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漁船槍殺事件:菲工成為種族主義的代罪羔羊

2013年五月月19日 下午 7:09Views: 148

需要建立反種族主義運動 反對腐敗統治菁英 對抗資本主義

Chris Dite及工國委(CWI)台灣記者 報導

五月九日,在一名台灣65歲漁民洪石成被菲律賓海岸防衛隊射殺後,台灣政府開始鼓吹一股反菲情緒。在台的菲律賓移民工首當其衝,承受這場外交風波的惡果。在過去幾天,發生了數次在菲律賓非正式「領使館」外的抗議,更令人憂慮的,是針對菲律賓移工的街頭襲擊。

兩 國政府處理危機的方法使情況火上加油。對於菲律賓阿基諾政府把槍擊事件描述為「意外」,很多人感到憤怒,事實上該台灣漁船被擊中共45槍,可見沒有更多人 傷亡,已經算是奇蹟。同時,民望極低的國民黨馬英九政府明顯藉著此事件,一方面強化其在中南海領土爭奪的位置,另一方面利用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以增加其支 持度。台灣政府在巴士海峽(台菲兩國各自主張的海域)進行軍事演練,明顯更進一步提升緊張局勢。一名台灣海軍發言人表示:「(軍演)目標是彰顯我們維護國 家主權的決心。」

五月十五日,菲律賓政府在槍殺事件上作出道歉,但台政府以不夠誠意為由拒絕,要求菲律賓駐華代表返回菲律賓、召回其駐菲 律賓大使,及對菲國實施一系列制裁。這包括終止菲律賓外勞的申請、發布菲旅遊警示為「紅色」、不鼓勵國人赴菲旅遊或洽公、停止雙方科技研究合作,以及早前 提到的軍演。這項措施增加國家的緊張局勢,無可否認激起了台灣反菲律賓人的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

台政府向菲政府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對洪石成的死亡作出正式(政府官方)的道歉,向其家人作出賠償,並將當時負責射擊的海岸警衛移交至台灣進行司法裁判。

兩 國政府的反應均受到政治因素與聲譽的問題所影響。由於菲律賓在五月十三日的中期大選,令菲政府決定延遲這個可以來得更早的道歉。由於「一個中國」政策的複 雜性,令菲台兩政府沒有正式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對台灣政府來說這意味著道歉不夠正式誠懇。菲政府的道歉只代表其「人民」作出,並沒有提到「政府」。這給予 了台灣統治者機會,並利用此作為其制裁的藉口,而受影響的卻是菲律賓工人而不是菲律賓統治精英。儘管阿基諾政府表示尊重「一個中國」的政策,中國的媒體並 沒有因此而停止對其的攻擊。

 

台灣反菲抗議

南中國海的衝突

中國的獨裁政府正假裝支持台灣,事實上它所實際關注的是其兩岸關係(中國和台灣),以及與多國在南中國海爭奪資源的混戰(包括中國,台灣,菲律賓,越南和其他國家)。在中南海的領土糾紛上,菲律賓的右翼民族主義政客急不及待譴責台灣為「北京的代理人」。

因 此,五月九日的槍殺事件實際上連繫到背後該地區更廣泛複雜,和不斷升級的海事糾紛。南中國海是美國帝國主義在亞洲「再平衡」的關鍵焦點,其主要目的是監視 中國日益增強的勢力。菲律賓和台灣是美政府的兩個關鍵盟友,其外交對峙正令美政府搖頭感嘆,但這也顯示了其行動正在挑釁蜂巢。在美國的慫恿下,所有政府都 在擴大自己的海軍部隊(但它們同時聲稱不能負擔學校,退休金和醫療保險等公共開支),並越來越多地利用捕魚船隊作為外交政策的工具。

上星 期,日本海岸警衛隊以「非法闖入」為由在日台兩個政府都聲稱主權的爭議地區,逮捕了台灣漁船的船員。這事件令台政府尤其尷尬,因其在四月十日才剛與日政府 簽訂了在釣魚島附近區域的捕魚合約。這場交易惹起北京政府的憤怒,北京駁斥雙方政府宣稱擁有釣魚台主權,並同時在此問題上與日政府陷入僵局。不同富豪精英 之間的地域權力鬥爭所導致的局勢緊張,使像五月九日的槍殺悲劇不可避免地發生。

