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0日
More

    台灣疫情爆發:同島不同命 基層要自救

    陳延年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新冠肺炎疫症橫掃全球一年半,台灣過去「本土+0」不復存在,確診人數在一個月內由1000人至今增加6091人。每日本土案例新增確診數從25人增加到新增550人。

    資產階級媒體去年吹噓蔡政府「抗疫有功」,然而「超前部署」一年半的結果卻反映醫院資源遠遠不足,是長期醫療商品化和撙節政策造成的惡果。現時雙北負壓隔離病房已過載,8家醫院發生感染案例,醫療過載的情況甚至發生確診個案被要求返回防疫設備不足的家中,其中一名確診案例在家等了兩天遲遲沒有救護車接送。眼看台灣目前70萬劑AZ疫苗,就算全部施打完也不過3%人口,遠遠不及能達到群體免疫的70%人口來阻斷病毒的傳播。大規模爆發本土病例的結果,是醫療篩檢量能嚴重不足導致延遲公佈個案。醫療商品化下不足夠的篩檢機器、人力、空間而無法篩檢龐大數量。

    同島不同命,何能來抗疫?

    各種抗疫措施都沒有幫助到工人階級及窮人子女,反而為打擊工人待遇和生活條件打開大門。調查顯示,工人階級在疫情之下,最需要的是降低自有住宅房貸與消費性貸款利率、給付子女就學費、減班休息津貼等——這些維持勞動的生活基本開支卻在疫情下成為了工人階級的最大壓力。

    資本家郭台銘呼籲大家「沒事待在家」,有如古代皇帝的「何不食肉糜」。他可安在家中依靠剝削工人繼續賺錢,但服務業工人卻被迫放無薪假而捉襟見肘。蔡英文說勞工「可以請」防疫照顧假,但沒有對工人發放任何補貼,等同鼓勵企業為保利潤而要求向工人開刀,就像雄獅旅行社卻強迫80%員工放無薪假。

    原本第三級警戒下學校停課為的是要避免群聚感染,但對於工人階級的家長來說,去放無薪的防疫照顧假在家照顧小孩就等同於餓死,而放任小孩獨自在家沒有照顧卻很危險。因此還發生醫護帶小孩去上班的狀況,這不免增加群聚感染的機會,蘇貞昌此時又反過來宣布:「家長無暇照顧子女仍可送至學校」,這就完全違反了學校停課的政策原意,同時亦意味著雙職父母的學童面臨更高的感染風險。

    勞動部宣佈物流產業「可適用『天災事變或突發事件』加班、免除七天休息一天的規定,每日工時亦可超過12個小時,每月加班工時可突破46小時上限。」這簡直是病急亂投醫,現在社會急需的是疏散集中勞動的工人,以防工作場所疫情大爆發。但現在卻趁火打劫強化了物流工人的血汗剝削。

    台灣貨運倉儲產業工會發出聲明指出:「鬆綁工時上限來達到提升產能運能的方式,稍有不慎便會讓資方大開後門,打著防疫大旗恣意剝削勞工。」並指出:「物流業勞工大量增加密切接觸風險,高壓過勞的工作環境恐使從業者免疫力下降,一但發生群聚感染,更將嚴重影響民生物資的配送任務」

    此外,跨國藥劑企業為了牟利而生產疫苗,並利用專利限制技術的分享,致使疫苗全球分配造成重大障礙。台灣之所以無法採購足夠的AZ疫苗,正是因為新加坡、以色列以翻倍的價格和世界藥商購買AZ疫苗,唯利是圖的藥廠見錢開眼,只管向最高價買家出貨,無視各國實際疫情所需。富國囤積疫苗,大量疫苗因過期而遭廢棄,但小國、窮國則不夠疫苗使用,可見世界資本主義下的不平等。

    徵召的醫護

    因北市防疫醫護人員嚴重不足,北市長柯文哲徵召退休、離職醫護加入防疫工作。僅僅在一日之內就有1200名醫護報名,這些醫護願意為了廣大的基層人民與社會運作站上防疫戰場的英勇精神值得讚許,可見真正犧牲安危抗疫的是前線工人,而非口頭吹捧的資產階級政客。

    然而,政府虛偽地向醫護人員說「國家需要你」,但其實是要基層醫護為醫療商品化和資源短缺作出犧牲。但需要警告的是北市府的「徵召」僅僅是面對平日並不充足、卻也不願花錢訓練的防疫醫護人力的應急作法,他們之所以選擇退休與離職醫護,只是因為可以更少壓力的進行解雇與調度。早在去年二月,招募了284位「護理志工」。近八成志工是在職人員,在200多個日子裡,「無償」﹑「無價」地自主排班。

    全國護理人力缺口從18年15000人增加到今年19000人,資產階級政府從未正視醫護血汗過勞等訴求。徵召的醫護只有一個禮拜的防疫訓練,根本不夠充足。倘若疫情加劇醫療過載的情況之下,會有更多確診案例送往「加強版防疫旅館」,將會難以應付。新北市一位醫學中心護理師說:「疫情後要離職,過去反映醫院人力問題,卻沒有改善。」她直言,這次政府要求許多醫院增加負壓病房,但增加後,醫院根本沒有多餘人力!

    不信任政府防疫 工人需要自救

    但遲來的疫情殺個蔡政府措手不及,揭穿了它根本沒有真正抗疫部署。蔡政府利用「國民團結」以及經濟數字的表面復甦,過去一年享受了相當的民意支持,今次造成的經濟後果將會比去年深遠得多,甚至可能成為她的統治陷入危機的轉捩點。過去一年因為疫症使群眾鬥爭被壓制下來,但從美麗華工會和台鐵工會反對公司化,以至關於美豬、藻礁和核四的公投,都可見到對蔡政府的憤怒正在增加。雖然疫症升溫短期內會壓制街上的抗爭,但抗爭的情緒仍在積累下去。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主張,基層群眾不應信任蔡政府的防疫工作。工人階級要自救,就要加入工會或組織防疫委員會,團結鬥爭反對企業裁員及強迫放無薪假,並要求充足的防疫措施。我們主張透過課徵財團資本利得稅,給予勞工足夠的防疫津貼、不扣減薪水的防疫照顧假。在疫症期間應該豁免基層租戶與小商店的租金,廢除學貸與房貸。

    然而資本家與財團並不會接受這樣的方案來進行最有效防疫措施與紓困,因為他們只想把疫情所增加的成本轉嫁給勞工,因此工人階級需要把各產業和銀行全面民主公有化,並實行民主計畫經濟。國際社會主義道路認為,資本主義世界無力對抗這場大瘟疫,一如它們無力解決全球暖化氣候危機等問題。唯有全球社會主義民主才可以克服國與國之間的矛盾,共同協作解決危機。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