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More

    5月31日国际声援抗议日——反对香港“国安法”审判!

    要求释放“长毛”梁国雄及香港其他所有政治犯!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声明

    5月31日星期一,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长毛”梁国雄与其他46名被告将第二次上庭受审。这是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独裁政权去年实施港版国安法后,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审判。一旦罪成,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

    本案于3月1日首次开庭,这是当局发出的一个严厉警告,目的是要向所有人展示用来打压政治异议人士的新法律。47名被告中有包括“长毛”在内的36人被拒绝保释,并在“调查”期间继续被羁押。在过去的香港,基于被告无罪假定的原则,除非是非常严重的案件(例如谋杀案)审判,否则通常准予保释。3月的审讯持续了4天,被告甚至被剥夺了洗澡或换衣服的权利。当时有10名被告晕倒,包括罹患心脏病的“长毛”在内的4人需要送医。

    中共政权通过这次“国安法”审判,其打击面涵盖了几乎所有反建制的反对派领袖和参选人,包括工会运动人士、亲西方自由派和右翼本土派(香港民族主义者)。其中包括“长毛”这样的前立法会议员。长毛曾五次当选为立法会的议员,而今天这个机构已经成为了橡皮图章。习政权在香港实行了全新的政治制度,中共控制的机构或商会将钦点4/5的立法会议席,而国安部门亦能对所有候选人进行筛选,以确保只有“爱国者”才能参选。“爱国者”的定义是那些毫无批判地绝对服从习近平政权及其镇压政策的人。

    针对这47人的“颠覆国家政权”指控,案情指他们在2020年7月国安法实施数周后,参加了的非官方举办的“初选”。超过61万名选民在这个“初选”中投票,来决定泛民参加2020年9月(后来被取消的)立法会选举的代表。这次初选的投票率异常地高。而中共声称“初选”是为了推翻港府的阴谋。

    无论胜出初选与否,所有参选人都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长毛”没有赢得初选,因此根据7月份的结果,他不会成为9月立法会选举的候选人。作为在斗争中拥有良好记录的战士却不能成为候选代表,这显示香港民主运动的政治意识是自相矛盾、甚至是混乱的。2019年的群众抗议达到了空前的高度,高达200万人上街游行。民众表现出了极大的创造力,并勇于挑战强权。

    2019年运动的教训

    青年人是推动斗争的力量,他们很大程度上否定了那些曾是反对派主导力量的泛民政客,人们越来越感到他们“太软弱”,并正确认识到他们阻碍斗争的角色。不幸的是,运动集中于“勇武行动”而忽视了政治,且强调“自发性”,而非去建立有组织的群众组织(民主委员会、工会、罢工委员会和工人阶级政党),导致许多“新生”但在政治上十分局限且混乱的人物和团体冒起(言辞激进,但缺乏运动致胜的策略或思想)。

    尤其是在运动变得精疲力尽的后期,部分团体的唯一“策略”,就是把他们希望押在美国和右翼西方政府的(实际上很表面的)制裁。这些组织缺乏有效的前进方式,而走向了彻底的死胡同,这也代表着运动对于外国资本主义政府的真正面目存有误解。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运动以及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呼吁我们的同志和支持者在5月31日在全球各地进行团结声援行动,抗议香港的国安法审判。在大城市,在中国大使馆或领事馆外进行抗议是一个合适的选择。但在某些国家,即使在小城镇,英国、香港的主要银行,譬如汇丰银行的办公室甚至也可能是进行抗议活动的好地方。(汇丰银行的是国安法的帮凶。汇丰银行亚太区首席执行官王冬胜是中共独裁政权下的政协委员,并力挺国安法)

    我们要求废除香港的国家安全法,并释放所有政治犯。我们强调重建群众性反独裁的革命斗争的必要,将斗争传遍中国,并将反对无处不威胁民主权利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联系起来。

    以下是“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运动新传单的正文:

    反对中港镇压!

    团结基层、国际主义,不信任为大企业服务的政客和政府

    自2019年爆发群众抗争以来,香港至今已有10,200抗争者被捕。当中有600多人因“暴动”和“非法集结”等政治罪行而被定罪,其中许多人被重判5年或以上的徒刑。中共独裁政权将抗争者称为“恐怖分子”和“境外敌对势力”,并强行实施了新的国家安全法以镇压民主运动。国安法的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

    香港曾是中国唯一拥有有限民主权利的地区。然而自从实施国家安全法以来,这座城市已成为事实上的警察城市。中共习近平专制想消灭民主“病毒”,他担心这种“病毒”会从香港传播到中国,同时他也想在与美国和西方政府不断恶化的冷战冲突中表现出强硬态度。

