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20日
More

    烏克蘭戰爭:兩大帝國主義陣營皆使屠殺升級

    在戰爭看不到盡頭的情況下,工人階級反對戰爭和帝國主義的鬥爭至關重要

    Per-Åke Westerlund ISA國際執行委員會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4年6月13日)

    全面戰爭已經爆發近兩年半,且俄羅斯發動了取得有限進展的軍事攻勢已經過了長達七個月,烏克蘭衝突的帝國主義間性質正在加深,衝突升級的風險也在增加。美國和西方帝國主義正在加緊支援烏克蘭,而中俄集團也在進一步鞏固。

    這場戰爭是一場長期對抗,關係到所有相關方的巨大切身利益。在過去幾周,法國總統馬克龍提出了向烏克蘭派兵的可能性,並已派出少量部隊用於「訓練」目的。美國總統拜登和德國總理朔爾茨又越過了另一條「紅線」,他們改變了之前的立場,現在允許所提供的美德武器用於打擊俄羅斯境內的目標。

    普京進行了「戰術」核演習作為回應,並威脅要武裝其他國家對抗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並派遣軍艦到古巴和委內瑞拉。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英國政府也威脅了支援俄羅斯的中國政府。在歐洲,一個又一個政府就俄羅斯未來可能發動的襲擊發出了令人震驚的訊號。在七國集團G7峰會上,西方帝國主義集團的領導人將討論對中國的銀行實施類似俄羅斯的制裁——儘管規模較小,以避免引發全球金融危機。

    對加沙的軍事打擊使烏克蘭戰爭一度陷入陰影,並引發了西方大國能否同時支援以色列和烏克蘭的新問題。但在歐洲的戰爭並未變得不重要。即使俄羅斯取得有限的勝利,也會對美帝國主義造成重大打擊,並加強中國為首的集團。鑑於全世界對美國支援以色列的不滿和仇恨與日俱增,華盛頓更有必要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為再次優先重視烏克蘭問題,本週將在柏林舉行烏克蘭「復甦會議」,而在瑞士舉行「和平會議」,有90個國家政府的代表出席。此外,本週在意大利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將再向烏克蘭提供500億美元的援助。

    在此之前,美國推遲的610億美元援助計劃終於在四月份獲得批准,歐洲各國政府也做出了新的鉅額承諾和武器支援。西班牙、挪威和美國承諾向烏克蘭軍方提供更多的「愛國者」導彈系統,目前承諾提供的F16戰鬥機總數已達80架。

    幾個月來,人們一直在猜測俄羅斯將發動夏季攻勢,突破彈藥有限的烏克蘭防線。雖然俄羅斯的攻勢已經奪取了比烏克蘭失敗的2023年攻勢多得多的領土,但新的武器支援使俄羅斯取得新的重大突破看起來不太可能。

    俄羅斯的進展

    今年年初,美國智庫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udy of War)撰文稱:「普京和俄軍似乎得出結論,烏克蘭將無法奪回俄方所佔領的領土,因此,俄羅斯即使付出高昂代價也要匍匐前進,讓俄羅斯最終勝利。」

    去年年底,時任烏克蘭軍隊司令的扎盧茲尼說,戰爭已經陷入僵局。雙方使用火炮和無人機進行攻擊,造成大量人員傷亡,但沒有一方取得進展。當俄軍向頓涅茨克市以西(攻佔馬林卡)和扎波羅熱推進時,一些政客,尤其是美國的共和黨人,提出反對進一步援助烏克蘭。新年前後,俄軍還使用無人機、導彈和「滑翔炸彈」(老式蘇聯炸彈的改進型)加強了對城市的攻擊。

    俄羅斯於10月開始對頓涅茨克州的阿夫迪夫卡市發動新一輪攻勢。2月17日,在烏克蘭軍隊撤離後,該城被佔領。據烏克蘭軍隊報告,在保衛阿夫迪夫卡的戰鬥中,有2萬多人陣亡,據估計俄軍的傷亡人數是烏軍的兩倍。與之前在巴赫穆特發生的戰鬥一樣,這裡的戰鬥讓人想起第一次世界大戰。

