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2日
More

    捍卫中国女权主义抗争者!

    右翼民族主义者与国家企图打压日益高涨的女权主义浪潮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运动声明

    中国女权运动人士再次遭受打压。中共专制惧于女性日益的激进化,而这一激进化正是社会上及青年人中更广泛的激进化趋势的一部分。 

    这些打压都有着相似的模式。首先,女权主义者遭到亲中共的民族主义网军有计划地恶毒围捕。政府在网络上煽动着歇斯底里的反女权攻势。之后,女权运动知名代表的社交媒体和群组被关闭。她们被扣上“汉奸”的帽子,并被噤声!

    3月底,四川成都的一间餐厅里发生了一起攻击事件。两位女性因劝阻一位男性吸烟者而被攻击。这名吸烟者一气之下向这两位女性泼洒灼热的液体,这个事件被这两位女性用手机拍了下来并发上微博。这名男子说:“不抽烟的男人不是男人”——讲出这句话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这两位女性分别是知名女权运动人士肖美丽与郑楚然。郑楚然是2015年的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被捕并被拘留一个月的“女权五姐妹”之一。 作为全球声援行动的一部分,当时ISA在香港组织了声援抗议,要求释放五人。 

    右翼网军

    肖美丽关于成都餐厅遭攻击事件的内容在网络上疯转,起初得到了绝大部分人的支持,有支持言论来自一些与政府部门相关的帐号。次日,有民族主义大V在微博上对这些女性发起了攻击,他们贴出肖美丽在2014年声援香港雨伞运动的“历史”照片。网军们遂违背事实,给她贴上支持“港独”的标签(港独并非雨伞运动的目标,但是中国民族主义者用这个标签来攻击所有支持或同情香港民主运动的人)。随之而来的是数以百万计的海量网络攻击。 

    另一张照片显示,郑楚然戴上了一条黄丝带(代表支持香港民主运动)。她被指控为“台独”分子(另一项中共治下的禁忌话题)。这两位女性和其他女权主义者遭到暴力威胁和指控,包括“崇洋媚外”、“反华”、“CIA间谍”。 不久之后,肖美丽的微博帐号被微博关停,而这些网军则弹冠相庆。 

    这一波攻击正采取了我们熟悉的将厌女思想与民族主义相结合的模式。这些攻击背后的右翼民族主义势力,实际上是中共政府的侧翼力量,并受到中共的庇护。他们的核心主张是民族主义,但也包括社会保守主义——因此讨厌女权主义。他们指责女权人士被外来价值观“腐化”了、一切都是西方“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阴谋。这些民族主义者支持独裁同志、(中国帝国主义)强国梦和大汉族主义。他们煽动针对穆斯林等少数民族的种族主义。其中一部分人正在朝向法西斯主义发展。 除了这个“非官方”的网络水军,中共国家机器还直接雇佣了200万名全职网警和2000万名兼职网警。 

    超过20个女权主义者和女权组织的帐户被微博关停。微博方面声称她们的言论是“有害”、“非法”、“煽动群体对立”。其中一名女子告诉CNN:“我们遭到了全互联网海啸般的打击,被集体噤声。”很明显,中共是此次打压的幕后主使。但问题是,当局为什么要这么做? 

    梁小门、肖美丽、郑楚然,在社交媒体上被民族主义网军攻击、噤声的众多中国女权主义者其中三位(图源:CNN)

    “6B4T”运动

    另一独立但与前述打压关联的发展,是超过10个女权小组在另一个社群网站“豆瓣”上被封杀。豆瓣是提供给年轻人的一个书评和影评的平台。在此次打压被封杀的女权小组,一共有超过4万成员。 

    这次打压的目标主要是激进的“6B4T”支持者,她们在不断高涨的中国女权浪潮中仍是属于边缘的少数,她们主张不与男性恋爱、婚姻、生育等等。“6B4T”运动始于和中国一样是儒家社会的韩国——韩国资本主义非常父权、对女性的压迫十分严重。 

    “6B4T”能够获得一群以中国年轻女性为主的追随者,实际上不难理解;由于强硬的极权资本主义政权不允许任何形式的集体抗议、组织、政治活动,因此社会上许多群体都有着极度的无力感。在资本主义复辟后,中共恢复了很多在20世纪50—70年代革命时期被消灭或冲击的父权控制架构。 

    在今天,中共认为更多的妇女权利阻碍其统治和“大国崛起”使命的完成,而实现这些的动力,随着中美帝国主义冷战冲突的加剧而强化。习近平政权没有变得更开放、更民主、更容忍各种抗议,反而变得越来越高压。当局对新兴女权运动和女权意识的态度有着矛盾心理。尽管当局极力压制,中国的#MeToo运动所引起的关注已反映了这一主要趋势。最近一个案例是,4月15日武汉大学一名副教授被开除,该副教授至少性侵了18名女学生。因受害女性挺身而出揭露施暴者,拒绝掩盖这件事,这起案件得到了全国社交媒体上的广泛关注。 

