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5日
More

    国际机构丑闻:为换取工作、温饱与土地遭受性剥削 

    新殖民资本主义纵容帝国主义机构屡犯性侵害。

    Rose Lichtenstein 工人和社会主义党(ISA南非)

    最近,因应新冠肺炎大流行而受人关注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因为对疫情提出「专家」性质的建议,所以常获得正面评价。然而,9月29日一篇报导详述了2018年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博拉病毒危机期间,因应疫情的世卫工作人员如何犯下性侵害。与WHO同样受到指控的还有其他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包括国际医疗行动联盟(ALIMA)、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国际医疗中心(IMC)、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乐施会(OXFAM)和无国界医生(MSF)。

    所有受访的51名女性表示,她们被迫与世卫和其他机构的埃博拉疫情援助人员发生性关系。

    近60% 的人曾遭受世卫的男性工作人员性侵。还有报告称,如果女性拒绝与其男性上司发生性关系,工作合同就会被中止。尽管民主刚果卫生部长声称未收到正式投诉,但记者发现相关投诉为数量众多,而且案情类似,手法似乎很普遍及广泛。其中一个援助机构的司机表示:「这太寻常了,就像在超市买食物一样。」一名女性也说在女性缺乏稳定工作的地区,卖身变成获得较高工资工作机会的「保证书」。「许多女性都说,那些男人常常拒使用避孕套,而这竟然发生在应避免肢体接触以免传播致命病毒的非常时期。很多人都知道那些男人的名字。」

    性侵猖獗的联合国

    不幸的是,这些报导已非令人震惊之事。联合国机构号称用于「维和」的「蓝盔部队」(blue helmets),及其对地球上最动荡、最饱受战争蹂躏的地区进行「援助」的机构,近几十年也不断卷入类似的丑闻。在1993-1994年波斯尼亚战争期间,47名加拿大维和士兵被指控性侵护士和翻译员、虐待精神病人。2016年在中非共和国至少有10名国际特遣队的维和人员犯下令人发指的性侵行为,包括法国士兵用食物引诱年仅9岁的女童与其发生性关系,以致联合国难民署也不得不承认这些行为的「猖獗」。目前乌干达卡拉莫贾地区(Karamoja)正遭受旱灾,有超过50万人面临食物短缺,当地又再传出联合国工作人员用食物换取性交易的事件。

    如果看一下儿童屡遭性侵的现象,会发现问题更加严重。

    在1996年联合国所作的关于武装冲突如何影响儿童的研究中,格拉萨·马谢尔(Graça Machel)指出「12个国家中,就有6国的儿童被性剥削[…]雏妓是随着维和部队的到来才显著增加的。」

    在2017年,有份报导揭露了10年之间就有百余名维和人员涉入儿童性交易团伙的运作。国际特赦组织在2004年报导说,在科索沃,女童被绑架、折磨,并被迫卖身;北约和联合国工作人员推动了对儿童性奴隶的需求。连续强暴当地儿童变成了胁迫和控制儿童的手段。

    剥削的条件

    联合国和其他大型援助机构经常部署到当地人民陷入严重绝境的地区。在内战和流行病肆虐的情况下,女性和儿童普遍面临极端贫困,且缺乏工作、食物和水,无法充分获得生理与心理方面的公卫资源,并失去赖以为生的土地。以调停和救援之姿进驻的维和人员和援助机构,用救济资源购买女人和儿童的身体。「驻扎」(占领)部队与当地居民之间巨大的权力落差,方便了虐待行为的猖獗。除此之外,维和部队和援助机构完全可以利用女性和性行为的普遍商品化,以及严重的性暴力等这些地区已有的严重性别不平等和压迫。

    然而,正是这些「维和」和「援助」机构打下了剥削的基础。联合国的绝大部分资金来自帝国主义国家,比如美国(22%)和中国(12%)。这些国家的政府都和大企业一道,在新殖民主义下的地区争夺资源、土地和廉价劳动力。联合国的成立是为了拯救二战后的资本主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金融机构则监管前殖民地,新殖民主义下的国家被剥夺了任何真正的民主代表权,而帝国主义国家则享有相当大的国际机构否决权。从本质上讲,联合国的存在是为了增加帝国主义国家的利益,并为它们维持经济主导地位。

