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0日
More

    中国:自媒体管控再度收紧——全面噤声时代来临?

    Jack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网信办1月29日召开会议,宣布将“重点整治”自媒体、短视频网站等内地网上平台。紧接着2月初搜狐、微信等各大自媒体和公众号平台要求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等相关媒体资质,才能向社会公众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如果不具备有关资质,则不能采编发布、评论解读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领域及重大突发事件等相关信息内容,否则将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平台运营规范。

    只有官方认可的新闻单位或新闻宣传部门主管的单位才有资格拿到如此严苛的许可证。这意味着从今往后非官方的自媒体无法自由发布和评论时政新闻,而只能转发评论中共喉舌所发布过的新闻,不然就会遭到轻则禁言封号,重则拘留判刑的处罚。

    2月19日,微博大V“辣笔小球”就因为在微博上质疑官方对于去年中印冲突中,中共军队伤亡细节的报道而被以定义模糊的“寻衅滋事罪”为名逮捕。即使社会主义者不赞同该博主的政治立场,我们支持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要求立即撤销对其控罪。

    禁区处处

    近两年里中国群众运动和重大危机此起彼伏,从香港2019运动、新冠肺炎到内蒙罢课罢工、蛋壳公寓事件。在这些事件中,自媒体往往是群众发声的重要途径。面对群众激进化的压力背景下,政权担心自媒体会成为“不稳定因素”并在民主斗争燃起之时会危及独裁统治,因而不得不发布加强管控自媒体的命令。

    表面上看,该政策出台好像让中共政权更稳固了,但恰恰相反。就好比长城防火墙政策正好揭穿了政权自我标榜的“文化自信”一样,该政策背后表现的,不是政权的自信,而是政权的自卑与脆弱——政权害怕网民通过自媒体评论时政攻击政府、害怕新冷战背景下的任何中国的失利,会打击政权的威信,造成国内的反政府意识。

    一方面收紧自媒体管控无疑标志着大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将会大幅受限,公民舆论监督政府为数不多的渠道也将会变为粉饰太平的工具,中共政权自认为短暂地稳定了统治秩序。

    但另一方面,就像一年前打压李文亮言论的事件却引起了群众要求言论自由的愤怒呼声一样,现在政权想要通过限制媒体的言论自由来压制反政权的愤怒,想要制造全面噤声时代,但最终必然会适得其反。网络发声和游行示威、议会斗争等手段一样都犹如社会的泄压阀,而堵上泄压阀的独裁高压锅里面压力只会越来越大,并在有朝一日以大规模社会运动的形式爆发出来。

    支持完全言论自由

    社会主义者支持完全的政治自由、言论自由,反对中共政权对于各种媒体自由的管控。但是这个目标无法通过仰赖中共党内任何一派来实现,也无法依靠资本家来达到。因为中共独裁制度是和资本主义制度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平时资本家依仗政权的镇压来肆无忌惮剥削工人牟利,在政权需要时各自媒体资本平台便成为打压言论、新闻自由的急先锋。只有通过我们工人劳动者的民主斗争来打倒亲资独裁政权,并建立工人民主管理媒体的制度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政治、言论自由。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