社會主義者反對對所有國籍漁民不斷增加的滋擾,和對其生命 安全的威脅,這部分是由區域權力鬥爭所引起的,但也是由於嚴重耗損的漁資源(過度捕魚和因氣候變化使海洋變暖及酸化)。這導致了更強烈的競爭,迫使漁民航 行到更遠的地方及冒更大的風險,甚至非法行事。台灣漁業界的產量為全球第六大,產量在2001年的773,000噸下降至2010年的688,000噸。 馬總統在2008年贏得大選,承諾要打破行業萎靡不振的命運,但並沒有成功停止產量的下降。

這些問題只能通過跨國的規劃機制來管理海洋的 有限資源,並採取緊急行動避免災難性的氣候變化。但我們不能相信資本主義政府,從過去的經驗已告訴我們,它們對利潤的慾望將無法受到任何協議的規範。南中 國海和其無人居住的島嶼應該成為一個公共區域,由海上各國人民共同民主地管理。社會主義者要求受爭議地區的非軍事化,反對所有政府的軍事建立。漁業的工人 必須對其日益增長的危險作出反應,組織建立國際的連繫,達成民主和集體的解決方案,反抗資本主義政府和經濟利益爭奪控制有爭議的海域。只有社會主義的鬥爭 和工人階級對經濟生產的控制,能提供危機的出路。

 

台灣漁船準備出發航行到具爭議性的釣魚島/尖閣諸島

種族主義:對全體工人的脅迫

所有台灣的親資本家政黨─ 無論是執政黨或反對黨 ─ 抓住此次事件,借此贏得其民族主義者的光環,並分散人們對其打壓勞動權利的注意力。數週前,年邁的絕食者露宿在勞委會前抗爭,政府已頗感棘手,兼有成千成 萬工人上街反對腐敗政府和其對勞保年金的縮減。因此,對統治階級而言,種族衝突頗能有效的分散人們的注意力。

移工是台灣資本主義環境下最 大的受害者之一,他們沒有工作權保障,薪資低廉,工作條件惡劣,而此時人們對生活愈差的怒氣被誤導至移工身上,令他們淪為怒氣的標靶。已有媒體報導傳出餐 廳拒絕供餐給菲律賓人,也有許多僱主解僱移工。已有案例是僱主將移工禁錮在洗手間,以示對其政府行為的「懲罰」。88,000名在台菲工在這個禮拜實在處 於絕望的狀況。

過去幾天,人力仲介公司已經發出警告,呼籲菲工只有在必要時才外出,並且遠離漁村,可見許多在台籍漁船上工作的菲工的困 境。最近一則台灣國際工人協會 (TIWA)的報導指出,自1992年來政府就藉由引進超過7千名印尼和菲律賓漁工,來替資方節省人力成本。因此政府突然「捍衛」起漁民的權益,只是虛予 偽善。實際上,過去二十年,政府不斷降低漁工薪資和勞動條件!

也只在數天前,工會的移工曾參與絕食抗議的遊行,以行動表示他們的支持。移工在到桃園的遊行中,推著絕食工人輪椅的畫面,就是對急需聯合所有勞動階級的明確提示。政府的卑劣技倆只是要試圖打擊工人的團結。

一 些工運評論者已經試著指出,禁用菲律賓移工對馬尼拉當局是無關痛癢的,因為在台灣的菲律賓移工人數只佔全菲律賓移工中很小的一部份。這個論點完全誤解了政 府當今作為的目的。社會主義者反對所有向菲律賓人民報復,反對只以台灣勞動人民利益的民族主義論點。我們支持洪石成人求償的權利,也支持應成立包含台灣漁 人代表和菲工代表的獨立調查單位,以檢視5月九日的事件。

無疑,台灣的統治階級正利用這齣悲劇和民族主義的浪潮來遮掩其對勞動階級的攻擊。這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 統治階級如何利用種族主義和民族主義來各個擊破。只有團結一致 ─ 聯合包括台灣人、菲律賓人和所有其他國籍的人─ 方能擊退資方和政府,改變社會,改善生活條件。

工會和台灣尚稱微弱的左翼力量,必須對這個問題有所回應。單單是從道德上反對種族主義是不足夠贏得爭論,並擊破政府分化工人的策略。我們需要建立工人抗爭的聯合陣線來對抗種族主義和資本家的剝削,來捍衛所有人的工作權、住房和公共服務。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