    香港的镇压

    “长毛”梁国雄在香港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

    •迄今为止,已有超过100名社运人士被控违反《国家安全法》所规定的严重罪行。

    •国安法严重侵害言论自由。香港民主运动多年的主要诉求口号“结束一党专政”,现在被视为颠覆国家政权,违者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

    •北京天安门六四事件在中国是个禁忌话题。六四纪念活动过去只能在香港举行,2019年的烛光晚会就有18万人参加。但是2021年是连续第二年香港被禁止举办烛光晚会。

    •香港的工会是中国镇压的目标。3,000人的新公务员工会于1月解散。两个工会的领导者,职工盟主席吴敏儿和医管局员工阵线(HAEA)主席余慧明的亦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吴敏儿已辞去工会主席的职务,并与工党的断绝联系,以期减低她的刑罚。其他几名被告也切断了他们的所有政治联系。

    •左翼老斗士、民主运动人士“长毛” 梁国雄也是国安法被起诉的人物之一。他在港英时期也曾因“非法集结”被判监18个月——这提醒大家,不只是中共政权才会实施镇压性法律。

    中国的镇压

    中国的镇压情况更严重。除了作为政府傀儡、从未支持(哪怕一场)工人罢工的黄色工会“中华全国总工会”外,所有独立工会都是非法的。工人经常因罢工或抗议而被判入狱,特别是当他们试图组织起来的时候。工人领袖往往被指控“有境外势力操控”。女权人士还遭指责“不爱国”和“被西方思想绑架”。

    2018年,在著名的佳士工人斗争中,数十名左翼青年和毛派因组织声援罢工工人而被捕入狱并遭受酷刑。因此,中共这个伪“共产主义”独裁政权所打压并监禁的,不仅是香港的自由派政客和民运人士,也包括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和工人。

    在12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居住的新疆,当局正进行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的恐怖镇压。中共独裁政权支持西方在2001年后的“反恐战争”,并以此来推进对于自己国内穆斯林的镇压,来加强对资源丰富的新疆的控制。维吾尔人受到歧视性的种族主义法律和大规模高科技监控系统(包括大型集中营)的统治。习近平政权最初否认存在集中营,但是当不可否认的证据出现时便改了说法,将其称之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新疆的城市到处都有检查站——穆斯林必须排队等待搜身,而汉人则不必。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运动是由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以及我们在中港台的同志所发起的一项国际声援运动。我们在争取民主权利和支持工人斗争方面拥有优秀的记录。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旨在揭露中共独裁政权的真相:这个政权是由亿万富翁所控制(中国现在的亿万富翁人数超过了美国),并拥有世界上最恶劣的工人权利记录之一。同时,我们还揭露了西方政府反华言论的伪善,这些言论经常被用来煽动种族主义、引起分化,所谓推崇“民主”和“人权”只是空话。

    民主vs独裁

    •美国向世界上73%的独裁国家提供军事援助。中国都没有援助这么多独裁国家!

    •英国统治香港154年期间也未曾举行过首长选举。

    •只要对他们有利,“民主”国家的政府会支持任何国家制度。正如我们在缅甸所见,要与独裁作斗争,需要工人和青年进行革命性的群众斗争。

    美国、欧盟和其他西方国家政府及其大企业多年来与中共独裁关系紧密。他们过去共同遏制了针对侵犯人权的批评声音,甚至曾帮助中国公安开发了一些最先进的监控技术。他们仅有的考量是,要从中国没有工会的劳动力中榨取利润,并开发中国不断成长的市场。新冷战标志着这种友好关系的终结,而中西资本主义之间的敌对情绪也日增。

    争取民主的斗争——争取民主权利,例如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工会和政治团体的组织权、罢工、自由参选与投票权,以及换下现任政府的权利——只有通过群众斗争(特别是工人的斗争)才能胜利。而跟香港一样,资产阶级在今天站在民主斗争的对立面。

    群众斗争 唯一出路

    民主权利从来不是哪个执政集团或政权赠与的,外国政府或“国际社会”也从未曾给予过民主权利。这是因为真正的民主权利和实现这些权利所需的群众斗争对资本主义制度构成了严重威胁,在资本主义制度中,只有一小撮人真正拥有全部的权力。

    这就是为什么“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在反威权斗争中着眼建立活跃的基层团结,并坚决反对投靠任何资本主义政府。工人、妇女、青年和被压迫的少数民族的社会运动,是唯一可以打败专制政权的力量。

    为支持我们的声援运动,讨论行动,并获取有关我们在您所在国家和地区的活动的消息,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我们主张:

    • 反对港版国安法
    • 立即释放所有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政治犯,重建并输出群众性民主斗争
    • 停止对维吾尔族和少数民族进行大规模拘禁、强迫劳动及歧视。建立反对中共独裁政权的多民族团结运动
    • 要求独立工会和罢工权,中港工人互相团结声援
    • 国际团结——反对民族主义、帝国主义和新冷战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