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7日
More

    波兰:纪念波罗的海沿岸工人起义50周年

    2020年12月是1970年12月波兰工人对其斯大林主义政权的抗议运动,以及“黑色星期四”血腥屠杀的50周年纪念。

    Paul Newberry    社会主义替代(ISA波兰)

    2020年12月是1970年12月波兰工人对其斯大林主义政权的抗议运动,以及“黑色星期四”血腥屠杀的50周年纪念。当时,食品和燃料价格飞涨,原本的罢工和群众抗议快速变为工人群众的起义。革命之火燃遍波罗的海沿岸的许多城市,如格但斯克、格丁尼亚、什切青和埃尔布隆格等,并获得了弗罗茨瓦夫、华沙以及许多其他城市的矿工和工人的支持。

    这个12月事件证明了在斯大林主义国家,革命具有巨大的潜力和惊人的发展速度。运动最开始仅仅围绕经济诉求,但几天之内就发展到了以反对斯大林主义官僚统治为核心的工人起义。而且,我们应该注意,运动中并没有任何要求资本主义复辟的诉求。

    当局害怕运动最终会演变为推翻官僚统治的全面工人革命,于是派出坦克血腥镇压了起义。其间,19座政府机关的大楼被放火,其中甚至包括在格但斯克和什切青的2座党的大楼。最终,在巷战中,有10辆坦克、18辆装甲车、7辆军用车和51辆民用车(警车)被摧毁。抗议者被士兵用机枪扫射,被直升机射击,被坦克碾过。官方数据称冲突中共有45人死亡,1165人受伤。事实上,按照这场悲剧的规模估计,至少有数百人死亡。

    东欧斯大林主义的形成

    中欧和东欧的斯大林主义政权是在二战之后建立的,当时纳粹被打败后形成权力真空,而红军得以夺权。一开始,共产党联合“资产阶级的影子”——自由派,“激进派”,社会党人和农民政党,建立了人民阵线政府,但共产党自己保留了暴力机关的控制权,以镇压任何独立的工人运动。随后现实状况促使他们清算地主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并效法斯大林主义俄罗斯建立政权。这从根本上扭曲了社会主义——建立的不是一个基于民主工人委员会或者苏维埃的工人政府,而是斯大林主义官僚的铁腕独裁统治。

    不过由于实施了国有计划经济,且由于二战之后各国工人对重建自己国家的热情和牺牲精神,这些政权在建立初期实现了快速的经济增长。这个时期的经济增长是粗放型的,也就是说,产出的增加是建立在劳动力和原材料投入的增加上的。期间有大量农民加入工人阶级的队伍,大量工厂和住宅拔地而起,如新铸造厂(Nowa Huta)——一个克拉科夫附近从零开始建造的、模范的工人阶级城镇,以及一个大型钢铁工厂。

    一段时间之后,当重心从粗放式增长转向集约型增长(也就是提高生产率)时,问题就出现了。托洛茨基解释说,想要在计划经济中进一步提高劳动生产率,就需要生产者民主,也就是说,让工人阶级可以在各个层面上检查和控制生产计划。当经济系统越来越复杂,产品质量和工人民主的问题也就变得越来越重要。而官僚主义及其长期的管理不善、浪费和腐败,则会抑制经济的长期增长。

    与日俱增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

    在1950年代,官僚当局一直尝试解决劳动生产率的问题,并引入经济改革。但是同时,工人的不满也愈演愈烈,比如1956年10月匈牙利的工人起义,几乎推翻了其斯大林主义政权。

    稍早之前,同样是1956年,波兰工人在波兹南的抗议被残酷镇压,有数十名工人杀害。在此事件之后,波兰的官僚当局改变了策略,宣布提高工资,并替换了波兰统一工人党(PZPR——波兰的执政共产党)的领导人,10月,资深党员哥穆尔卡(Gomułka)成为了党的第一书记,而他同年4月才刚刚从监狱获释。

    哥穆尔卡掌权之后,就开始了被称为“哥穆尔卡复甦”的自由化,给予底层官僚和技术官僚更多自主权和激励。他还对农民让步,重新分配土地,解散了绝大部分集体农场,重新归私人所有。但是最终,波兰的农业仍然落后而低效。

    尽管进行了改革,或者说,也由于他的改革,1960年代经济问题开始积累。为了进口实现经济现代化所需的资本设备,波兰需要外汇。因此波兰最主要的出口品——粮食的出口增加了。但是由于哥穆尔卡1956年的零碎化土地分配政策,生产率一直很低下。雪上加霜的是,1969到1970年接踵而至的自然灾害:干旱、寒冬、以及春季洪水,使得农业产量进一步下降。

