裝進口袋而臭名昭著。

    第二天,里夫斯承諾領導「我國有史以來最支持增長、支持商業的財政部」。不難想象,在施紀賢和里夫斯等企業界的同夥們,已經拋棄了親工人的政策。禁止解雇和重新雇用?不再可能。向富人征稅?忘了吧。取消學費?繼續做夢吧。

    同樣在蘇格蘭,儘管工黨預計將從蘇格蘭民族黨手中奪回席位,但這並不意味著蘇格蘭工黨受歡迎。許多人為了趕走保守黨而「忍痛」投票給工黨。

    蘇格蘭民族黨一如預料的糟糕表現,反映了一個陷入多起腐敗醜聞的政黨的更深層次危機。但在過去的十年中,它也未能提出一個認真的第二次獨立公投挑戰,而是依賴於運用不民主的英國法院系統所制造出來的死胡同。它們對大企業政策和私有化的支持,也損害了它們作為「進步」和左翼替代方案的形象。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蘇格蘭數百萬工人和青年對獨立和自決的情緒已經消失。相反,它必須被引導到一個新的左翼政黨中,爭取獨立,並提出以工人鬥爭為基礎的社會主義綱領——這是蘇格蘭民族黨沒有興趣建立的。

    只有群眾鬥爭才能帶來改變

    毫無疑問,數百萬人將投票把保守黨趕下台。但施紀賢的政府將很快陷入深刻的危機。施紀賢無法解決工人階級面臨的問題,這將滋生失望和不滿,這種情緒在一個又一個國家被極右翼利用。法拉奇和英國改革黨的競選已經試圖填補這政治真空。如果不建立一個戰鬥的、左翼和社會主義的替代力量,右翼勢力將填補對工黨的失望所創造的真空。

    只有群眾抵抗才能在工黨政府下帶來改變。一些工會領袖不可避免地會試圖以「給施紀賢一個機會」和「且拭目以待」為借口暫停工會的鬥爭。但他已經明確表示他會做什麼!工會必須為新一輪的鬥爭做好準備,投入資源招募數千名新的、戰鬥的工會代表,重建新的罷工浪潮,向施紀賢發出明確的信息:不要不把工人當回事。6月27日至7月2日(選舉前兩天)的初級醫生罷工,展示了我們所需要的行動。

    對加沙種族滅絕襲擊的群眾運動也需要提升到新高度。為了迫使英國停止向以色列交付武器,工會需要準備大規模的工人行動,工人們拒絕生產、運輸和運送用於摧毀拉法的武器。這不僅會打擊戰爭機器——還會展示當工人階級多數組織起來並准備戰鬥時的力量。

    建立新政黨!

    我們迫切需要一個具有社會主義政策的左翼反戰新黨,以提供工黨的有意義替代方案。施紀賢已經清除了工黨內所有郝爾彬時代的痕跡,包括郝爾彬本人,以及對艾德雅(Diane Abbott)和沙欣(Faiza Shaheen)的可怕攻擊。

    社會主義替代歡迎並強烈支持郝爾彬和其他反戰左翼獨立人士在「無停火,無選票」的旗幟下競選的決定。捍衛郝爾彬和沙欣席位的獨立競選,將為討論建立一個反對施紀賢政府的工人階級關鍵勢力創造更多空間。但我們不能止步於此!我們必須將這些競選活動作為建立一個新的左翼政黨的起點,由工人階級和青年領導和服務。

    選舉後召開群眾抵抗會議可以作為建立這一替代方案的焦點。那些為捍衛郝爾彬和沙欣而鬥爭的人、那些參與了聲援加沙人民的歷史性群眾抗議活動的人、那些爭取體面加薪而罷工的初級醫生等工人,以及那些所有希望建立戰鬥性抵抗的人,我們應該將他們聚集在一起,為建立一個新政黨奠定基礎。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