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0日
More

    台湾疫情爆发:同岛不同命 基层要自救

    陈延年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新冠肺炎疫症横扫全球一年半,台湾过去“本土+0”不复存在,确诊人数在一个月内由1000人至今增加6091人。每日本土案例新增确诊数从25人增加到新增550人。

    资产阶级媒体去年吹嘘蔡政府“抗疫有功”,然而“超前部署”一年半的结果却反映医院资源远远不足,是长期医疗商品化和撙节政策造成的恶果。现时双北负压隔离病房已过载,8家医院发生感染案例,医疗过载的情况甚至发生确诊个案被要求返回防疫设备不足的家中,其中一名确诊案例在家等了两天迟迟没有救护车接送。眼看台湾目前70万剂AZ疫苗,就算全部施打完也不过3%人口,远远不及能达到群体免疫的70%人口来阻断病毒的传播。大规模爆发本土病例的结果,是医疗筛检量能严重不足导致延迟公布个案。医疗商品化下不足够的筛检机器、人力、空间而无法筛检庞大数量。

    同岛不同命,何能来抗疫?

    各种抗疫措施都没有帮助到工人阶级及穷人子女,反而为打击工人待遇和生活条件打开大门。调查显示,工人阶级在疫情之下,最需要的是降低自有住宅房贷与消费性贷款利率、给付子女就学费、减班休息津贴等——这些维持劳动的生活基本开支却在疫情下成为了工人阶级的最大压力。

    资本家郭台铭呼吁大家“没事待在家”,有如古代皇帝的“何不食肉糜”。他可安在家中依靠剥削工人继续赚钱,但服务业工人却被迫放无薪假而捉襟见肘。蔡英文说劳工“可以请”防疫照顾假,但没有对工人发放任何补贴,等同鼓励企业为保利润而要求向工人开刀,就像雄狮旅行社却强迫80%员工放无薪假。

    原本第三级警戒下学校停课为的是要避免群聚感染,但对于工人阶级的家长来说,去放无薪的防疫照顾假在家照顾小孩就等同于饿死,而放任小孩独自在家没有照顾却很危险。因此还发生医护带小孩去上班的状况,这不免增加群聚感染的机会,苏贞昌此时又反过来宣布:“家长无暇照顾子女仍可送至学校”,这就完全违反了学校停课的政策原意,同时亦意味着双职父母的学童面临更高的感染风险。

    劳动部宣布物流产业“可适用‘天灾事变或突发事件’加班、免除七天休息一天的规定,每日工时亦可超过12个小时,每月加班工时可突破46小时上限。”这简直是病急乱投医,现在社会急需的是疏散集中劳动的工人,以防工作场所疫情大爆发。但现在却趁火打劫强化了物流工人的血汗剥削。

    台湾货运仓储产业工会发出声明指出:“松绑工时上限来达到提升产能运能的方式,稍有不慎便会让资方大开后门,打着防疫大旗恣意剥削劳工。”并指出:“物流业劳工大量增加密切接触风险,高压过劳的工作环境恐使从业者免疫力下降,一但发生群聚感染,更将严重影响民生物资的配送任务”

    此外,跨国药剂企业为了牟利而生产疫苗,并利用专利限制技术的分享,致使疫苗全球分配造成重大障碍。台湾之所以无法采购足够的AZ疫苗,正是因为新加坡、以色列以翻倍的价格和世界药商购买AZ疫苗,唯利是图的药厂见钱开眼,只管向最高价买家出货,无视各国实际疫情所需。富国囤积疫苗,大量疫苗因过期而遭废弃,但小国、穷国则不够疫苗使用,可见世界资本主义下的不平等。

    征召的医护

    因北市防疫医护人员严重不足,北市长柯文哲征召退休、离职医护加入防疫工作。仅仅在一日之内就有1200名医护报名,这些医护愿意为了广大的基层人民与社会运作站上防疫战场的英勇精神值得赞许,可见真正牺牲安危抗疫的是前线工人,而非口头吹捧的资产阶级政客。

    然而,政府虚伪地向医护人员说“国家需要你”,但其实是要基层医护为医疗商品化和资源短缺作出牺牲。但需要警告的是北市府的“征召”仅仅是面对平日并不充足、却也不愿花钱训练的防疫医护人力的应急作法,他们之所以选择退休与离职医护,只是因为可以更少压力的进行解雇与调度。早在去年二月,招募了284位“护理志工”。近八成志工是在职人员,在200多个日子里,“无偿”﹑“无价”地自主排班。

    全国护理人力缺口从18年15000人增加到今年19000人,资产阶级政府从未正视医护血汗过劳等诉求。征召的医护只有一个礼拜的防疫训练,根本不够充足。倘若疫情加剧医疗过载的情况之下,会有更多确诊案例送往“加强版防疫旅馆”,将会难以应付。新北市一位医学中心护理师说:“疫情后要离职,过去反映医院人力问题,却没有改善。”她直言,这次政府要求许多医院增加负压病房,但增加后,医院根本没有多余人力!

    不信任政府防疫 工人需要自救

    但迟来的疫情杀个蔡政府措手不及,揭穿了它根本没有真正抗疫部署。蔡政府利用“国民团结”以及经济数字的表面复苏,过去一年享受了相当的民意支持,今次造成的经济后果将会比去年深远得多,甚至可能成为她的统治陷入危机的转捩点。过去一年因为疫症使群众斗争被压制下来,但从美丽华工会和台铁工会反对公司化,以至关于美猪、藻礁和核四的公投,都可见到对蔡政府的愤怒正在增加。虽然疫症升温短期内会压制街上的抗争,但抗争的情绪仍在积累下去。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主张,基层群众不应信任蔡政府的防疫工作。工人阶级要自救,就要加入工会或组织防疫委员会,团结斗争反对企业裁员及强迫放无薪假,并要求充足的防疫措施。我们主张透过课征财团资本利得税,给予劳工足够的防疫津贴、不扣减薪水的防疫照顾假。在疫症期间应该豁免基层租户与小商店的租金,废除学贷与房贷。

    然而资本家与财团并不会接受这样的方案来进行最有效防疫措施与纾困,因为他们只想把疫情所增加的成本转嫁给劳工,因此工人阶级需要把各产业和银行全面民主公有化,并实行民主计划经济。国际社会主义道路认为,资本主义世界无力对抗这场大瘟疫,一如它们无力解决全球暖化气候危机等问题。唯有全球社会主义民主才可以克服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共同协作解决危机。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