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居住条件恶化──资本主义是场大病,疫情还未完结。

2020年8月17日 下午 7:40

疫情与中美冲突恶化居住条件,政府无能提供充足社宅。租户们与劳工阶级必须组织,将空屋、银行业与建筑业公共化,才能终结徒有空屋却让人民流离失所的资本主义。

康慕尼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在疫症和中美冲突的夹击下,经济危机将使工人的住房问题恶化。政府想在疫情与中美冲突中「求稳」,意思是维稳目前房地产暴利占GDP高达48%共8.5兆的资本主义制度。最近内政部指「台湾囤房问题有限」,拒绝进一步解决住屋问题。当资产阶级媒体特意放大个别房东减租的慈善胸怀,苦求租处的多数劳工却在疫情期间面对房租不降反升,尤其月租7千至2万的抢手「低端」租屋。根据主计处统计,房租指数截至今年4月已连110个月上涨。资本主义用疫情将劳工甩到城市外围耗时通勤,或陷在市区忍受闷湿租处。房东不拿几次租金也能奢侈生活的同时,已有劳工被迫在穷困潦倒与流离失所间做选择。

台商回台炒房

当建商称颂房市信心复苏并报复性上涨,无数劳工仍身陷房租工资双重夹杀。被减班人数创新高,可统计到被无薪假的劳工可统计到的就有2万人,20至24岁青年失业率在今年七月将超过14%。疫情或历史上任何资本主义经济震荡,从未使房价与物价拉低到足以弥补失业与低薪,反而趁社会还未站稳时趁机打劫。台商回流游资正加速这一进程,今年1到3月,六都房屋交易比去年同期增加6.8%,房地合一税比去年同期暴增一倍,这笔税收不会换成公共住房,仅证明房贷低利率政策把更多游资赶进房市套利。

蔡政府2016年竞选总统时承诺的8年兴建20万户社宅的目标原已少得可怜,至今新建的社宅却仅5万不到,其中超过一半还未开工。20万户目标中其中8万户是包租代管,这项措施是为了与房东折衷,但大量囤房的房东并不把它放在眼里。现实是,台湾官方的空屋数达91.6万间(10.56%),但都市改革组织的彭扬凯与廖庭辉的一篇报告指出,实际数字最少是155.5万间。该报告亦揭露政府玩弄归户统计数字,指出真正持有四房以上房子的多屋者拥有房子为176.9万户,占房屋总数的15.1%。持有越多房子的人,其持有的房子当中空屋率越高,四宅以上空屋率更高达15.9%。

政坛更不乏建商代表,因此立法院内没有任何政党会真正挑战房屋问题。立院多的是和陈超明一样整家族涉入营造业和建商的人物:民进党立委的黄国书透过妻子与丈人投资市地重划炒房;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岳父正是曾是「立院地王」的前立委刘盛良,而现在立院地王则是民进党郑宝清和国民党吴志扬;拥有市值至少1000万房产的蓝委洪孟楷,其母亲曾担任宏泰集团独董,该集团建造的「帝宝」正是地产霸权象征,其父亲则担任兴富发独董并跻身染指台湾北中南房地的事业。参与318学运的赖品妤现已沦为绿委,其父亲前立委赖劲麟近期又因身为神脑董事长并打压工会闻名,其母则担任民进党大金主力麒建设的独董。

为住房而斗争

在疫症带来的经济危机下,基层租客应该全面免租。租户需要在小区组织起来,甚至在必要时发起罢交租金的行动。我们主张大幅增建社会住宅,其资金由课征富人税提供。我们主张实施租金管制,阻止租金不断暴升。我们支持订立囤房税,但同时明白台湾资本家总有避税的方法,更直接的做法是充公所有空置的房屋单位,立即让工人阶级和贫困青年居住。然而,更重要的是把居住正义的斗争与各项反财团的斗争扣连起来,建立一个工人阶级的政党。真正的工人政党会主张把所有银行与房地产业公共化,收归于工人及居民民主控制,才可以打破对抗建商、房仲、投资客、政客和银行形成的庞大食利集团,真正遏止住房囤积和炒卖,解决房奴的问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