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對中共獨裁與國民黨復辟的大力否決

2020年1月15日 下午 5:26

蔡英文強勢連任並不是建立在群眾對民進黨的忠誠支持之上,而是建立在拒絕中共獨裁與國民黨復辟的基礎上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2020年1月11號,蔡英文以817萬票之台灣總統直選史上最高得票數取得連任。此次大選有著將近75%的高投票率,對比4年前多出將近9%。展現出了台灣政局的三極化與衝突對抗將更多不同成分的群眾政治化起來,而香港的群眾鬥爭明顯提高了青年在今次選舉的參與度。

但民進黨在不分區政黨票得票數上僅獲得481萬票,趨近於國民黨的472萬票。在蔡英文的817萬張選票中有336萬不受民進黨與蔡英文大力號召所影響,堅持進行分裂投票的選民,毫無疑問的展現了對民進黨的不信任。對比2016年,民進黨流失了10%的不分區政黨票。

336

這336萬位選民中又主要由兩種群體所構成,其一是不滿甚至是憤怒於民進黨過往的保守與親資政策的選民——時代力量、綠黨、台灣基進以不同的方式從中收割支持。其中,時代力量雖然因為較早前的分裂使其由5席下降為3席,但票數得到最大的增長(得票數近110萬,成長35萬票)並挺過了民進黨外圍勢力的圍剿攻擊,以溫和改良色彩來高舉「公平正義」的選舉策略毫無疑問是其增長關鍵——此策略相當程度收割了國內反對資本剝削與親資政黨的進步情緒。但時力未扎根於基層群眾抗爭與組織,也沒有大膽挑戰財團專政的政綱並仰賴個別政客權威名望的組織結構,使其只能以議會問政揭弊來突出其「進步清新」的形象,卻未能從中建立起強大的群眾抗爭以贏得重要的社會改良(參考文章參考文件)。

時代力量(圖片來源:NOWnews資料照片)

其二,則是在總統票上不願支持韓國瑜的台灣民眾黨支持者——因為韓國瑜荒謬脫序且親中共獨裁的政治形象。

這場大選,雖然蔡英文強勢連任取得完全執政,民進黨蟬聯國會單獨過半最大黨。但,這並不是建立在群眾對民進黨的忠誠支持之上,而是建立在拒絕中共獨裁與國民黨復辟的基礎上。對照2018年年底,蔡英文與民進黨能夠在14個月期間大幅翻轉頹勢,最關鍵的因素仍是在於面對中共獨裁及其強硬的帝國主義政策的威脅,加上香港民主抗爭情緒渲染的背景下,台灣青年與基層進步群體被刺激出了強勁的「保衛民主、對抗獨裁」的政治意識,相反的國民黨則被視為中共政權的代理人。其次則是國民黨陣營的分裂內耗、蔡英文政府打造了親民年輕化的政治形象與相形之下韓國瑜及其支持者的保守腐舊。

(圖/翻攝自波特王 Potter King YOUTUBE(東森新聞翻攝))

在台灣政局中,因為缺乏一個真正能戰勝中共獨裁及國內外資本家親資政策的左翼工人政黨,因而使得表現為資產階級「進步派」的民進黨能從中以「抗中保台」、「民主自由捍衛者」的形象來收割「反獨裁、護民主」的情緒維持完全執政。

此次大選中多數群眾所做出的是一種防禦性投票——拒絕親中共獨裁的韓國瑜。在立委選舉的戰場上,則展現出將近200萬選民嘗試在藍綠白三黨之外尋找一個取代民進黨的政治方案——因為民進黨的保守親資,使其信譽早已敗壞。這14個月的180度局勢轉變,也再一次的驗證了我們過去所指出的——由於世界政局的改變,而台灣正站在中美帝國主義新冷戰的前線,其政局已經走向多變、不穩定且兩極化和版圖零碎的新局勢。

中美衝突的關鍵戰場

許多外國資產階級媒體紛紛將此次大選評論為是「民主自由」與「獨裁專制」的對決。對於許多投票反對韓國瑜的進步選民而言,他們的確是將此次大選視作民主保衛戰,並以此否決中共獨裁提出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台灣如果走向「一國兩制」就將如在香港的狀況那樣,代表著中國帝國主義對台灣的控制——為中國富豪及部分台灣大資本家派別的利益服務,而犧牲中國和台灣基層群眾的政治和經濟利益。

