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5日
More

    “躺平”——反抗高压现状的抗议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关于“躺平”的一场辩论在中国广泛展开。对这个概念的普遍兴趣显现出,无论习近平政权如何坚称各种“胜利”,中国社会当今的发展出了大的问题。

    在4月,百度贴吧出现一则题目为《躺平即是正义》的贴文引发以年轻人为主的诸多网民的共鸣。“躺平”这一概念遂引发热议,并在中国网络上广传。概括来说,“躺平”或“躺平主义”具体内涵包括“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及“维持最低生存标准,拒绝成为他人赚钱的机器和被剥削的奴隶”

    虽然“躺平”类似源自日本的“低欲望生活”、“佛系”等强调无欲无求、中国青年中的“丧文化”有一定关联。

    但厌世只是“躺平”的其中一面,它包含对阶级固化的控诉,反映着相当的仇富情绪。分享躺平的视频和文章里不少都出现“资本家”一词。青少感到与其做一个疲于奔命的996白领员工,天天光顾又贵又不健康的美团便当,帮资本家王兴赚钱,倒不如躺平。也有青年认为如果大家都不去上班,资本家就要被迫加薪;如果大家不买房,投机者就会破产等等。

    正当习近平宣扬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并准备用党庆制造盛世太平的假象,躺平流行无疑是掴了他一耳光。中共官媒过往都无视网路的次文化,或像对打工人那样磨平它本来讽刺社会的尖锐性,但今次要正面批判一个网路次文化的词语,可见它对于舆情的升温愈来愈紧张。

    共青团中央批评“躺平”

    中共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则发表评论指责“躺平”可耻、是毒鸡汤。豆瓣上的几个“躺平小组”在建立不久后旋即被站方强制解散,而百度贴吧“躺平吧”和数个相关贴吧均被禁止普通用户发帖。然而,网民对于官方宣传和网络审查并不买帐,多数网民群起反弹,令“共青团中央”被迫关闭前述微博评论,而亲中共的凤凰网一份网络民调指出,60%网民理解并同情年轻人“躺平”。

    当前,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社会问题不断激化;受到生育率(2020年只剩1.3,而维持稳定人口结构需要2.1)、结婚率(2020年只有813.1万对,17年新低)皆下滑等影响,劳动力自2012年以来连年衰退至今;缩减的劳动力和老化的人口结构不利于中国“大国崛起”、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超级大国。

    虽说欧美日等国也在面临生育率低迷、人口老化等问题,但中国目前仍然是发展中国家,“未富先老”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如果年轻人纷纷选择“躺平”、拒绝加班996或者高额消费,中国的生产力和本就疲弱的国内消费必将受到负面影响,进而冲击习近平强调扩大内需的“双循环”战略。

    中共官方的这些论调,越来越不被广大中国年轻人接受。现今大部分年轻人(同时也是工人)面对的,是坚持奋斗、接受内卷却换不来相应回报,面对高昂的住房、教育、医疗成本,连自己都养活不起、甚至还要靠家里补贴,怎敢结婚、生孩子?大家都感到与其站起来被资本家的镰刀割韭菜,倒不如躺平算了。

    白岩松、马云、陈平疯狂打个人奋斗、爱国主义鸡血,但越来越引发广大工人与青年质疑(图源:知乎)

    躺平本身无疑只是消极的抗议方式,在独裁镇压和工人无组织的困境下,青年和工人群众未在政治上找到斗争的出路。愈来愈多人厌恶现今不平等的制度,但对于创立新的制度并未有信心和想法,因而表现出无奈、愤恨、爱理不理。这与香港青年在2016-19年的后伞运低潮有相似之处。然而,当青年发现了斗争的缺口和契机,哪怕仍未有一个政治理念清晰的革命领导,这种消极意识可以迅速转化为积极的行动。

    中共政府如今已经蜕变为一个亲资、保守、右翼的独裁政权,它当然不可能推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社会主义政策,而只可能是疯狂打个人奋斗鸡血、并设法扼制对“躺平”支持的增长。

    从青年左转和激进化的趋势来说,消极的躺平与积极的斗争之间并无根本性的矛盾,两者只是同一发展趋势的两端表现。从数十人的有左翼意识的佳士青年、到数万未具政治意识、但参与反抗行动的喊楼学生,以至数百、数千万与躺平产生共鸣的消极青年,都反映着阶级矛盾推向激烈的方向。躺平的兴起不代表青年反抗运动面临退潮,反而预兆着未来的斗争将会更强大的群众基础。当然,站在最前线的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就是更进一步把这些反抗运动连系至建立左翼的青年运动,并为工人和青年斗争赋予社会主义纲领。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