    原本用于出口的粮食现在用于国内,使得外汇赤字扩大,而且粮食短缺仍然存在。这引发了1970年8月的卡托维兹矿工暴动,以及妇女在超市的暴动。随后,当局在华沙“奇迹”般地找到了肉类,并运往卡托维兹,暴动很快平息了,但是几周后,华沙也爆发了罢工。

    197012月的价格上涨

    政府因此陷入了窘境,1/3的国家预算要用于食品补贴,外汇赤字节节攀升,并且迫切需要资本设备发展经济。最终,在12月,圣诞节前,政府宣布要提高燃料和食品价格。并且执行方式像是把人当猴耍,政府轻描淡写地称之为“价格管制”,在报纸的第一版还专门介绍了那些由于这次“价格管制”而跌价的商品,比如“Lazuryt”电视机,事实上这个商品已经停产2年了!而那些关于燃料和粮食价格上涨的新闻则挤在了第二版。

    其中,鱼类的价格上涨12%,肉类和肉制品上涨18%,面粉上涨16%,牛奶上涨8%,当地的主食大麦上涨31%,果酱上涨37%,咖啡上涨92%。还有燃料也上涨了,比如煤上涨了10-14%。

    在这波物价上涨之前,波兰工人就需要花工资的一半以上在食品上,所以当圣诞节前夕,政府宣布物价上涨时,工人的怒火爆发了。在食品和燃料价格上涨到如此离谱的情况下,一个商店里不存在电视机的价格下降,或者其他工人阶级买不起的商品价格下降,这又如何呢?特别是那些最贫穷、最年轻的工人,他们受到了最严重的打击,他们走投无路,率先走上街头。

    工人们要求取消涨价,或者对受影响的人进行经济补偿。甚至提出缩减工资差距,使白领和蓝领工人的工资水平平等,而这也实际上意味着官僚们膨胀的特权终结。

    工人们的愤怒在街头扩散

    街上的情况很混乱,很难厘清接下来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仅那些二三手的记录存在矛盾,甚至亲历者自己也很混乱。特别地,因为之后的恐怖镇压、政府的宣传、以及毕竟已经过去50年了,真相更加模糊。但是,我们可以罗列各个部分,并给出事件过程的一个概略。

    12月14日,无数工人在格但斯克的列宁造船厂的早班中罢工。三千人先是前往了工厂管理者的办公室。他们要求取消涨价,管制工资制度和奖金制度,并从统治集团那里夺权。

    由这些要求没有被满足,他们就向市中心前进。一边游行,一边高唱国际歌,下午时走到波兰统一工人党的总部前。一路上越来越多的工人和年轻人加入他们,人数最后超过一万。他们愤怒但平静,直到目前为止,抗议者们还没有一个领导者,也没有组织。随后他们向华沙理工大学进发,说服学生加入,接着前往广播电台,要求广播诉求。游行几个小时之后,他们被民兵(波兰警察)的催泪弹攻击。工人用石头和螺栓自卫。再然后,他们组织了一场露天集会,有几百名学生参加。这天晚上,当局切断了格但斯克和其他地区所有的有线通信。

    第二天,也就是12月15日,起义升级了。工人们组织了罢工委员会,委员会宣布了全面罢工。虽然通信被切断了,但是罢工还是蔓延到其他波罗的海沿岸城市,如格丁尼亚、埃尔布隆格、什切青,那里也有工人建立的罢工委员会。当格但斯克的造船工人再次走上街头时,有了第一个死亡案例,士兵向示威者发射了实弹,官方宣称,造成了5人死亡。随后暴动开始了,有玻璃橱窗被砸,有商店被抢(有一些目睹者说,这是混入抗议者中的警察做的),甚至点燃了党的总部。当局则以地区戒严和宵禁回应。同一时间,埃尔布隆格也发生了冲突,并且罢工扩散到了另一个波罗的海城市斯武普斯克。14日到19之间,抗议虽然规模比较小,但也向内陆城市扩散,到了华沙、佛罗茨瓦夫、比亚韦斯托克、克拉科夫、瓦布尔奇奇、奈萨等城市,共有两万工人参加。

    12月16日格但斯克的工人宣布罢工。但是当他们尝试进入工厂正门抗议时,被在工厂戒严的士兵射击。官方报告称,共有2人死亡,11人受伤。

    同时,旁边的城市格丁尼亚情况比较缓和。罢工委员会与该市国民议会主席进行了谈判,议会是当局中唯一愿意听工人诉求,并承认抗议行为合法的官方组织代表。工人向主席提交了一份诉求清单,主席承诺会把这份清单提交给副总理斯坦尼斯瓦夫·科西奥莱克(Stanisław Kociołek),但是抗议者们必须解散回家。

