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5日
More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台灣)

    1月13日台灣總統選舉結果出爐。民進黨的賴清德以558萬票當選,但得票比上屆減少260萬,而該黨失去立法院內的多數議席。國民黨侯友宜則獲得467萬票,得票同樣比上屆減少85萬票。第三黨民眾黨候選人柯文哲獲得369萬票,而該黨在立法院內從5席增加至8席。由於民進黨和國民黨各佔立法院51和52席,意味著民眾黨成為了議會的所謂「關鍵少數」,並可以藉此獲得優勢

    無疑抗中親美是民進黨勝選的重要因素。在前年烏克蘭戰爭爆發以至佩洛西前年訪台後,台灣民眾越來越認同中共未來攻台的真實可能,並視民進黨為爭取美國護台的選擇。

    事實上,藍綠白哪個政黨當選,台灣整個統治階級走向親美的路線並不會有根本性改變。中美在台灣力量平衡的改變是源於地緣政治衝突升溫以及台灣群眾情緒改變,以至國民黨放棄了久前親中共的路線。雖然綠營強調加強保衛台灣,而藍營強調兩岸和平,但他們都作為美帝國主義附傭,都沒有任何抵抗中共侵略和反戰方案。

    國民黨雖然實際上已轉向親美,但由於建基於親中台商的支持根基,以及與中共關係密切的老政客,所以無法徹底擺脫親中形象。馬英九在1月8日1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就兩岸關係必須相信習近平」及「台灣打不過中國」的言論,反倒令選民更加反感。候友宜為了止損,宣稱任內不會觸及統一問題,以與馬英九的言論保持距離,但也避免不了選情被葬送。

    但這不代表綠營的台灣民族主義仍得到熱烈支持。四年前民進黨樹立的「抗中保台」和「保衛民主」旗幟,已被揭露只是推動軍事化和親美路線的掩護工具而已,使台灣民族主義遭遇到民情反彈。尤其在前年強行通過延長兵役政策,並且在推動包含戰時管制媒體的《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遭到失敗後,使相當部分的新一代青年更加對台灣民族主義產生反感。

    民進黨失去選票之核心原因,是蔡英文作為資本代表,無法解決台灣工人和青年繼續面對低薪、高房價、通膨和物資短缺等社會危機。藍白不斷利用民生議題攻擊民進黨,並曾發起「居住正義」和「反貪腐」的遊行,企圖收割群眾對民生困苦的不滿。然而,勞苦大眾都本能地看清這些富人政黨的本質,使這個選舉工程很快失去動力。

    民眾黨靠著「拒絕藍綠」的口號,加上柯文哲包裝自己為能幹的菁英官僚,吸引了不少厭惡藍綠無能政客的青年之支持。他們出於對執政民進黨政府的不滿,選擇投票給柯文哲,但這不代表他們完全認同其政策。柯文哲的鐵桿支持者看重的是行政效率,認為在資本主義架構下能夠透過「務實」來達到勞資和諧及共榮。然而,這正是我們需要對抗的幻想。此外,柯文哲雖然曾提出「兩岸一家親」的立場,且在兩岸立場上含糊不清,但正因如此吸引了厭惡藍綠操作兩岸議題的選民。

    民眾黨借助對群眾藍綠的憎恨,不排除還可以享有一段時期的優勢。但它只能提出在資本主義框架下有限的所謂「改革方案」,而且在藍綠間尋求平衡,將使其真正的角色將會被揭露。

    雖然藍白聯合的話理論上可以阻擋政府的政策。然而,台灣統治階級在地緣政治上的立場都團結一致親美,並很可能不會使民進黨陷於癱瘓,而只會一如以往表面反對、背後合作,企圖在斡旋和交易中獲得政治籌碼。國民黨主流政客在新冷戰升溫的局勢下越來越與中共保持距離。藍營在選戰中最多批評民進黨在兩岸問題上過於挑釁,但總體上也是支持強化軍力和與西方結盟的。這就像美帝國主義一方面支持以色列攻打加沙,但虛偽地說戰爭應該「人道」一點。

    預計新冷戰局勢越來越緊張,加上台灣的工人加強反抗資本主義的局面下,民進黨為了施政更有效率,必然需要動用更多行政命令以削弱立法院的反對力量,從而腐蝕資產階級民主。這也與政府將通過加強「國安」之名來打壓群眾民主權利一脈相承。

    中共在新冷戰中再受挫折

    事實上,無論是藍綠白哪個政黨當選,兩岸緊張局勢都不會顯著降溫。因為台灣政府的政策必然從屬於美帝國主義的指令,經濟脫勾和地緣對立只會繼續加強。但中共不能看著「台獨分裂分子」上台而不作為,必需要展示政治干預的權力,否則只會曝露自己的軟弱。

    中共干涉選舉失敗,對其來說是一個挫折,並引發小粉紅在網上抗議。在選舉結果出爐後,至今未有明確的回應,體現當局再次在中美衝突問題上陷入危機。由於新冷戰局勢極為緊張,加上中國一再受到美國壓制而處於下風,尤其在經濟方面。中共在回應中美衝突問題時害怕犯錯,因而經常陷入分歧甚至癱瘓。他們官員一方面害怕過於強硬而激起西方陣營反擊,另一方面又不能過於示弱而削弱政權的權威。

    由於習近平緩和戰狼外交的措辭,企圖緩和中美衝突,比起四年前選舉,中共減少了枱面上的軍事和政治恫嚇,但仍在背面干涉選舉。去年,中共曾通過親中富商郭台銘推動藍白合,但最終卻無功而還。此外,除了利用網路發放假消息和動員台商投票,政府宣布終止「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中對石油業等多個行業的關稅減讓。這些動作都沒有收到中共期望的效果。

    群眾運動

    去年台灣工人抗議行動正在升溫,然而工人沒有一個反資本主義的政黨凝聚這股力量為政治替代選擇。綠營的時代力量和基進黨都失去了全部立法院議席,一方面這反映青年對台灣民族主義的支持顯著降溫,同時也顯示這些小黨注定被邊緣化的命運。它們即使在個別議題上批評民進黨以突顯自己的「進步性」,但由於沒有真正的政治獨立性,所以在重大議題(尤其是外交和「國安」議題)上往往與民進黨一致。他們在新冷戰問題上,都不同程度的支持親美軍事化路線;他們也不會在根本問題上挑戰財團專制,更不用說強化工人階級獨立的政治力量。

    過去綠營的小黨和NGO組織在群眾運動中佔主導地位,藉由介入社會抗爭來區隔自己跟傳統政黨的不同以爭取選民支持。但他們沒有真正帶領群眾鬥爭,而只是運用群眾運動來獲取政治資本。在「國民團結」的壓力下,他們更越來越放棄反對民進黨。這使群眾運動陷入癱瘓 。可見,工人階級建立自己政黨的迫切性。

    今屆選舉一如以往只有統治階級的政黨讓群眾選擇,因此沒有一個候選人能在資本主義危機下提供政治出路。只有工人階級能夠建立自己的組織和政黨,才可以更有效凝聚當前工人抗爭力量,使其行動升級,並提供一個政治選擇。這個政黨必然要有共同的國際主義立場, 使工人階級絕不信任中美帝國主義和台灣資產階級任何一黨,而因此也需要一個反資本主義的綱領,才能為鬥爭提出致勝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