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2日
More

    香港:疫苗接种一再“甩辘”*

    不可理喻的政策打击抗疫工作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自2月26日正式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的全民接种计划,但显然反应并不热烈。截至4月7日,疫苗计划开展到第41天, 接种第一剂的人数仍不到52万人,仅占人口比例7%。

    土耳其、巴西和智利在接种中国科兴疫苗后,确诊率不减反增,而中国也传出医护人员接种2剂国产疫苗后仍确诊感染肺炎。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终于坦承,中国疫苗保护力低,当局正考虑混打不同种疫苗来提升保护力! 

    死亡风险

    民众对疫苗接种缺乏信心的因素众多,首先的原因在于安全性问题上。特别是对供港主力的中国制科兴疫苗安全性抱有极大的怀疑。截至4月9日,香港共有15人于接种疫苗后死亡,当中13人接种的正是科兴疫苗。虽然未有证据指死亡个案与疫苗接种存在因果关系,但接种中心在打针前并没有检查市民的病历,加上所谓专家并无加以检查死亡个案,政府一切照常继续接种计划,使民众的信心大受打击。

    之所以造成这一现象,政府的接种策略绝对难辞其咎。须知为应对这次世界性的新冠肺炎大瘟疫,各国的疫苗不管是科兴抑或复必泰,大多只是获“紧急使用授权”(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这是自EUA通道成立以来,首次全球性大规模批出EUA进行广泛全民接种的公共卫生危机事件,意味着这些疫苗有着比一般正常程序上市的药品更高的风险。因此在中国,政府官方还称“临床试验关于老年人保护效力的数据还不充足”,要等到“获得足够的安全性、有效性数据后”才会开展高龄长者的大规模接种工作。

    奇怪的是,连科兴自己也表示不建议长者接种的情况下,香港政府却反其道而行,优先安排60岁或以上人士及长期健康问题的人士接种。而结果自2月26日接种计划开展以来,接种后出现严重反应须送院的亦多数是长者。显然政府想营造一个照顾长者的形象,但这毫无根据的优先接种政策却收到了反效果。甚至令人觉得香港政府是不是要用香港长者作为“白老鼠”,以供给科兴疫苗高龄群体的临床接种数据。

    此外,造成反应冷淡的原因还有于接种后的配套政策一片空白。比如打压游行集会的限聚令是否会取消?“疫苗气泡”会否重启,以尽可能恢复航运与旅游业的运作,让从业的工人走出困境之余亦吸引其接种?所谓“疫苗护照”的政策进展又是如何?正与多少国家地区接洽相关安排?是否可以让部分被勒令停业或须遵守营业限制的行业可以接待已完成疫苗接种的民众?这些通通都是民众最为关心的事项,但一切在政府的公告中却似乎讳莫如深,或只有一句“正在研究”的官腔废话。政府对本港疫情毫无掌握,加上全球资本主义政府各自为政,难以互相协调抗疫政策。今年社会运作能否恢复运作仍有很大疑问。

    同样的,政府供应的也一直以来仅仅只有科兴或复必泰两款,而从未看见政府有意扩大供应的种类,让民众有更多的选择空间。这些因素同样都令疫苗接种率和进度缓慢不前。更要命的是,4月12 日,科兴在巴西的合作伙伴布坦坦研究所公布第三期临床试验最终研究数据, 结果指出,完成两剂科兴疫苗接种后对新冠肺炎的预防有效率仅得50.7%。假如按世卫60%才能达到有效的群体免疫效应的标准,那即意味着即使全港所有民众都接种了两剂科兴疫苗,香港都不能摆脱瘟疫的威胁。

    官僚怠政害苦民众

    再一次,香港政府对接种疫苗后的官僚怠政,加深民众一直以来的怀疑:政府根本不想真正的平息疫情,而是希望通过将瘟疫维持在一定的威胁水平以借辞打压游行集会等民主权利。毕竟连梁爱诗都坦言担心疫情平息,各项限制撤销后大规模抗争运动会卷土重来。

    社会主义行动认同接种疫苗是对抗瘟疫的最重要手段,但我们主张应由医护人员及专家民主产生的抗疫工作委员会制定防疫政策,并统筹一切抗疫物资的采购、物流和供应,基于科学数据而非政治去制定平衡而有效的防疫抗疫政策。

    *甩辘:粤语方言,指“手忙脚乱”“错漏百出”的意思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