    中共当局不敢直接大规模镇压、逮捕或迫害女权人士,否则当局将与一大部分社会舆论产生冲突,而社会上很多人对妇女的现时状况感到不满。与此同时,中共担心女权主义会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而他们最害怕的是所有不受其控制的社会发展。即使这些运动未有组织(2019年的香港也没有),但是思想一旦进入群众意识就会对统治精英(包括中共独裁)造成威胁。

    在豆瓣女权小组被打压后,武汉大学的公开抗议活动

    人口危机

    中国女权人士遭攻击的另一个关键性因素,是中国出生率的灾难性下跌、达到了194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去年又下降15%。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表示,未来五年,每年的出生人数可能会下降到1000万以下。对比一下1987年(计划生育实施7年后):当年的出生人数为2500万。 

    中国人口正进入下滑时期,在中美冲突的历史性背景下,这对习近平来说更加棘手。“世界工厂”的劳动力规模已连续8年下降。中国人口问题的原因很复杂,部分是由于计划生育的遗留问题所致。虽说限制只生一胎的政策于2016年取消,但这并未能扭转人口出生率下降的趋势。这更是因为在中国生育的高昂成本:教育、住房和医疗都花费甚钜。 

    在重新推广落后的儒家思想宣传后,习近平政权推崇异性婚姻和“家庭和谐”,视这些为确保政治和社会“稳定”的重要控制元素。 因此,女性就像少数民族和渴望民主的香港人一样,必须受到钳制。中共过去还是股革命力量时,他们曾激烈地反对儒家思想,儒家强调服从权威:臣对君、妇对夫。资本主义在中国的野蛮复辟摧毁了妇女在工作和学校中的地位,甚至让前资本主义的反动思想和社会结构得以复活。 

    中国青年人生活压力大,经济状况不稳定,家庭债务水平飙升,这尤其与住房开支有关。这些对结婚生子的抑制作用愈发显著。据官方统计,2019年结婚人数从2013年的2380万下降到1390万,降幅达41%。计划生育的遗留问题,以及非法但普遍存在的性别选择性堕胎,导致男性人口比女性多3000万。目前每年从缅甸、柬埔寨甚至乌克兰等较贫穷国家向中国贩卖的进口“新娘”数以千计。 近年来,政府更积极地推出政策鼓励妇女多多生育。 

    在最新的五年规划(2021-2025年)中,政府正在计划“改革”养老金,以“平等”之名打算将妇女的退休年龄延迟五年(也就没收了应得的养老金)。 当局去年通过了新的《离婚法》,强制规定了30天的“冷静期”——这一政策受到女权主义者和左翼人士的广泛批评。 这项政策使离婚变得更加困难,因为如果一方在30天内反悔,离婚过程必须重新提出新的申请。 

    “女性们团结吧”

    在撰写本文时,女权平台仍被继续封杀。 民族主义的反女权政治猎巫未曾收敛。一些人甚至猜测,这场打压可能还有另一个动机:习近平政权希望在其试图缓和与美国的紧张关系(这在中国民族主义者中并非受欢迎的做法)时转移民众的注意。

    对女权社交媒体帐号的攻击引起了大量关注。2018年对电视节目主持人朱军提起性侵诉讼的知名女权人士弦子,声援豆瓣遭打压的姐妹们。“#女性们团结吧#”标签在微博上纷纷出现来抗议封杀,阅读量接近5000万次。 

    针对女权团体的打压也是一个警号——习近平政权正准备加剧对所有其他反对声音的镇压。这可能包括工人斗争、左翼青年、少数民族、调查记者和其他人。 对习近平来说,明年的中共二十大和他第三个任期的历史性加冕(他盼望终身统治)是压倒一切的优先事务,他对社会和政治动荡的恐惧变得更大。改变这局面的关键,妇女斗争、维护少数民族权利与组织独立工人运动需要相互联系起来。这些不应是彼此独立的“单一议题”,而是联合起来形成被压迫者反对资本主义、父权制和极权主义的运动。 

    “#女性们团结吧#”标签在微博上纷纷出现来抗议封杀。2018年对电视节目主持人朱军提起性侵诉讼的知名女权人士弦子,声援豆瓣遭打压的姐妹们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抗议当局打压中国女权主义抗争者。我们呼吁我们的读者和支持者行动起来,广传或翻译本声明,并特别通知你们所在地区的女权运动。 同时,请用视频和图片来展示你们的声援。您可以在此处下载标语牌。

    标语牌pdf文档

    • 团结声援中国女权抗争者!
    • 停止在豆瓣和微博迫害和打压女权抗争者。要言论自由!
    • 团结斗争反抗资本主义和独裁!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