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肆虐 疫症危机恶化!

2020年1月28日 上午 5:09

所有工人行动起来——在所有职场建立工会及抗疫委员会

源於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现正以惊人的速度蔓延。中港两地的民众都近几陷入恐慌。随著疫症加速蔓延,加上医疗专家警告病毒的传染性正在增加,使其他地区更为担忧。由於政府封锁资讯,使中国大陆的疫情更加恶化。由於过去在沙士、毒奶粉、假疫苗处理危机的手法恶劣,政府普遍不受民众信任。

就连习近平政权都承认疫情“严峻”。在中国之外,约20个国家出现确诊个案。而国内的确诊及死亡个案不断攀升 。直至现时为止有80人死亡,2,700确诊个案,两天内增加一倍。与过去一样,政府最初对疫症的反应是封锁新闻、屏蔽网路资讯,根本是彻头彻尾的罪行。当局严重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因为政府关心的只是“维稳大过天”。许多网民在社交媒体要求撤换并惩处武汉的领导官员,因为自12月第一宗案例确诊以来,他们呆等消息、按兵不动,为的就是不打扰1月初举行的湖北省人大政协会议!控制疫情的宝贵时机被白白错过了。根据香港大学病毒学研究专家管轶所言,控制疫情的黄金机会已过,现在连封城防疫的手段的作用也很有限。

事态发展的速度惊人。1月20日首次确认人传人的感染个案,而叁日後当局决定将武汉封城,禁止出城的交通。再叁日後,当局进一步封锁超过20个城市,受影响的民众超过6,000万人。火车、飞机、渡轮、巴士全部停驶,车站由武警驻守。

习近平及党政高层被迫要亲自坐镇指挥抗疫工作。由於专制政府的下层瘫痪,完全未能作出即时回应(这个状况比起2003年沙士危机更严重),这是因为地方官员皆抱著“不做不错”的心态,生怕会让独裁政权丢脸。“习皇帝”集大权於他一人手上,使地方政府没有北京的命令皆不敢轻举妄动。

香港政府也依循了同一个规律做事,完全作为一只被摆佈的扯线公仔,没有任何独立决策的能力。林郑政府的反应比其他中国城市更为迟钝,在更迟的时间才落实禁止中国高危地区的旅客入境等紧急措施。在中国大陆、日本、南韩政府皆呼籲国民穿戴口罩的时候,香港政府却拒绝呼籲市民穿戴口罩。衞生署署长陈汉仪更说,市民参与普通社交活动时并不需要戴口罩。港府去年10月订立的《禁蒙面法》,但被高等法院判决违宪,现在为保面子,在疫症蔓延的状况下仍坚决进行上诉。

医疗系统长期资源不足,现在急需大量额外资源来应对危机。现在有工会号召2月3日进行罢工。社会主义行动全力支持这场罢工,并呼籲各行业的工人、工会以及正式成立工会的筹委动员工人。我们反对警队加薪,并将公帑投入到抗疫的紧急措施,包括为医疗人员提供充足的保护装备(据报卫生署有超过1,000万口罩库存,但公立医院的前线员工却没有足够的N95口罩)以及有足够的隔离病房。我们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止任何囤积炒卖,包括口罩或食物,并要求政府撤回对於《禁蒙面法》的上诉。

现在应该全面封关,禁止任何人经中国入境香港(不论是中国内地居民还是旅经中国的旅客),立即停驶高铁,防止疫症蔓延。同时,社会主义拒绝本土派利用今次症疫,製造针对大陆人的族群主义排外情。任何种族的人都可以感染新冠肺炎,成为受害者。

香港工人及工会需要互相支援,在每一个职场成立抗疫委员会,选举员工代表与管理层谈判,确保企业采取具体措施,将员工及公众健康放在第一位。

员工亦应有权拒绝在疫症期间到中国公幹,并有在家工作的权利,或是弹性工作时数来避免繁忙时段的人群聚集。我们不能够相信政府或老闆会顾及我们的利益。我们需要抗争来争取这些权利,透过组织和发展工会及职场委员会。企业应该要为所有员工提供口罩、消毒设备、改善清洁、以及在受薪时段进行资讯会议。

香港工人和工会也应该支持中国大陆工人相应的行动,去改善他们的权益,并组织工会去争取充足的保障及资源来渡过危机。在武汉等疫症城市里,医护员工在缺乏资源下的艰难状况下付出的努力与牺牲,都让我们悲愤。香港表达的工人声援,并且示範在职场建立委员会,都能够启发中国大陆工人为自己的权利去抗争。当政府明显已经不可依靠时,由下而上组织的集体行动就是对抗这场疫症危机的最强力量。

香港的工会应该立即动员并就以下诉求抗争:

  • 在所有公司成立抗疫委员会
  • 员工有权在上班时间内参与抗疫委员会工作
  • 员工有权拒绝到中国公幹
  • 员工有权弹性上班或在家工作
  • 要求政府撤回《禁蒙面法》上诉
  • 停止警队加薪,为医疗人员增加大量紧急资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