但對於世界政治局勢而言,台灣大選並非是「民主自由」與「獨裁專制」的對決,而是中美帝國主義的台灣代理人對抗。雖說兩種代理人(蔡英文/韓國瑜)尾隨的帝國主義勢力其特徵和政制有所區別,但中美之爭從來都不是「民主」與「獨裁」的對抗,而是兩大帝國爭奪霸權的搏鬥——為了各自國內的統治階級權威與利益。而蔡英文和韓國瑜則是分別代表了兩種台灣資產階級的政治傾向——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中,台灣資本主義該向誰靠攏——親美反中?親中友美?

可以說,美帝國主義是有效的利用了台灣人民對中共獨裁的否定,來藉此化作為反制中國侵蝕美國在西太平洋地緣政治與軍事影響力的戰略工具。正如蔡英文勝選後隔天立即會見AIT處長酈英傑時所表示的:「過去3年多雙方在各領域不斷深化合作,也已從雙邊夥伴關係,升級為全球合作夥伴,未來會不斷加強在全球議題上面的合作。」可以預期,未來蔡英文政府將進一步加深與美帝國主義之印太戰略的多方面合作,以圍堵中國帝國主義的擴張。

親美路線清晰且明確反對「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蔡英文順利取得連任,加上中共政權連番受挫,又面對日趨惡化的經濟危機,毫無疑問對其民族主義政治權威帶來打擊。因此,不論是《新華社》、《環球時報》還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也不令人意外的張牙舞爪做官樣文章遮掩其對台政策的失敗。中共獨裁政權難以對蔡英文連任作出短期內的回應,但不代表它會改變政策方向或作出重大讓步。正如對香港一樣,中共的高壓政策會隔一段時期升級。只有一場獨立於所有資本主義政府之外的工人群眾運動,並連結中港台兩國三地工人階級反對資本主義和專制獨裁,才能擊倒中共獨裁。

面對著外資撤出、經濟危機與失業潮和香港反獨裁抗爭並在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中居於下風的中共政權,其執政權威的挫敗也促使了台灣部分保守選民在投票傾向上對親中方案的興趣顯著下滑。

韓國瑜大敗,但泛藍將會從此一蹶不振嗎?

韓國瑜從14個月前,收割了廣泛的反民進黨情緒而作為全台聲勢最強勁的保守民粹政客,如今、因著中美衝突與國內的反獨裁情緒而大輸蔡英文265萬票。此結果雖不令人意外,並有相當部分媒體輿論認定此結果為國民黨的衰敗末日,但事實並不一定如此。敗選後,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與一級黨務主管宣布請辭,可預期未來數月國民黨內部將有激烈權力鬥爭,重新組成新的權力核心並尋求新的政治明星來拉抬聲勢——不能排除郭台銘可能趁此時機介入其中,擴大政壇影響力;又或是韓國瑜在忠誠支持者的擁護下接任黨主席。

吳敦義請辭國民黨主席,國民黨內部權鬥正式展開(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林俊耀攝)

對照2016年總統大選的得票數,韓國瑜仍是相當程度刺激起了傳統藍營保守選民的支持熱情與信心——比起4年前,國民黨總統得票數增長171萬票(7.57%)、政黨得票數增長144萬(成長6.44%)。這一個趨勢,也排擠了親民黨在總統與立委的得票數,正式將親民黨踢出立院舞台;並且大幅壓縮了親藍營右翼小黨的得票空間——高舉「兩岸統一」的新黨,正式失去每年數千萬的政黨補助款。

憑藉著柯文哲的個人聲勢與部分保守選民對藍綠兩黨長年權鬥的厭惡情緒,親資的台灣民眾黨一躍而成第三大黨,並將成為未來柯文哲爭取2024總統選舉的入場券。可以預期,民眾黨未來將在立院內無原則的推動一些民粹政策以收割群眾支持(例如利用賴香伶來倡議親工人政策),但同時維持一貫保守反動的政治路線(例如對轉型正義施以阻撓、對中共獨裁曖昧不明),而它將作為第三個親資政黨來維持台灣資產階級對政治權力的控制;可以看見,民眾黨的五席立委中,郭家軍高虹安、世界台商聯合會代表邱臣遠都是色彩鮮明的資本家代言人。(請參考:台灣民眾黨:意圖瓜分權勢的親資政客聯盟 

