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8日
More

    新報告清楚證實地方政府債務危機

    武漢大學教授報告指,地方政府償還的利息已超過財政收入

    李甬 中國勞工論壇

    「如今,種種『無賴化』行為正在地方治理中呈現系統性蔓延之勢。一個可以稱之為『信用透支型治理』的生態系統似已廣泛形成。」上述文字出自武漢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馮川發表調研報告。報告中他直言地方治理信用透支已成常態,政府成為了當地最大的「老賴」。中共獨裁正在竭力應對其國家資本主義經濟模式的深重危機與精疲力盡,而報告進一步說明了政權在地方治理上不僅債台高築無力償還,更疏遠了很大一部分民眾。

    二月末,貴州六盤水市一名企業老闆向市政府追討2.2億元工程欠款,卻被政府要求以1200萬元平賬,其後更反指其「尋釁滋事」將她逮捕拘留。事情爆出後被稱為「以刑化債」,同時也進一步曝露了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已開始引爆。

    馬克思主義者/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過去一直指出,中國過剩的房地產建設使得出現了大量的空置房屋,造成了一個又一個的「鬼城」,現時房地產泡沫爆破已使中國經濟陷入長期停滯。而武大的報告同樣也指出了「各地政府普遍陷入遠超地方財政能力的『造城運動』」也讓各級政府都陷入了信用透支的困境。

    報告中稱,根據調研,眾多地方政府現時的債務水平已令其「只能還息不能還本」。以貴州S縣為例,在當地的調查揭露當地土地財政只有1億,但其負債已達80億,而每年償還的利息已達1-2億,而當地尚不至於拖欠公務員工資,這已經算是相對「較好」的情況。在山東省C縣,政府為開發新城,負債230多億,按10%利息計算,其每年須償還的利息已大幅超過當地財政收入。

    這份報告罕有地直指造成這些嚴重負債的原因是由於搞了大量的大白象工程,同時縣長也直言搞那些工程是為了創造「政績」,至於下一任縣長還不還得起債,他們完全不會考慮。「我死以後哪怕洪水滔天」的資本主義專制邏輯在此得到了完美體現。

    報告也揭發了地方政府過去一直通過虛增國有資產的方法,以獲得更大的融資。比如2022年貴州省榕江縣以1.27億的價格出讓了20年的殯儀特許經營權,但投得這特許經營權的實際上就是由縣財政局100%持股的公司,通過這種把錢從左口袋放進右口袋的把戲,提升了帳面上的國有資產和財政收入。而這些都並不是個別例子,而幾乎是全國流行的手段。這並非中國獨有。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類似的「金融魔法」造成美國銀行體系的崩潰。

    因此,在中國的房地產和土地市場持續衰退的條件下,這類普遍的金融透支已令銀行的不良貸款顯著攀升,危及銀行體系的穩定。報告亦指出,現在已有不少中小銀行資金不足,需要依靠發行次級債「維生」來勉強維持。

    同時,由於全國性的房地產崩盤,地方土地出讓收入暴跌,為了緩解財政壓力,出現了上級政府截留下級政府資金的情況。如在河南省Q縣,縣政府就以「整合資金」為名,截留了中央調撥予鄉鎮,用於補償農民退出宅基地的資金。這直接令得不到補償的農民不再信任政府,也引發了鄉鎮政府與縣政府之間的糾紛。在歷史上,各級政府之間的財政糾紛,往往是政權統治開始崩潰的信號之一。

    目前,全國有480多個地方政府(包括村一級的村委會)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也就是所謂的「老賴」,當中不乏副省級城市、省會城市核心區等。這使得民眾得不到補償金,工程隊收不到工程款等事在全國無日無之。報告引述受訪的村民抱怨:「政府許諾過的,答應好好的,後來突然反悔呢?」「自從我家經歷過拆遷以後,鄉鎮幹部、村幹部的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會再信!」「是誰先誠信缺失、朝令夕改的?」

    雖然武大的這份調研報告直白的揭露了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並坦言民眾已對政權失去信任,然而作為一份建制報告仍有其局限性。比如報告建議法院應依法拘留行政機關的主要負責人,以重建政府的信用。但馬克思主義者知道,這不僅是與虎謀皮,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中共今天所面對的地方債務問題並不是個別官員的操守問題,而是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只有在工人階級的民主控制下重組社會與經濟,以及推翻資本主義,才能克服這場危機。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