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小眾平權再接再厲 打倒專制父權資本主義

2019年七月月15日 上午 10:29

政府寧願把數萬億公帑輸送給財團,也不願意滿足同志伴侶的社會保障需要

麗芬 社會主義行動

最近,國泰航空一個兩名男子手牽手的廣告被港鐵和機管局拒絕展示,港鐵廣告商暗示說該廣告「不道德」,引發眾多抗議。有同志團體在港鐵和機場手牽手拍照以示抗議。最終港鐵和機管局被迫改變決定。兩週之後入境事務主任梁鎮罡的同志伴侶福利案上訴得直。4年前,因政府不允許他及其在新西蘭註冊的同性配偶享有醫療、牙科保健等已婚公務員福利,也不允許他們採用配偶合併報稅、評稅和享受相關稅務優惠,梁鎮罡提出司法覆核。該案幾經波折,直到今年6月梁鎮罡的要求才得終審法院認可。幾乎與此同時,終審法院裁定4條男男性罪行條文違憲,予以廢除。

儘管香港離真正的性小眾平權仍然非常遠,但這幾宗性平權鬥爭成果令人鼓舞。贏得這幾項成果的部分原因,可能是5月台灣同婚合法化(儘管仍不是徹底平權)給香港當局造成壓力,迫使他們做出一些讓步,緩和香港性小眾的不滿,以免香港性小眾更大聲地要求同婚權利。這從側面說明,平權運動如果建設起國際聯合鬥爭,能夠擁有更大的力量。

維持對性小眾歧視

香港社會對性小眾的接受程度與日俱增。港大去年7月發布的調查顯示,逾半數受訪市民支持同性婚姻,近7成受訪者支持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而林鄭和港府卻以「社會未有共識」為藉口拒絕性小眾平權。相反,保守港府、建制派和他們所代表的大企業正是在維護恐同觀念和各種針對性小眾(以及女性、外勞等等)的歧視與壓迫。

民建聯周浩鼎對梁鎮罡的司法覆核勝訴表示「擔心裁決會引起漣漪效應,由公務員福利引伸至社會各項福利政策」。這正正說穿了建制與大財團懼怕性小眾贏得平權會迫使政府為社會福利投入更多資金,不得不提高現在極低的稅率。新上任的平機會主席朱敏健上月接受訪問時則公開說,在香港「研究讓同志締結伴侶關係政策」是浪費時間和沒有可能。朱敏健對展開「性傾向歧視立法」的立場則是左閃右避,只是重覆說要「先進行廣泛諮詢」。朱敏健擁有豐厚建制背景,曾任職廉政公署35年執行處處長及加入過監警會,他的表態正代表了香港政府。

由於極端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再加上本就殘缺的民主權利近年來持續受到打壓,香港政府和建制傾斜於大財團的利益,寧願大白象基建工程把數萬億公帑輸送給財團,也不願意滿足同志伴侶的社會保障需要,因此政府一直拒絕承認同婚,維持對於性小眾的歧視。而且如民主問題一樣,大力打壓性小眾的習近平政權也不會容許香港同婚合法化,否則會激勵內地平權運動,甚至可能威脅中共獨裁統治。香港是現在中國唯一可以舉行同志遊行的城市,每年會吸引大批內地性小眾參加。

連結民主鬥爭

這也是香港廣泛基層群眾所面臨的狀況。資本家和親資政府打壓勞動大眾的基本民主權利和保障,例如剝奪議員資格、削減公共房屋、打擊最低工資、綜援等,所以性平權鬥爭是與民主鬥爭互相扣連,只有最大化勞動者的團結,才能贏得平權。

現時香港仍有五宗有關同志權益的司法覆核在排期審議中,社會主義行動支持任何促進平權的鬥爭手段,包括司法手段。但法院從來都不是中立的機關,它往往是保護資產階級的利益,推動性平鬥爭最主要戰場應是群眾運動。正如台灣同性婚姻權也是經歷長期群眾鬥爭贏取回來,而蔡英文政府實際上壓低了台灣同志本來可以取得成果(民法同婚)。現在香港法院做出一些有利於性小眾的判決,但這實際上仍然是迫於香港內外同志運動的壓力。香港極需要更有組織、更具戰鬥性的性平權鬥爭運動,這需要連結到民主運動與工人運動,共同挑戰獨裁中共和資本主義父權制度。。

社會主義行動要求:

  • 立即實視同志平等權利、消除性傾向歧視、婚姻全面平權。
  • 職場建設工會鬥爭,消滅職場歧視。
  • 完善保障同志族群和所有人的社福資源與權利,包括醫療、教育、住屋、退休保障等,實現真正的選擇權和實質解放。
  • 推翻父權資本主義制度和專制獨裁中共。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