    工人的要求内容包括,根据最新的物价上涨来调涨工人工资,提高最低工资(特别是收入最低的女工),减少蓝领和白领工人之间的收入差异(包括公司董事收入不应超过受过高等教育的员工1000兹罗提)。但是就在当天晚上,格丁尼亚罢工委员会成员被逮捕,副总理斯坦尼斯瓦夫·科西奥莱克在广播和电视里呼吁格丁尼亚的工人回去工作,因为格但斯克的抗议已经平息。

    黑色星期四

    黑色星期四这天,也就是12月17日上午,格丁尼亚的工人响应副总理的号召,回到了工作岗位。但是军队已经埋伏在格丁尼亚最大的工厂——巴黎公社造船厰,并把这里封锁了。当手无寸铁的工人刚下火车,准备前往工作时,军队残忍地向他们射击。官方报告称,共有10人死亡,几百人受伤。18岁的高德莱夫斯基(Zbyszek Godlewski)英勇就义,工人在歌曲中称他为维西涅夫斯基(Janek Wiśniewski),工人们一边高唱,一边抬着他的遗体游行,穿越城市,成为这场屠杀中令人心碎的标志。

    随后爆发了巷战,军人和民兵在街上残忍的杀害群众。有一名遇难者是一位15岁的男孩,在他逃避战斗并安全到达校园时,被子弹击中后脑。

    在这天,什切青也发生了巷战和全市范围的大罢工。冲突中,党的建筑被点燃,军队和民兵攻击了示威群众。官方报告称,共有16人死亡,100人受伤。工人成立了全市的罢工的委员会,联合了120个工作单位,这已经是一个工人委员会或者苏维埃的雏形了。有报道称,有的士兵和工人开始联合,在军用车辆上展示批评当局的口号。

    12月17日至22日,工人们取得了什切青的控制权。西方媒体乃至一些党的政治局成员,都把这种状况成为“什切青共和国”!当局以切断什切青和外界的联系,以及宵禁来回应。虽然进行了残酷镇压,但是当局直到22日与罢工委员会签署协议后,才使得罢工结束。并且之后,什切青依然动乱了数周。

    镇压和让步

    十二月事件使官僚当局感到恐惧,并让他们准备展示武力。1970年12月14日到19日,除了9000名民兵,当局还派遣了61000名士兵、1700辆坦克、8700辆装甲车、108架飞机和直升机。官方称,共有45人死亡、1165人受伤,这显然低估了这场屠杀的真正规模。除此以外,共有3000人被捕,还有无数人遭殴打。

    当局对受害者的家属也很无情,家属们被迫在午夜埋葬逝者,并且只有最亲近的家属才能参与。许多家庭被迫搬到波兰的其他城市。

    但镇压不足以平息抗议,官僚当局还着手对工人让步。早在12月20日,党的第一书记,瓦迪索·戈姆卡(Władysaw Gomułka)就被迫宣布辞职,官方称是由于健康原因。接任者是前矿工爱德华·吉列克(Edward Gierek)。虽然他已经当了很多年的政治局委员了,但是官方就像他是新人一样介绍他。吉列克的风格和戈姆卡不一样,他承认领导层的错误,而不是简单地妖魔化工人。

    几天之内,最低工资就提高了,但是涨价没有立刻取消,在起义被镇压之后的几周,愤怒的情绪仍然在暗中扩散。1971年1月22日,什切青造船厂再次罢工。这次,比起镇压,政府更加倾向妥协。吉列克接见了罢工工人。尽管如此,在更多罢工的压力下,直到1971月3月1日涨价才最终取消。

    1970年12月事件的遗产

    领导人的改变也意味着经济政策的改变。当局大量从西方举债,但是没有提高生产力,也没有实现经济现代化,大部分款项都用于消费补贴,来换取社会和平。因此数年后,经济危机又一次发生,为新的抗议埋下了种子。

    虽然波罗的海沿岸起义的结局是工人失败了,但是它加强了工人阶级组织的基础。这是首次出现对自由工会的诉求,并持续扎根于工人心中,之后在1970年代的独立工人阶级工会的发展中表现出来。

    1980年,格但斯克再次发生罢工时,运动的组织性比1970年要高,能够在不流血的情况下使当局妥协。不幸的是,12月事件之后的10年中,革命的领导力量没有发展。1980年时,大多数工人还本能地怀念“人本社会主义”,罢工者的21条诉求反映了这一点。而运动的“顾问”们(如律师、知识分子和反对派),并没有争取让工厂的罢工委员会获得政权,而只是给当局施压,以获得让步。这种绥靖的方式最终导致1981年《戒严令》的实施,这击溃了运动。而之后,民众对于西方资本主义的幻想越来越多,1989年,运动最终滑向了资本主义复辟的死胡同。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