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8日
More

    「中國崛起」論已經過時

    新冷戰:東西方資本主義皆在衰退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中港台支部《社會主義者》雜誌第75期社論

    《社會主義者》雜誌和我們的國際組織ISA與大部分其他左翼組織的分析不同,他們認為世界帝國主義爭鬥主要是「多極化」的,美國在衰落(沒錯)而中國在崛起(已經不再是這樣)。正確理解我們這個時代的帝國主義、及帝國主義力量之間的佈局,以便正確預測全球事件的總體走向以及為工人運動帶來的挑戰,對於一個馬克思主義組織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特別是對於中國及其角色,大多數左翼的分析理解都是落後於形勢。他們甚至大多地不承認或不使用「新冷戰」一詞,縱使主要的資產階級出版物現在也使用這詞語(遠在我們之後)。我們的分析在我們的書《中國帝國主義與新冷戰》中有更全面的概述,該書刊於中國勞工論壇網站chinaworker.info。中國的獨裁統治及其威權國家資本主義經濟現正處於生死存亡的危機中,而其他左翼團體似乎沒有注意到或完全理解這一點。他們仍然談論中國的「崛起」,這是一個過時的觀點。在過去兩年中,中、美兩國經濟之間的差距已經擴大。2021年,中國的GDP是美國的75%。去年則已經下降到65%。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現在質疑中國是否會在經濟規模上超越美國。花旗銀行的一項最近研究表示,這可能「直到2080年」都不會發生。雖然中共獨裁政權報告的經濟數據現在比以前更誇大,但實際上中國的經濟在過去兩年幾乎根本沒有增長。

    兩敗局面

    習近平稱「東升西降」。這是錯誤的。資本主義在東西方都在衰退。我們對帝國主義冷戰的看法是,中、美國領導的資本主義集團都處於極深重危機之中:危機遍及經濟、社會、政治到生態。與其說兩者中會出現一個徹底的勝利者,中美衝突更有可能產生兩敗局面。但這也取決於工人階級,以及是否有一個認真的馬克思主義力量可以在世界範圍內建立起來,至少最初在幾個最重要的帝國主義國家中要組織起來。

    去年11月的峰會上,習近平和拜登想發出一個信號,表明中美衝突正在穩定。但實際上,兩位領導人都在推行進一步加劇他們對抗的政策。這種升級涵蓋軍事、經濟、技術到外交的所有領域。

    以色列對加沙的戰爭,以及美國對這場大屠殺的武裝支持,已經成為拜登政府在政治和「公關」方面的一場災難。這抵消了美帝國主義通過烏克蘭戰爭獲得的宣傳優勢,儘管在政治和軍事方面,美國仍享受身為西方集團的領袖所帶來的好處。中俄帝國主義,雖然限於發出空洞的抗議、無法提供任何解決方案,卻一直在利用以、美兩國對巴勒斯坦人的罪行(超過31000人喪生,以及切實存在的大饑荒)在中東和全球南方改善自己的形象。中東和全球南方是中國極為重視的市場,改善自身形象很重要,同時這也是對美帝國主義在聯合國等機構的外交制衡。在阿拉伯國家和非洲大部分地區,公眾輿論顯著地轉向反美並支持中俄。

    智庫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報告說:「認為美國在戰爭中扮演積極角色的阿拉伯人的比例僅為7%,在像約旦這樣的國家,這一數字低至2%。相比之下,認為中國在衝突中扮演積極角色的阿拉伯人的比例更高,包括埃及的46%,伊拉克的34%,以及約旦的27%。」

    不幸的是對於習近平來說,這場宣傳的意外收獲不能輕易轉化為中國在該地區、或更廣泛的全球南方的實際力量或經濟控制力。貿易保護主義正在抬頭。隨著以美國為首的集團逐步與中國「脫鉤」,它被迫將其龐大的工業過剩輸出給全球南方的「朋友們」,壓垮那些不如中國發達的經濟體。

    這強化了典型的帝國主義關係,因為中國製造產品的海量傾銷擠壓了當地生產者,導致當地去工業化和對能源、原材料和農產品出口的更大依賴。巴西作為中國主導的金磚國家集團的成員國,今年針對包括鋼鐵和化學品在內的中國產品發起了幾起反傾銷調查。泰國和越南也在威脅對中國出口採取新的措施。