郭家軍高虹安(圖片來源:自由時報資料照)

這個現象,正告訴著人們——緬懷黨國、迎合中共獨裁、擁抱保守主義的政治力量仍不容小覷,對照4年前仍未有衰退;這結果,告訴著追求台灣獨立、保衛民主權利與社會改良的青年與基層人民,對抗中共獨裁與拒絕國民黨復辟的真正出路絕非是寄望民進黨;而是需要動手打造一個真正能清除黨國遺毒、戰勝中美帝國主義、挑戰財團剝削的革命性左翼政治方案。面對資本主義的危機,民進黨政府的政策長遠來說有可能造就泛藍營保守勢力的回歸,下一個「韓國瑜、馬英九」將可能以不同的政治形態再次出現。

工人階級必須即刻備戰!

選戰完結,民進黨無可迴避的勢將面臨來自台灣資產階級排山倒海而來的親資政策呼聲——尤其是在中美衝突升溫下,相當部分台資凈獲利皆呈現鮮明衰退,更是強化了資產階級推動反勞工政策的決心。而過去三年多的經驗清楚的告訴人們——民進黨最終只能奉行台灣資產階級的政治意志,無法違逆;對於改良性質的親基層政策,最多只能做到小修小補式的成果。同時,不排除蔡英文在美帝支持下會對中共以更強硬的措辭回應,企圖製造執政的蜜月期,同時加強軍事化和「國安」政策、強化與美日的軍事合作,以煽動右翼台灣民族主義來獲得民粹支持,轉移階級矛盾所帶來的怒火。

選前,已有傳聞指出行政院正著手研擬第三次勞基法修惡,選後二日、資方代表團體再度拋出第三次勞基法修惡的呼聲,而部分的工運人士也表示已聽聞行政院準備再一次放寬加班工時上限、或甚至制定服務業專章來架空勞基法,打擊勞權。

2018年、ISF與各工會一同反對由美國商會所拋出的第三次勞基法修惡,2020年民進黨恐將把第三次勞基法修惡付諸實行。(圖: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

面對未來四年的親財團政策,先進的工人階級與基層人民不能被動等待民進黨的進攻,將阻擋惡法的希望托付於個別立委身上,而必須建立一個獨立在親財團藍綠白三黨之外且扎根於職場、校園、社區的基層群眾抗爭,才可能有足夠力量來戰勝藉由藍綠白三黨之手施行的反勞工、親財團政策。

反獨裁、反剝削的唯一出路

此次選舉結果與近十多年來的群眾政治意識發展清晰展示了——捍衛民主權利、台灣獨立與對抗資本剝削將是台灣先進青年與工人群眾的政治追求與抗爭使命。

2020大選的結果固然打擊了中共獨裁的政治權威與在台影響力,但如果先進工人階級與基層人民在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中淪為美帝國主義的魁儡馬前卒,將會是一場大災難。中美兩大強權所爭奪的,也僅是各自政商權貴的利益,無關乎中美台三國的工人與人民福祉或民主權利;不論是川普、還是習近平,也都是迫害著各自國內基層人民的政商權貴首領代表。從香港到伊朗以至玻利維亞,兩大帝國主義強權都在進行著國家恐怖主義及破壞性的進攻。

而甘心淪為中美帝國主義追隨者的各路政黨,毫無疑問都是充當了中美政商權貴在台拐騙基層人民與工人階級的江湖術士。台灣,需要一個不受服務財團的藍綠白三黨與中美強權把持操控的群眾性工人政黨,主張中港台兩國三地以至國際工人階級與受壓迫人民的團結一致,反對全球資本主義體制,建立一個勞動者民主管理社會財富與運作的社會主義台灣共和國,作為反資本主義、反帝國主義的國際群眾鬥爭的一部分。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