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5日
More

    疫情下的香港经济危机

    贫穷失业扩大 劳动大众苦不堪言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至今已超过一年,然而疫情仍然未见终结。虽然病毒对民众的健康未造成如部分地区那样严重的伤亡,但对劳动大众的影响依然巨大,特别是经济民生方面。2020年的香港陷入严重经济危机,全年经济增长为负6.6%,是1961年有记录以来最差,而且亦是连续两年陷入衰退。

    受到疫情打击,短短一年间,失业率至今飙升到7.2%,是自2004年以来最严重。除此之外,打工仔还要面对就业不足、强迫无薪假、减薪。受到最大冲击的行业无疑是零售、饮食、旅游、航运、酒店业等等,当中餐饮业失业率更高达14.7%。而贫穷人口亦屡创新高。

    虽说是疫情导致经济状况恶化,但香港早在疫情之前已经陷入经济衰退(源于中美贸易战与中国经济放缓),2019的经济增长为负1.2%。

    的确,普遍分析认为本港今年经济会出现反弹,港府预测本年经济增长为3.5至5.5%,至于IMF也预测有4.3%增长。不过,这是建基于去年衰退底下的基数,如果把2019-2021年3年的数字加起来,经济仍然为负增长。IMF亦警告,全球经济反弹后会逐渐失去动力,甚至要到2023年才可回复到疫情前的经济数字。

    就算是2003年SARS之后香港表面经济数据能很快复苏,但严重的失业率要持续到5年之后的2008年才回复到低位。也就是说虽然经济数据可以改善,但工人阶级的处境往往要更延后几年才能有所改善,更不用说贫富悬殊的问题实际上是越来越差。而当年的危机尚且有双位数增长的中国经济作为缓冲。然而,今天中国经济也陷入自1976年来最差的状况,未来经济困难的时期还会持续。

    港府是贫富悬殊的元凶

    同时,香港政府将摆脱经济困境的希望,押在大规模接种疫苗身上,然而在缺乏医疗配套、安全保障、政府长期不得信任下,本港的疫苗接种率一直偏低,疫情反覆未来仍然会威胁经济。而在经济危机持续下,最受打击的就是广大基层与劳动大众。

    去年12月,政府公布《2019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2019年的贫穷人口达到149.1万,贫穷率为21.4%。但官方的贫穷线定于算每月家庭住户入息中位数的一半,1人家庭的贫穷收入仅为$4,500,根本不足以反映在生活费昂贵的香港下真实的贫穷状况。但这贫穷数字已经是自2009年政府设立贫穷线以来的最高。至于深受疫情打击的2020年,可想而知社会贫穷必然达到破纪录的程度。

    面对劳动大众严峻的贫穷、失业问题,这个坐拥过万亿储备的香港政府做了什么来救济市民呢?今年2月公布的财政预算案,政府以巨额财赤为由,非但没有设立如失业援助金等的社会保障,连过往多年的“派糖”政策更在本年度“减甜”,连过去杯水车薪的生果金综援“双粮”、公屋免租一个月等政策也被取消。

    实际上,政府所宣称的赤字,相当部份就是源自于大白象工程:倾325亿推“落马州创科园”计划、6000亿元“明日大屿”计划。而去年为了拯救私人企业,政府向海洋公园拨款54亿,向国泰航空注资273亿元。海洋公园今年又正向立法会申请追加拨款67.9亿“救亡”,即是短短大半年就获得公帑120亿。当中国泰获得政府注资后,更随即大规模裁员8500人,留下来的员工亦遭大幅减薪。

    似乎政府现在已毫不隐藏地充当工人的刽子手、贫富悬殊的制造者,显露自身服务资本财团的本质。

    与此同时,纵使疫情与经济危机的影响,有钱人却越来越富有。花旗银行早前发表《香港千万富翁调查报告》,2020全港拥有千万港元或以上资产的人口达51.5万人,上升2%,创历年新高。这与全世界在疫情期间的趋势吻合,全球资产达到10亿美元或以上的富豪由去年的2,095人已急增至2,755人,当中有23名香港富豪挤身全球500大。可见,统治阶级不断宣传的“共渡时艰”是假的,朱门酒肉臭才是真的。

