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More

    新闻自由已死 习近平要大陆化媒体治港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林郑月娥扬言要立法防止“虚假信息、仇恨和谎言”,将成为绞杀新闻自由的新武器。而即使在这个所谓的“假新闻法”出台前,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已表示要用《国安法》追究“假新闻”。在2019年期间,政府彻底失信,警察恐怖笼罩,因而传出多宗示威者自杀及失踪事件,以及太子站警察打死人的传言。政府想针对这些传言作为幌子,继而制造整个传媒界的恐慌。

    此外,自《港区国安法》通过起,林郑政府作为习近平政权的爪牙,严厉打压所有香港媒体,其中首当其冲者当属香港电台。

    港版CCTV 

    显然,现在香港政府正打算将香港电台变成香港版的CCTV(中国中央电视台)。政治清洗正在展开。过去,香港电台作为公共广播媒体,由公帑出资营运,负担起一定的监察政府、批评时弊的工作。自2月起,政府委任了无任何媒体经验的官僚,前民政事务局副秘书长李百全出任广播处长,出任当初已重点打击受欢迎时事节目如《铿锵集》、《视点31》及《香港故事》等。这是当然的,因政府只想要舆论宣传而非新闻,媒体经验对其来说是多余的。

    反之却制作了林郑月娥主持扭曲选举制度的新节目,该节目乏人问津,收视为零。近年最为人所熟知自然是对721事件的调查节目“铿锵集:7.21谁主真相”,曝光了大量721事件的黑幕,编导蔡玉铃却被政权以可笑的莫须有罪名指控并定罪。同一时间,最受民众欢迎与尊重的记者利君雅,却被不获续约,等同被解雇。原因极有可能是721事发后当日的政府记者会中,直斥林郑“不讲人话”而得罪政权。

    现时,香港电台已被政权全面审查控制。众多过去受民众欢迎的高质素时事节目被逐一停播,甚至过去上载至Youtube的节目也被暗暗下架。正如《1984》作者奥威尔说过,专制政权永远要篡改历史。

    这是中国大陆媒体的做法。与此同时,一个又一个劣质的马屁节目被推出,整个港台几乎变成了林郑个人的广告频道。

    而过去一直被政权视为眼中钉的反对派媒体《苹果日报》更是遭受到连番追杀,黎智英已因两项控罪已被合共判刑20个月。特别是4月中所谓的“国家安全教育日”期间,警察安排学童在地铁车厢场景,持道具枪械嬉戏的画面,令人无可避免地联想到831事件。《苹果日报》刊登两辑照片作对比,事后被警务处长邓炳强以此大造文章,指其“煽动仇恨”“抹黑学童”云云。

    政权正全力扼杀新闻自由权利,因为媒体的监察力量这是在民主权利基本被废的情况下,能制衡专制政权的有限手段。现时连这种有限的监督都被当今香港政权视为“过份民主”,就如中国那样。

    政府通过行政手段打压港台,通过“国安法”打压其他所有的媒体,媒体从业员的活动空间越来越狭窄,报导写作范围处处有着看不见的“红线”,这意味着记者在报导真相,调查新闻时,人身安全都面临威胁(一如港台编导蔡玉玲)。政府通过这种奖励马屁精,惩罚求真者的机制,令媒体渐渐趋往只道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方向,从而彻底瓦解了媒体的监察力量。

    社会主义者支持捍卫新闻自由,支持媒体从业员和新闻工作者组织起战斗性的工会,对抗政权的打压。我们主张港台工会应以更有力量的行动回应专制政权和官僚的攻击,以罢工等手段,打倒专制官僚清洗港台的阴谋。

    实现真正的新闻自由

    在资本主义下,经济由商贾巨富控制,即使在最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只会容许局部的媒体自由。富豪拥有媒体,迫使他们雇用的记者散播他们的保守右翼思想。这种假媒体自由给予民众有新闻自由的幻想,同时不会威胁到大部分资本主义政府。例如在美国,大部分媒体都由六间大企业控制。在极权的中国,媒体控制就更为集中在独裁者手里,而香港正走向此一方向。社会主义者支持开放、自由和民主控制的媒体,踢走大企业的拥有和控制,让其广播、印刷、艺术和文化都会公平民主地开放给社会所有群体。整个媒体工业应由一个独立的公众媒体委员会来管理,而不是政府控制,而此委员会要由传媒工作者、工会和群众代表的选举产生,并且公开透明。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