    兩大集團

    世界經濟現在由地緣政治主導。而地緣政治則由中、美這兩個最強大的帝國主義的「兩極」權力爭鬥主導。次要帝國主義力量被迫適應這一局面,權衡自己的野心並「選邊站」。這一趨勢在過去十年中已經很明顯。但俄羅斯在2022年入侵烏克蘭是一個轉折點,這加速了向兩大帝國主義集團的過程。

    入侵烏克蘭之後,美國能夠更加果斷地主導並恢復了所謂的「民主」西方集團。這促使了前所未有的軍事化,且在這一階段,軍事化大體上被大眾和工人運動所接受(或沒有受到重大挑戰)。這種軍事化趨勢包括北約向長期「中立」的北歐國家擴張,亞洲的更多軍事聯盟,如最近啟動的「JAPHUS」(日本-菲律賓-美國三方聯盟),以及在「國家安全」的幌子下對中國加速的科技戰。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不是一個暫時的階段,而是可能定義未來幾十年的局勢。這場衝突大體上是「冷」的,但正如我們在烏克蘭所見,存在「熱戰」(特別是代理人戰爭)爆發的危險。

    從1980年代到2008年的幾十年間,瘋狂增長的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時代培養了「國家正在消亡」的觀念——它們的權力被「自由貿易」、跨國公司的力量和新自由主義協議不可逆轉地制衡和削弱。但是資本主義永遠無法完全發展這些內在的趨勢。在資本主義上升期中誕生的民族國家,不能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被克服。因此,加速的資本主義全球化過程達到極限,最終到達了2008年全球危機期間的轉折點,此後「國家」越來越成為全球經濟中的主導元素。

    這一過程特別反映在於中美兩大帝國主義國家的角力。以微晶片、人工智能和超級計算機為關鍵戰場的科技戰不僅由經濟因素推動,而且至關重要的是,其中夾雜有軍事考量。美帝國主義對中國的微晶片制裁,封鎖了其獲取最先進晶片和晶片製造設備(來自日本和荷蘭)的途徑,旨在削弱中國的追趕能力,特別是遏制其軍事野心。拜登於2022年10月首次實施的晶片制裁對中國和習近平政權是一個嚴重打擊。此後,我們看到了美國發動第二、第三輪更嚴格的制裁。

    中國正將大量國有資本投入晶片領域,試圖挫敗美國的科技戰。中國政府可能會在某些有選擇的細分領域取得一些本土科技的勝利。但總體而言,形勢不容樂觀:中國在晶片領域的發展,經歷了數十年的開支浪費、大規模的腐敗,始終未能超越舊技術水平。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曾毅在最近的兩會上承認,中國的科技公司要趕上美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並警告說兩國在人工智能領域「差距正在擴大」。

    史太林主義和帝國主義

    今天的冷戰與美蘇之間的舊冷戰有著本質的區別(實際上有好幾個區別)。舊冷戰發生在史太林主義蘇聯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集團之間。史太林主義意味著寄生極權官僚機構對國有計劃經濟的統治。它是「社會主義」的一種扭曲模仿,但其經濟制度基礎仍是無產階的,意味著它不是資本主義(儘管毛主義者和史太林主義者在這一點上相當混亂),因此也不是帝國主義。

    相比之下,今天的侵略性權力爭鬥發生在兩個帝國主義陣營之間。這意味著,它可能比舊冷戰更加不穩定、棘手和危險。從20世紀60年代起,俄羅斯史太林主義越來越多地尋求與美帝國主義和解,並遏制全球各地出現效仿史太林主義的新政權。作為帝國主義列強,今天的所有主要勢力都被推向衝突——從對手手中奪走市場、資源和勢力範圍——而當其中一個集團建立在非資本主義基礎上時,這種衝突是不存在的。

    印度對中國

    亞洲是全球資本主義決定性的一個大洲,新冷戰給亞洲帶來了比全球其他地區更大的經濟變化和地緣政治重整。亞洲佔全球國內生產總值的40%,佔全球勞動力的37%。從印度在軍事同盟「四邊安全對話(QUAD)」中的作用以及與美國軍火貿易的增加可以看出,印度已經更加緊密地融入了美國陣營。最重要的是,印度的立場是由其對中國勢力侵犯印度帝國主義利益(尤其是在南亞大陸)的恐懼所決定的。與此同時,莫迪和印度統治階級正試圖將自己定位為「下一個中國」,以便在西方工廠和投資脫鈎撤出中國的同時從中獲利。其中包括相當數量的中國資本家,他們正在將生產轉移到印度、越南和墨西哥,以規避美國的關稅。

