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9日
More

    中國:消費降級持續反映經濟危機深化

    馬加烈 中國勞工論壇

    與4年前相比,中國城市普通居民的消費支出劇減40%——這是中國如今消費降級大趨勢的其中一個重要表現。考慮到中國私人消費低於所有其他大型經濟體,如此減少預示著深重危機。

    從廣大民眾的消費額和消費習慣的變化,我們可以看到消費降級的局面仍未得以扭轉。今年中國電商「618購物節」期間,中國主要網路平台的商品交易總額比去年同期減少7%,而在過去幾年,即使遇到新冠疫情,618購物節銷售額都是連年增長。今年「五一」假期,雖然出行旅遊的人數達到創紀錄的2.95億人次,但是人均消費額比2019年低一成多。

    618購物節

    雖然有一些評論人士提及,中國5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相比去年同期增長3.7%、高於市場預期,但是這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618購物節」提前開賣,以及五一假期和家電以舊換新政策拉抬。

    持續的經濟下行是消費降級的背後因素。官方數據顯示2023年經濟增長5.2%,但很多經濟學家估計實際增速至多2%;而且對於畢業即失業的年輕人、收入下降的工人以及遭遇房產貶值的業主來說,體感上就是經濟正在衰退,群眾的悲觀情緒加劇。個人所得稅在今年首四個月相比去年同期下降7%,考慮到個人所得稅起徵點並未提高,這表示因為很多人士也面臨降薪,群眾整體收入水平下降。今年前5個月,中國住戶存款激增7.13兆元人民幣,增長幅度相當驚人,足見廣大群眾都在持幣觀望。

    對於消費降級的現狀,中共獨裁政權沒有任何措施應對。普遍民眾生活負擔增加、薪水停滯不前、失業率高企,加上醫療、教育和住房成本高漲,都是背後的原因。雖然仍自標榜「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主義」,但沒有意願、也沒有能力建立更完善的退休金制度、醫療保險制度和擴展更普及的公共服務,以建立社會安全網,將資源重新分配給消費者,減少家庭的預防性儲蓄。2022年5月,習近平在中共刊物《求是》上明確反對「福利主義」,稱「高福利養了一批『懶人』和不勞而獲者」,論調與西方右翼政客、自由市場經濟擁躉如出一轍——不單是因為中共如今親資、右翼的真實意識形態,中國資本主義走入的財政危機也是重大因素。

    中國各地方政府的債務已經累積高達94兆元人民幣,而土地出讓收入的下降也讓地方財政危機雪上加霜。但房地產崩盤之下,今年前5個月的土地出讓收入年減14%,而土地財政收入一向是中國地方政府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即使有中央政府的特別國債來「借新還舊」,其金額也遠不足填補地方債務,頂多是延長債券贖回的期限以避免地方債務爆雷。

    中共政權側重於增加產出,在當今中、美為首的帝國主義霸權衝突中,在一些新興產業中爭奪領先地位,如電動汽車和光伏產業,而這兩個產業也與習近平提出的新術語「新質生產力」和「高質量發展」相呼應。但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下的無序競爭,加上沒有足夠的國內外需求、遭遇劇增的關稅等因素,帶來的種種問題已經上演。例如,中國新能源汽車相關企業已經超過百萬家,然而產能過剩、利用率僅57%。各車企為了爭搶市場而打價格戰,絕大部分車企都在賠錢、走向倒閉。類似地,中國太陽能成品組件年產能為全球組件安裝量2倍多、行業價格也出現暴跌。這些情況最終是進一步打擊大眾就業和收入,再加上通縮(價格下跌)的加劇,消費的動力更加被澆熄。

    三中全會

    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從去年秋季延遲至今年7月中旬,除了因為內部權鬥的加劇,更可能是因為中共沒有任何新的經濟政策可以推出。在財政拮据、官方不願推出大規模刺激方案之時,三中全會較可能涉及的經濟政策,包括延遲退休、財政改革、新稅制等,最終都是讓工人群眾付出最大代價,進一步抑制購買力和居民消費。工人階級需要為工資上漲、徹底改善社會福利而戰,這是阻止當前生活水平螺旋式下降的唯一途徑。但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要組織獨立工會並發動工人鬥爭,而消費者亦需要建設控制物價的委員會。在中國,真正的獨立組織意味著挑戰中共獨裁和資本主義,而這個過程必須要有工人群眾的民主組織,以及戰鬥性、社會主義的綱領。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