    五一劳动节 最低工资$66 

    很快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五一劳动节。劳动节是劳动大众透过抗争来捍卫自身权益的传统节日,但去年五一当局首次借助“限聚令”来禁止游行,而今年亦以同样原因不能有五一游行,可见政权打压民主权利也就是在打压工人权利。在国安法镇压下,职工盟主席吴敏儿及医管局员工阵线余慧明身陷监狱,未来政治罢工很可能为定罪为“颠覆国家政权”,加上白色恐怖气氛也会压制经济罢工。

    对于香港的广大工人阶级来说,劳动节实在有太多太多需要争取的改变:全民退休保障、廉价住房、租金管制、最高工时、男女同工同酬、工会集体谈判权等等。更甚,今年的五一是首次被政府冻结最低工资的一年。

    香港自2011年订立最低工资以来,水平一直极低,现在仅为每小时37.5元。今年冻结最低工资后,意味着政府最快要到2023年才有可能增加,变相这4年来基层的收入连通胀也赶不上(巴士今年已率先加价)。根据乐施会在2018年的一份报告,要在香港能够得到有体面的生活,应付衣食住行等开支,在计算通胀影响后现在基本一人开支为$11,328。以标准每周五天工作、每天八小时制来计算,最低工资应定在每小时$66,也就是说官方水平根本低估算了77%,而这个工资水平亦应与生活物价挂勾。

    以香港2020年的人均GDP 36.23万港元(也就是每月$30,192)来看,这个基本工资水平根本不算高,也可以看到香港劳动者的财富究竟有多少被那些老板们剥削掉。

    展望香港未来的经济发展,随着中美帝国主义冲突、保护主义、去全球化成为“新常态”,传统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未来可谓夹在中间进退两难。北京及港府近年积极推广“大湾区”融合, 目的就是将香港纳在习近平的“双循环”经济圈内。

    香港政府最近推出了所谓的“大湾区青年就业计划”,鼓励青年人到大弯区工作,并以公帑补贴企业的工资支出,这就是当局试图解决青年失业问题的方案!不过要知道,大湾区是没有独立工会的,工人维权是非法的,习近平年初南巡深圳时候更加将恶名昭彰的996(朝九晚九六天工作制)合法化。因此,港府只是想把香港青年变为血汗工厂的新力军。

    近年来,中国大陆已经成为香港最主要的外来直接投资来源地,也是香港对外直接投资的最大目的地,两者占额都超过一半。中资企业越来越大举进驻香港不断加速,去年有中国体育品牌李宁入主港资服装品牌Bossini、中国移动旗下公司以工业地史上最贵金额击败港资地产商投的沙田地皮等。相反,在《国安法》通过后,美国商会的调查指2/3美企认为情况不利其前景,而有另一调查显示超过30%日资企业考虑减少在港业务。中资未来势成为香港的新“霸权”。

    香港被绑上中国经济列车

    至于香港的经济支柱金融业,去年在香港新上市的股份有98%为中资企业,比例史无前例地高。今年随着中美冲突恶化,美国实施《外国公司问责法》,越来越多在美股上市的中资企业将会寻求在香港“二次上市”,当中包括百度、哔哩哔哩、携程等。过去中美冲突,美国也曾经考虑针对香港的美元结算及联系汇率制裁中国。未来,香港从国际金融中心变成“中国金融中心”是大势所趋。

    因此,香港不单是政治“大陆化”,而且整个社会与经济命运也与中国绑在一起,未来越来越左右香港发展的,是中国的局势,使香港工人更需要团结中国大陆工人共同抗争。

    摆在香港劳动大众眼前的问题,不外乎是就业、工资、维生的问题。然而,亲中共、亲财团的港府是不可能改善、亦不愿意改善基层的处境,他们的目标只是保护财团和大企业能够在制度崩塌中存活下来,并平息民愤迫使大众接受这些痛苦的经济政策。

    香港的劳动者需要意识到,我们与中国大陆的工人阶级及所有被压迫者都是命运共同体。要应对未来更严重的危机,今天就要捍卫工会权和罢工权,反对国安法镇压,并且加入、组织新的战斗性工会,以及我们的政治武器──新的工人政党。不但要在香港重建斗争,更要连结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劳动者的集体力量,共同抵抗资本主义与独裁的一切剥削与打压。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