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20日
More

    美國對TikTok的禁令與帝國主義之間的紛爭

    這實際上是為了打擊中國帝國主義,並審查美國的政治言論

    Zia Faeder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4年6月12日)

    4月底,美國參議院投票通過了一項法案,要求TikTok(抖音海外版)的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將其美國子公司出售給美國公司,否則TikTok將面臨全範圍的禁令。如果字節跳動拒絕出售令,禁令將在9個月後生效——故意地避開拜登政府在11月敗選的可能。在此之前,特朗普在擔任美國總統期間曾試圖禁掉TikTok。

    特朗普的禁令在法庭上被否決。然而,這項新法案得到了民主、共和兩黨的大力支持。美國國會聲稱,該禁令是為了保護美國公民的隱私,使美國消費者的數據免遭中國政府的利用。這些擔憂表面上源於中國法律鼓勵公司收集情報信息,而這些法律將適用於使用該平台的1.7億多美國人的數據。雖然一般民眾不應對中共黨國的廣泛監控權力抱持任何幻想,該法案更多是為了削弱中國帝國主義力量,並且加強美國政治言論的審查。

    TikTok之爭是更廣泛的中美帝國主義衝突的一個縮影。如果說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有什麼共識的話,那就是在與其頭號對手中國的全球權鬥中,追求美帝國主義的利益,這同時體現在通過資助烏克蘭繼續無休止的戰爭、支持對加沙的種族滅絕的襲擊,還有就是通過佔領社交媒體數據收集和廣告市場。美國統治階級擔心,TikTok將被用來對用戶施加政治影響,並給中國資本主義帶來優勢。今年3月,TikTok利用其管理員身份,向美國用戶發出對禁令的抗議。如果中美衝突升級,中國政府如果通過TikTok與普羅大眾進行大規模交流,將令美國統治階級尤為擔憂。

    TikTok收集了大量用戶數據,主要用於針對性廣告,2023年,TikTok的160億美元利潤大部分來自於此。而這些收集到的數據經常被出售給其他公司用作其廣告目的。

    任何經常使用社交媒體的人都可以證明,我們在瀏覽時會遇到海量廣告。用戶可以在TikTok Shop這個在線商店銷售其產品、或者通過推廣其他產品賺取小額收入,Tiktok很多內容都是用來賺錢的。雖然大型創作者可以通過創作者基金和TikTok商店賺錢,但大多數創作者卻不能。較小的創作者抱怨道,從該應用中獲得資金需要支付大筆費用並面臨重重障礙,例如需要在有限的時間內「套現」,同時套現還需要最低餘額。這意味著內容創作者不得不發佈大量內容,從而為應用程序帶來更多流量,增加廣告收入。

    固然這些做法令人擔憂,但是它們與其他美國公司並無本質區別。眾所周知,Facebook和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曾被發現以不安全的方式收集和出售用戶數據。Meta在2023年的收入為1350億美元,其中110億美元來自專門針對未成年人的廣告。對於美國政府來說,問題顯然不在於收集和出售數據行為本身,而在於誰在這樣做。

    由於廣告收入驅動利潤,社交媒體網站的主要目標是儘可能長時間、頻繁地吸引用戶。實現這一目標的最有效方法之一就是激發用戶的負面情緒。高度複雜的算法正是為此而設計的。用戶更有可能回覆他們不同意的帖子並與之互動,而這些算法會給你提供更多相同的內容。回想一下,你有多少次向朋友發送過你認為令人憤怒或不快的帖子?

    分享這類內容可以確保你看到更多的內容,從而形成一個反饋循環。為了推動這種參與,社交媒體網站故意將有爭議和兩極分化的內容推到最前沿。通過助長文化戰爭和不切實際的審美標準,這些網站往往以犧牲用戶的心理健康為代價,從而確保自身的盈利能力。

    人們能夠表達自我並與世界各地的人分享興趣,無疑是正面的事情。尋求相互聯繫是人類與生俱來的特性。TikTok為整個應用程序中數百個不同的小眾社區提供了交流的便利,這些社區都有自己獨特的內容。無論您是想找一個化妝教程、一份令人興奮的食譜,還是想找一位新的最愛藝人,只要您願意尋找,就能獲得有關各種主題的信息。

    社交媒體也是政治組織的一種工具。個人、甚至整個群體都能實時瞭解不同的運動,這種能力非常寶貴,在許多情況下直接促進了運動的傳播。全世界數百萬人可以觀看並參與正在發生的事件,為國際團結創造了重要的潛力。

    網上對加沙正在進行的種族滅絕戰爭有詳盡的記錄。主流新聞,尤其是西方世界的主流新聞,往好了說是乏善可陳,往壞了說是故意誤導。來自加沙當地的報道,有助於讓人們關注對巴勒斯坦人的恐怖屠殺。這一點尤為重要,因為從關閉半島電視台在以色列的業務,到對記者展開全面的暗殺,以色列都在以各種方式打擊傳統報道。

    一直以來,人們都在尋找遠距離相互聯繫的機會。在21世紀,社交媒體以一種非常重要的方式促進了這種聯繫,但社交媒體最積極的特徵始終是使用它的受眾——人們,他們的本能是想方設法創建社區並互相幫助。然而社交媒體平台是私人擁有和控制的,其目的是創造利潤和實施社會控制,這就在最大程度上削弱了其正面特徵,而放大了其負面特徵。社交媒體網站被設計成讓人上癮,以便從廣告商那裡賺錢,而這些廣告商需要通過煽動焦慮、恐懼和不足感來讓用戶繼續使用,這導致青少年抑鬱和極高的自殺率。

    應將社交媒體網站收歸公有,並與廣告完全分離。在這個不穩定的時代,為工人階級服務、由工人階級進行的全球交流至關重要,它不應由包括美國和中國在內的任何國家的資本家或帝國主義政府所左右。總之,美國針對TikTok的這一潛在禁令對解決困擾社交媒體網站的問題或普通人每天面臨的問題毫無幫助。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