    在戰爭的這一階段,俄軍在炮兵資源方面擁有六倍的優勢,並同時發動了幾次攻勢,其中最主要的一次是在靠近巴赫穆特的恰西夫亞爾(Chasiv Yar),這是俄軍仍然有能力奪取的一個重要戰略目標。

    普京認為自己正走在一條勝利的道路上,而烏克蘭政府和軍隊則越來越害怕失敗。戰爭研究所報導指出:「據報道,澤連斯基在2023年12月告訴美國眾議院議長約翰遜(Mike Johnson),如果沒有美國額外的安全援助,烏克蘭軍隊只能夠『堅持』到2024年3月或4月。」

    美國援助

    這些令人震驚的報道增加了白宮的壓力,迫使其在眾議院就援助烏克蘭的一攬子計劃達成協議。據路透社報道,甚至特朗普也說:「烏克蘭的生存對美國很重要」,這是在共和黨領導的美國眾議院即將就 610 億美元的援助計劃進行投票前幾天語氣的轉變。然而,為了安撫支持者並與拜登拉開距離,特朗普沒有正式支持該方案,而是抨擊歐洲政府沒有像美國那樣支持烏克蘭。

    據戰爭研究所報道,普京對這援助方案始料未及,他認為自己破壞了烏克蘭盟友的支援。莫斯科的結論是,在新武器抵達之前,俄羅斯必須加快進攻步伐。

    這包括加緊對哈爾科夫州的新進攻。現階段的目標是控制其周遭地區。普京政權不相信能奪取和控制哈爾科夫市(烏克蘭第二大城市),至少現在不能。

    俄羅斯的進攻仍在繼續,其戰略似乎是繼續進行「絞肉機」式的戰鬥,承受巨大損失但能緩緩推進。俄羅斯的經濟和生產都服務於戰爭,非官方的動員也在為戰爭輸送新的部隊。據烏克蘭情報部門稱,在兩年半的戰爭中,俄軍的行動質量有了很大提高。在使用無人機和電子戰方面,俄軍佔了上風。

    普京聲稱,俄羅斯今年迄今已奪回47個村鎮,其中包括烏克蘭去年收復的一些村鎮。這些村鎮對戰爭的結果都不是決定性的,但對宣傳和鼓舞士氣卻很重要。

    烏克蘭2025年攻勢?

    現在承諾的新武器將大大改善烏克蘭的國防。已經有人在談論烏克蘭將在2025年發動新的攻勢,部分原因是美國在5月份決定允許美國武器用於打擊俄羅斯境內的目標,而這在以前被認為是不需要的升級。

    被普京視為俄羅斯據點的克里米亞是烏克蘭攻擊最成功的地區。據《金融時報》報道,「烏克蘭的無人機和導彈可能已使曾經強大的黑海艦隊多達一半的兵力喪失行動能力」。大部分用於軍事運輸的船隻已被摧毀。連接俄羅斯和克里米亞的刻赤大橋可能成為下一個主要攻擊目標。

    烏克蘭局勢的變化

    烏克蘭將獲得新的軍事資源,但戰爭代價巨大,對國內的影響也越來越大。自2022年2月俄羅斯入侵以來,烏克蘭大部分地區已被摧毀。超過1萬名平民喪生,雙方還有數十萬士兵陣亡。1000萬烏克蘭人淪為難民,其中600萬人流亡國外。150萬家庭住房被毀。全國大部分地區暖氣和電力短缺。據估計,俄羅斯今年的空襲摧毀了該國一半的電力生產。

    儘管戰爭看不到盡頭,俄羅斯的軍事進攻、無人機和導彈的空襲仍在進行,經濟萎縮了三分之一,但民調顯示,絕大多數烏克蘭人仍然支持打下去。但情緒已經發生了變化。

    政治新聞媒體《政客》(politico.eu)在4月於基輔的報導指:「部隊士氣低落,無情的轟炸、先進武器的匱乏以及戰場上的損失使他們士氣一落千丈。在距離前線數百英里之外的城市,戰爭初期排隊參軍的年輕人已不見蹤影。如今,有資格應徵入伍的人躲避徵兵,而是在夜總會消磨下午時光。」

    春季,在俄羅斯取得進展的同時,有報道稱軍事援助陷入停滯,烏克蘭統治層的關係日益緊張。總統澤連斯基的統治日趨波拿巴主義,選舉被延後,軍隊指揮官被解職。《金融時報》報導指:「近幾個月來,澤連斯基指揮了一系列解僱、辭職和改組」。一項規定所有 25-60 歲的人都必須服兵役的新法律極不受歡迎。

    無了期的戰爭?