    资本主义制度需要不断地增加利润和扩大市场,这是那些需要联合国和援助的地区不断发生政治和社会动荡的根源。民主刚果和许多其它非洲国家被视为采掘企业的乐园,在这个全球资产阶级的乐园中,资本家进一步用别人的噩梦换取他们的美梦,在劳动力市场中去除任何阻碍资本流动和潜在利润的障碍。这种观点不仅造成了在非洲接近奴役劳动的条件,甚至连强迫劳动的显著案例也不断被记录在案。

    权力的问题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在全球形成主要民族国家间互相对峙的形势,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之间展开争夺市场、资本输出、政治与军事影响力的竞赛。联合国尝试图让各国协调一致(尽管日益困难),在外交的面纱下调解不同国家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利益。

    这使他们能够在国际上集体维持他们对工人阶级的统治地位。

    强暴和性暴力是用权力压制他人,并且在历史上存在已久的问题。这可以追溯到女性和儿童被认为是「战利品」的时代。在中世纪之前,女性和儿童被抓起来作为劳动力和性奴隶卖掉。即使在已经废除奴隶制的社会中,胜利的入侵军队的指挥官往往允许他们的士兵「奸淫掳掠」 ,作为他们战斗报酬的一部分。这些做法助长了战争中的非人性因素,而且不仅限于个别国家,而是在暴力冲突抬头的任何地方都会出现的一种普遍现象。

    系统化地强暴女性不仅是一个历史特征,而且是今日的现代战争中的关键手段——民主刚果、巴尔干战争和叙利亚都有着被清楚记录下来的例子。专门针对女性和儿童的性暴力,是一种有意识采用的手段,用来糟蹋占领地区居民的尊严。这种做法特别被用来以国籍分化整个工人阶级,也被用来合理化其他形式的暴力。

    在新殖民主义下的世界,几千年来女性受压迫的恶毒的厌女症(对女性根深蒂固的偏见)与种族主义混合在一起,而种族主义正是为了合理化奴隶制和追求利润以利殖民而发明的东西。境外势力以维持和平和/或援助而占领的行为本身,助长了一种错误观念,即当地人民是「野蛮人」 ,无法自己解决这些危机。因此,在发生维和行动的地方,施加的暴力性行为显著增加的普遍趋势就不足为奇了。联合国为资本家在新殖民主义下的世界剥夺一切财富提供管道,然后再以此为正当理由派遣占领军协助「无助」和「无能」的人,同时视而不见对部队持续的暴力行径。

    受害者未能伸张正义

    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的受害者几乎没有任何伸张正义的途径——这并非巧合,而是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一个特征。联合国占领军对当地法律享有豁免权,而这些军人的母国负责对他们进行「纪律处分」 。总的来说,很难查明他们是否伸张了正义(前提是有伸张的话)。疫情和冲突造成的不稳定局势,使受害者困在自家里,这种情况进而阻碍了受害者继续诉诸司法的机会。

    这完美地说明了自由主义国际法律体系的矛盾。在联合国和世界银行等机构的合法借口下,经济强国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占据主导地位,甚至可以利用「援助」来修改地方法律,但获得人权和尊严的机会却「外包」给了各地的地方政府来处理。

    再多的口头承诺、承认荒唐行为、承诺联合国及其相关机构会做得更好,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对女性和儿童的超级剥削问题。当残酷的战争迫使一般人都开始思考替代方案时,联合国此时于1950年代成立,其唯一目的是拯救资本主义。

    剥削现象有其根源,当新殖民主义世界不懈追逐利润,它将允许超级剥削继续下去,并加剧最弱势族群的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压迫。

    替代方案是什么?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ISA)反对一切帝国主义冲突,不管有没有联合国授权。我们致力于揭露对联合国的幻想,包括它自诩「维持和平」的说词和作为救世主的「慈善」 ,我们将希望摆在工人阶级和各地的贫困者,也摆在国际工人阶级的团结。在这一点上,至关重要的是要求建立工人和各地小区主导的独立法庭,在彻底调查世卫和援助机构在民主刚果的侵害行为,有权力追究这些机构人员的罪行。此外,所有受害者应立即得到咨询服务和赔偿。

    我们认为,工人阶级和穷人应该控制社会生产出来的财富——比如民主刚果的巨大矿产资源。我们也在30多个国家积极建设群众运动,要求将关键产业国有化并交由工人管控,作为迈向社会主义世界的一步。这些财富可以用来创建资源充足的地方卫生保健系统,以及工人和小区领导的维和委员会,以满足人民在这些极端条件下的需要。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