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More

    中國:自媒體管控再度收緊——全面噤聲時代來臨?

    Jack  中國勞工論壇

    中共網信辦1月29日召開會議,宣佈將「重點整治」自媒體、短視頻網站等內地網上平台。緊接著2月初搜狐、微信等各大自媒體和公眾號平台要求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等相關媒體資質,才能向社會公眾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如果不具備有關資質,則不能採編發布、評論解讀政治、經濟、軍事、外交領域及重大突發事件等相關信息內容,否則將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和平台運營規範。

    只有官方認可的新聞單位或新聞宣傳部門主管的單位才有資格拿到如此嚴苛的許可證。這意味著從今往後非官方的自媒體無法自由發佈和評論時政新聞,而只能轉發評論中共喉舌所發佈過的新聞,不然就會遭到輕則禁言封號,重則拘留判刑的處罰。

    2月19日,微博大V「辣筆小球」就因為在微博上質疑官方對於去年中印衝突中,中共軍隊傷亡細節的報道而被以定義模糊的「尋釁滋事罪」為名逮捕。即使社會主義者不贊同該博主的政治立場,我們支持公民言論自由的權利,要求立即撤銷對其控罪。

    禁區處處

    近兩年里中國群眾運動和重大危機此起彼伏,從香港2019運動、新冠肺炎到內蒙罷課罷工、蛋殼公寓事件。在這些事件中,自媒體往往是群眾發聲的重要途徑。面對群眾激進化的壓力背景下,政權擔心自媒體會成為「不穩定因素」並在民主鬥爭燃起之時會危及獨裁統治,因而不得不發佈加強管控自媒體的命令。

    表面上看,該政策出台好像讓中共政權更穩固了,但恰恰相反。就好比長城防火牆政策正好揭穿了政權自我標榜的「文化自信」一樣,該政策背後表現的,不是政權的自信,而是政權的自卑與脆弱——政權害怕網民通過自媒體評論時政攻擊政府、害怕新冷戰背景下的任何中國的失利,會打擊政權的威信,造成國內的反政府意識。

    一方面收緊自媒體管控無疑標誌著大陸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將會大幅受限,公民輿論監督政府為數不多的渠道也將會變為粉飾太平的工具,中共政權自認為短暫地穩定了統治秩序。

    但另一方面,就像一年前打壓李文亮言論的事件卻引起了群眾要求言論自由的憤怒呼聲一樣,現在政權想要通過限制媒體的言論自由來壓制反政權的憤怒,想要製造全面噤聲時代,但最終必然會適得其反。網絡發聲和遊行示威、議會鬥爭等手段一樣都猶如社會的洩壓閥,而堵上洩壓閥的獨裁高壓鍋裡面壓力只會越來越大,並在有朝一日以大規模社會運動的形式爆發出來。

    支持完全言論自由

    社會主義者支持完全的政治自由、言論自由,反對中共政權對於各種媒體自由的管控。但是這個目標無法通過仰賴中共黨內任何一派來實現,也無法依靠資本家來達到。因為中共獨裁制度是和資本主義制度緊密結合在一起的,平時資本家依仗政權的鎮壓來肆無忌憚剝削工人牟利,在政權需要時各自媒體資本平台便成為打壓言論、新聞自由的急先鋒。只有通過我們工人勞動者的民主鬥爭來打倒親資獨裁政權,並建立工人民主管理媒體的制度才能達到真正意義上的政治、言論自由。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