    軍事理論家克勞塞維茲(Carl von Clausewitz)將軍把戰爭形容是變幻莫測的,自身的矛盾會導致各種轉折。烏克蘭戰爭證實了這一點,其中有取得出人意料的進展,也有令人失望的失敗攻勢。2024年6月,戰爭遠未結束,還可能出現新的轉折點。

    拜登和歐盟政客們強調烏克蘭軍隊是在「為我們而戰」,其實是指作爲西方帝國主義代理人。正如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在 2022 年俄羅斯入侵後總結的那樣,帝國主義之間的代理人戰爭是這場戰爭的主要特徵。在烏克蘭以及歐洲的大部分公眾中,這場戰爭被視為抵抗俄羅斯侵略的戰爭。各國政府的宣傳強化了這一觀點。在6月6日諾曼第登陸80週年,拜登重申這場戰爭是 「民主對專制」的鬥爭。對於烏克蘭戰爭,拜登提出了這樣的觀點,而在加沙的種族滅絕戰爭中,這位總統與以色列軍方、以及埃及和沙烏地阿拉伯的獨裁政權緊密結盟。

    烏克蘭戰爭和加沙戰爭加強了以中國為首的集團內部的連結。大幅增長的對中貿易為普京提供了生命線。伊朗向俄羅斯提供無人機和炸彈,並進口俄羅斯的先進武器。烏克蘭戰爭也打破了北韓的孤立狀態。《金融時報》報導指:「俄羅斯轉向北韓,獲得了超過一百萬發炮彈和彈道導彈」。普京在「大選獲勝」後於5月訪問了北京,隨後於6月訪問平壤。

    在歐洲,軍事化是政客言論的總主題,指出需要武裝起來應對來自俄羅斯的威脅。所有國家都在增加軍費開支,而且需求增長更快。據《金融時報》報道:「根據北約的內部計算,歐洲僅具備一小部分保護東翼所需的防空能力,這暴露出歐洲大陸的脆弱程度。」以及「一些歐洲領導人和軍方官員警告說,到2020年代末,俄羅斯可能有能力攻擊一個北約成員國。」

    北約演習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頻繁、並且規模更大,同時德法兩國也推出了新的歐洲軍事合作倡議。軍事化與官方政治變得更加反動有關,包括更多的威權措施及對民主權利的限制。

    中國在為俄軍提供必要機械和技術方面的角色,受到了英美兩國政府的指責。有中國公司已經受到制裁。這種制裁很可能會加強,並可能對中國的銀行實施制裁。

    烏克蘭戰爭和加沙戰爭將帝國主義集團間的對抗推向了一個新高度。它們凸顯了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制度的深刻危機。社會主義者發起了反對戰爭和軍事化的運動和動員,指出國際工人階級是能夠阻止更多戰爭和鎮壓的唯一力量。

    在烏克蘭、俄羅斯和國際範圍建立工人階級的組織、力量和政治獨立性,是當今社會主義者面臨的關鍵任務。新的和現有的工人階級組織必須進行反對戰爭和帝國主義的鬥爭,其綱領應包括反對強制性兵役、保護所有戰爭難民並保障其權利、爭取對就業、住房、公共服務和應對氣候危機的社會投資,而不是將無盡的數十億資金投放在戰爭機器上。

    ISA在烏克蘭戰爭第一天發表的聲明,就要求俄羅斯軍隊撤出烏克蘭,支持烏克蘭人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並反對北約和西方帝國主義。該聲明總結道: 「這場戰爭不符合全球各地工人與青年的利益。該戰爭聯繫到地緣政治與經濟帝國主義的野心。ISA將在我們所在的所有地區——俄羅斯、美國、烏克蘭和其他地方——反對戰爭。」

    在經歷了兩年半的屠殺之後,這套綱領在今天顯得更加重要。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