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6日
More

    中國:多位年輕醫學生接連自殺,官方竭力掩蓋過勞真相

    朱工 中國勞工論壇

    2024年2月23日晚23時許,湖南省人民醫院25歲的神經內科規培醫生曹麗萍,完成最後一份病例的撰寫後,在休息室用手術刀刎頸自殺。事發前不久,她曾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心跳不舒服,這一周內心跳都在120以上⋯⋯快堅持不住了,熬不下去了。」她在定時發佈的遺書中,談及身為規培生連續上30多小時的班、每天都要加班,即使申請休假、「明明心臟已經快要跳出來了,明明咳嗽咳得胸痛,明明胸悶得內衣都不敢穿」,卻仍然不被准許休息,還要面臨海量看病、寫病歷工作,以及扣工資威脅。面對身體上的折磨和精神上對生活的絕望,在這份充斥著血淚和控訴的遺書最後,她表示說:「怪我自己是不合格的牛馬,熬不下去了。」「再也不見,這個世界。再也不用六點半起床上班上到凌晨了。」最終,她用最堅決的方式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事發後,曹麗萍所在科室的帶教老師被安排「下鄉支援」,該院所有規培生被要求參加「心理健康講座」並簽署「保證書」。曹麗萍的家屬前往醫院討要說法,未能得到醫院的安撫,反而遭到保安的毆打,幾位家屬受傷。曹麗萍就讀的學校和規培醫院至今沒有對事件有任何的表示,到3月13日,湖南省人民醫院工作人員稱「此事醫院方面已經處理完畢」。

    處理完畢了?

    3月14日,南寧市第一人民醫院27歲林姓麻醉科規培醫生,在醫院衛生間割頸自殺;3月19日,同一所醫院,22歲的醫學實習生服用安眠藥燒炭自殺。同一醫院連續兩起自殺事件引發了網友的關注,但同樣地,醫院、校方、警方都對此「冷處理」,對外界表示「家屬對處理結果表示認可。好一個」表示認可「!面對喪親之痛,只有最冷酷的威脅才能令家屬「表示認可」,這正是面對工人階級流血時,中國各級政府及其關聯機構對家屬和社會唯一的交代。

    規培制度,是中國各級醫院要求新參加工作的醫生、以及醫學研究生必須參加規範化培訓制度。其要求規培生在指定的科室進行工作,聲稱旨在工作中學習理論知識、開闊眼界思路、提升醫學生的技能水平。但是,規培生的待遇相較醫生差很多:規培生每月僅有幾百到一兩千元不等的補貼,但同時每年要交一萬元左右的研究生學費;規培生勞動不受(哪怕象徵意義的)勞動法規的保障,往往被安排值夜班、做枯燥繁重的工作、強制加班。醫學研究生的規培期是三年,但也許並不代表研三的曹麗萍即將脫離這非人的折磨。

    醫療私有化推行至今,中國哪怕公立醫院,絕大部分也要自負盈虧;許多醫院轉讓部分或全部所有權與私人資本進行經營。醫院更像集團企業,各科室相當於科室主任做老闆的各個分公司;醫學生淪為廉價勞動力,往往會被要求和規培科室簽訂合同、規培結束後與該科室建立長期勞動關係,如有違約,則要支付高昂的違約金。網傳南寧林姓規培醫生就是因為考慮跳槽,受到醫院威脅而自殺。

    筆者在蒐集相關資料時,震驚地發現醫學規培生自殺、甚至過勞猝死的悲劇頻發,絕非個例,數不勝數;讀曹醫生的遺書時,淚水不止一次抑制不住流下。朋友們!同事們!同胞們!兄弟姐妹們!資本主義下,來自全方面的壓迫折磨讓我們工人階級的成員精疲力竭、甚至精神崩潰,忍受這些絕非易事;要記住,當我們無路可走的時候,也有最後一條道路,那就是反抗與鬥爭!一個人可能是渺小無力的,但只有大家團結起來,在醫院組織建立醫護工會,用集體鬥爭的方式要求同工同酬、保障休息和其它各項權利,才能避免更多過勞導致的悲劇發生;各行各業的勞動者要組織起來、聯合起來,向沾滿鮮血的資方和獨裁政權發起最無情的鬥爭。受壓迫的工人青年們,請加入我們,一起去對抗這畸形垂死的資本主義怪物!最後引用電影《列寧在1918》的一句話:死亡不屬於工人階級!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