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5日
More

    新聞自由已死 習近平要大陸化媒體治港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林鄭月娥揚言要立法防止「虛假信息、仇恨和謊言」,將成為絞殺新聞自由的新武器。而即使在這個所謂的「假新聞法」出台前,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已表示要用《國安法》追究「假新聞」。在2019年期間,政府徹底失信,警察恐怖籠罩,因而傳出多宗示威者自殺及失蹤事件,以及太子站警察打死人的傳言。政府想針對這些傳言作為幌子,繼而製造整個傳媒界的恐慌。

    此外,自《港區國安法》通過起,林鄭政府作為習近平政權的爪牙,嚴厲打壓所有香港媒體,其中首當其衝者當屬香港電台。

    港版CCTV 

    顯然,現在香港政府正打算將香港電台變成香港版的CCTV(中國中央電視台)。政治清洗正在展開。過去,香港電台作為公共廣播媒體,由公帑出資營運,負擔起一定的監察政府、批評時弊的工作。自2月起,政府委任了無任何媒體經驗的官僚,前民政事務局副秘書長李百全出任廣播處長,出任當初已重點打擊受歡迎時事節目如《鏗鏘集》、《視點31》及《香港故事》等。這是當然的,因政府只想要輿論宣傳而非新聞,媒體經驗對其來說是多餘的。

    反之卻製作了林鄭月娥主持扭曲選舉制度的新節目,該節目乏人問津,收視為零。近年最為人所熟知自然是對721事件的調查節目「鏗鏘集:7.21誰主真相」,曝光了大量721事件的黑幕,編導蔡玉鈴卻被政權以可笑的莫須有罪名指控並定罪。同一時間,最受民眾歡迎與尊重的記者利君雅,卻被不獲續約,等同被解僱。原因極有可能是721事發後當日的政府記者會中,直斥林鄭「不講人話」而得罪政權。

    現時,香港電台已被政權全面審查控制。眾多過去受民眾歡迎的高質素時事節目被逐一停播,甚至過去上載至Youtube的節目也被暗暗下架。正如《1984》作者奧威爾說過,專制政權永遠要篡改歷史。

    這是中國大陸媒體的做法。與此同時,一個又一個劣質的馬屁節目被推出,整個港台幾乎變成了林鄭個人的廣告頻道。

    而過去一直被政權視為眼中釘的反對派媒體《蘋果日報》更是遭受到連番追殺,黎智英已因兩項控罪已被合共判刑20個月。特別是4月中所謂的「國家安全教育日」期間,警察安排學童在地鐵車廂場景,持道具槍械嬉戲的畫面,令人無可避免地聯想到831事件。《蘋果日報》刊登兩輯照片作對比,事後被警務處長鄧炳強以此大造文章,指其「煽動仇恨」「抹黑學童」云云。

    政權正全力扼殺新聞自由權利,因為媒體的監察力量這是在民主權利基本被廢的情況下,能制衡專制政權的有限手段。現時連這種有限的監督都被當今香港政權視為「過份民主」,就如中國那樣。

    政府通過行政手段打壓港台,通過「國安法」打壓其他所有的媒體,媒體從業員的活動空間越來越狹窄,報導寫作範圍處處有著看不見的「紅線」,這意味著記者在報導真相,調查新聞時,人身安全都面臨威脅(一如港台編導蔡玉玲)。政府通過這種獎勵馬屁精,懲罰求真者的機制,令媒體漸漸趨往只道歌功頌德粉飾太平的方向,從而徹底瓦解了媒體的監察力量。

    社會主義者支持捍衛新聞自由,支持媒體從業員和新聞工作者組織起戰鬥性的工會,對抗政權的打壓。我們主張港台工會應以更有力量的行動回應專制政權和官僚的攻擊,以罷工等手段,打倒專制官僚清洗港台的陰謀。

    實現真正的新聞自由

    在資本主義下,經濟由商賈鉅富控制,即使在最「民主」的資本主義國家,只會容許局部的媒體自由。富豪擁有媒體,迫使他們僱用的記者散播他們的保守右翼思想。這種假媒體自由給予民眾有「新聞自由」的幻想,同時不會威脅到大部分資本主義政府。例如在美國,大部分媒體都由六間大企業控制。在極權的中國,媒體控制就更為集中在獨裁者手裡,而香港正走向此一方向。社會主義者支持開放、自由和民主控制的媒體,踢走大企業的擁有和控制,讓其廣播、印刷、藝術和文化都會公平民主地開放給社會所有群體。整個媒體工業應由一個獨立的公眾媒體委員會來管理,而不是政府控制,而此委員會要由傳媒工作者、工會和群眾代表的選舉產生,並且公開透明。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