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8日
More

    香港:国泰摧毁工资与岗位——工运的教训

    国泰航空知道经济危机将临,将要对员工发动经济打压,大裁员同时也是瓦解工会的手段,并象征着香港繁华面纱彻底撕破。

    奇侠/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国泰航空从昔日一家世界一流的航空公司,如今变得破烂不堪,这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国泰对旗下的国泰航空进行大裁员,并停止国泰港龙业务,整个集团总共裁减8500人,相当于集团职位总数约24%。此外,香港航空于今年2月裁员400人后,最近再度裁员250人,并且9月曾推出兼职计划,减少1,200名员工三成工资。国泰由一家显赫有名的企业,变成破落的烂招牌,可谓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所谓「国际金融城市」的繁华面纱已被彻底撕破。

    大裁员

    这场爆发疫症以来最大规模的裁员,“幸存”的员工则被迫签订新的压榨性合约。国泰要求留职员工在两星期内极为仓卒地签署新合约,否则当作“解雇”。职工盟主席吴敏儿表示,今次裁员规模只是第一轮计划,因国泰表示,“今次重组后每月只减少5亿现金支出,而集团目前仍每月流失15至20亿元现金。”

    新合约条件十分苛刻,部分机舱服务员底薪减约四成,外籍员工原享有房屋津贴,但新约则将会失去。与此同时,高层只是减薪一成!机舱服务员过往飞行时数不足最低的 70 小时,都可以获得底薪。但现在,无论飞行时数增加多少,薪金都会封顶在12,600元。若飞行时数不足 70 小时,更会被扣减底薪。

    此外,过去航空服务员若想增加收入,可与同事调更,转飞更多长途机,增加工作时数以提高报酬。但在新合约下,员工的额外飞行时数随时变成“无偿加班”。

    新合约条款大削薪酬且长期适用,而高层仅再减薪多一年。可见资本家在经济危机时要求员工“共渡时艰”,目的是要将航空业的亏损转嫁到工人身上,即使他们营利恢复后也不会恢复工人过去的待遇。

    一向奉自由市场为圣经的香港政府,当“大得不能倒”的财团面临倒闭时,却动用273亿元公帑去拯救它。可见自由市场只是拒绝援助基层工人的借口。面对侵吞公帑后肆意裁员的企业,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指今次裁员是“无可避免”,而且是国泰的“商业决定”。

    建制派将国泰亏损的责任怪在示威运动以及工人罢工上,无耻地指责被裁员工是自讨苦吃。这根本是一大谎言。早在去年之前,国泰将燃油对冲而招致亏蚀,亏损金额于2015年至18年高达250亿元的,而今年油价急挫令公司雪上加霜。将工人创造的财富押注在赌场,输钱后还呼天抢地,只有厚颜的资本家才能做到!

    国泰的“商业决定”也具有政治意义:试图粉碎工会组织。国泰员工在面对一年来的打压,加上欠缺有力的工会领导进行反击,现在士气低落,感到公司已破烂得不能挽救,缺少了斗争的信心。但这并不代表工人一开始就欠缺斗争的信心,这是因为工人缺工会领导而遭受到一连串的挫折所致。

    去年8月反威权运动期间,对政治罢工呼声最响亮的是国泰员工,即使在欠缺工会领导下,自发发动了一场有效阻碍机场运作的大罢工,超过3,000名人员参与,多达235班航班被取消,体现工人阶级力量之巨大,向暴政发起进攻行动。

    国泰此后面对中共施压,被要求国泰清洗参与运动的员工,并禁止参与运动的国泰员工飞越内地空域。及后,国泰内部地震,在不足一个月内已有三名高层离任,明显是中共直接干预的结果。国泰航空和它的最大持份僵尸企业——太古集团,必然会站在独裁政权的一方去压迫群众;反之亦然,当国泰资本家利益受损,政府亦会牺牲工人阶级利益去拯救资本家阶级。

    当时社会主义行动指出,国泰资方的打压并不只针对工人争取民主要求,他们知道经济危机将临,将要对员工发动经济打压,所以当时企图借机瓦解工会以消除后顾之忧。

    失之交臂的抵抗机会

    可惜的是,当时职工盟的工会领导并没有发挥领导角色,领导工人发动罢工。8月5日的罢工并不是职工盟有组织的发起的,而是员工自发请假或旷工,这种模式可以在起初有爆发力,但难以持续下去,尤其当工运面对政权有组织的攻击时,就更需要工会组织及领导去斗争下去。可见,整个航空业需要重建一个有战斗力的工会,真正大量吸纳被打压员工,以民主架构组织起来。

    特别是在整个市场崩塌时,将航空业永久民主公有化是唯一避免灾难的出路,否则工人只会接受财团的宰割。整个航空业都应该被公有化,收归予工人民主管理,各公司进行互相协调和计划。真正的重组计划应该是踢走腐败的管理层和股东,保障付出血汗劳动的员工的待遇,确保航空业为人民需要而非利润服务。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