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违法被捕数字上升 权力造成腐败

2019年2月23日 上午 12:23

成立基层独立委员会 民主管控警权

丽芬 社会主义行动

警务处公布去年总共有45名警务人员因违法被捕,较2017年上升55%,当中涉及警员报假案丶盗窃丶妨碍司法公正丶诈骗银行等等罪行。今年1月发生两宗警务人员滥权事件,一名保安部警司被揭发在保护证人用的「安全屋」幽会情人。另一宗是卧底警员在涉及酒吧性交易进行了五次的「放蛇」行动,多次主动与酒吧服务生进行身体接触,明显占尽便宜。过去亦曾发生过多起警员借「扫黄」之名免费接受性服务的事件,即使警员的做法违反内部指引也不会构成刑事罪行,因此根本毫无阻吓力。关注性工作者团体紫藤指出,2016年该会总共收到600多宗投诉,当中涉及警务人员滥权及使用暴力的个案占总数八成。

警权膨胀

尽管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指这都是少数害群之马和「个别事件」,但被捕警员人数升逾一半,根本问题在於威权政府之下警权严重膨涨,以致腐败成风。市民对警务人员的投诉均由警队的投诉警察课调查。尽管投诉警察课须提交报告给监警会审核,但若监警会不认可调查报告,也只能要求警队重新调查。因此所谓的监管机制完全是「自己人查自己人」。例如2016年旺角骚乱期间,时任《明报》记者邓力行称采访期间遭警员殴打,警察投诉课经过逾两年调查,决定指控无效。另外,警队订立的「不恰当行为介入指引」没有法律效力,「诚信管理特别工作小组」不受公众监督,根本只是花瓶。

最重要的是,政府为了巩固统治权威,赋予警权巨大权力执行政治任务,助长了警队的气焰。例如退休警司朱经纬因在占领旺角时以警棍殴打途人而被判入狱,员佐级协会的回应是要求政府为辱警罪立法。此外,警方亦试图协助雨伞运动期间暗角打人的的七警洗脱罪名,又举办集会声援犯法警员,变相鼓励滥权犯法。

社会主义者反对警察滥权,要求性工作除罪化,反对辱警罪立法。我们认为,根治整个警队腐败需要成立由普通劳动群众丶工会等工人组织和社区组织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民主地控制警队指挥权,独立丶公开地调查投诉和警队违法案件,惩处违法犯罪的警务人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