    印度在烏克蘭戰爭問題上與華盛頓意見相左,拒絕批評其傳統盟友俄羅斯,也拒絕加入美國主導的制裁行動。但拜登準備在這件事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遊說印度加入對抗中國的經濟和地緣戰略聯盟是一個更大的好處。

    中國在馬爾代夫的影響力不斷加強,這是兩個亞洲巨人之間的眾多爭端之一。在馬爾代夫親中國的新政府與中國政府簽署「軍事援助」協議後,印度軍隊於3月被勒令離開馬爾代夫。中國加強了對孟加拉和巴基斯坦政府的控制,印度現在將這兩個國家視為「中國事實上的衛星國」。

    中國目前擁有吉大港(孟加拉)、漢班托塔(斯里蘭卡)和瓜達爾(巴基斯坦)三大港口,一些評論家將其稱為包圍印度的「死亡三角」。在斯里蘭卡,中國因過度的「債務陷阱」政策而遭受嚴重挫折,這些政策造成了如今已被遺棄的大白象項目。這些項目在群眾鬥爭中成為民眾憤怒的象徵,迫使斯里蘭卡總統於2022年逃離斯里蘭卡。

    正如中國在馬爾代夫以印度為代價所做的那樣,印度迅速利用了中國的困境。去年,印度與斯里蘭卡達成了多項能源和基礎設施交易,包括連接兩國的石油管道和能源網。

    新冷戰的盟友並不是在所有問題上都步調一致,但這並不能否認世界帝國主義衝突正集中於兩大集團這一事實。如今,西方集團內部就對俄代理人戰爭支持烏克蘭的問題上緊張關係日益加劇。歐洲各國政府擔心,如果特朗普當選總統,他可能會切斷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支持,從而導致俄羅斯獲勝。美國不太可能完全切斷軍事「援助」。但重要的是,特朗普和極右翼共和黨人的論點是「烏克蘭是一場錯誤的戰爭」——這意味著軍費開支應該用來對付中國。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議程一旦實施,將使對華貿易戰急劇升級。他威脅要將針對中國的關稅從目前的25%提高到60%以上。

    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3月通過的法案,意味著除非字節跳動將其所有的TikTok(抖音海外版)出售給一家非中國公司,否則TikTok將在6個月內於美國被禁。TikTok事件預示著未來的發展,也表明瞭中美帝國主義爭鬥的真正發展方向——沒有「降溫」,而是相反。拜登表示,如果參議院通過新的TikTok法案,他將簽署該法案。拜登與共和黨人在對華政策上的分歧很小。

    那特朗普呢?

    中美之間的「大脫鈎」已經是一個明顯的趨勢。如果特朗普再次當選,他的政策將強化這一進程,並可能引發全球大蕭條。去年,墨西哥超過中國,成為美國最大貿易夥伴。中國現在位居第三。如果特朗普當選總統,以美國為首的集團內部的緊張局勢將會加劇。一個更加不穩定、不可預測的時期很可能會開始。在國內,特朗普的極右翼綱領也會帶來對工人、婦女、移民和LGBTQ群體的攻擊加劇,或將觸發群眾抗議。

    儘管特朗普回朝會帶來不穩定因素,但民主、共和兩黨在應對中國資本主義挑戰方面有著共同利益,而這將使西方集團團結在一起。同樣,反擊美國的共同需要也是維繫中國與俄羅斯、伊朗和其他國家(北韓、巴基斯坦)集團的粘合劑。

    在這個集團中,俄羅斯和中國之間也存在緊張關係。烏克蘭戰爭持續的時間越長,俄羅斯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性就越大、越像是殖民關係的依賴。這對俄羅斯統治階級來說是一種恥辱。但這會導致他們與中國決裂嗎?俄羅斯是二流帝國主義勢力。儘管它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和龐大的核武庫,它的經濟規模只有中國的十分之一。如果克里姆林宮脫離中國,它能與誰結盟?普京別無選擇。

    同樣,中國不能果斷地與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保持距離,也不能支持美國的制裁。這對習近平政權有什麼好處?在烏克蘭戰爭問題上拋棄、孤立俄羅斯決不會恢復中國政權與美帝國主義的關係。西方資本主義集團不會放鬆對中國的經濟和地緣戰略壓力。時光不能倒流。

    今天的馬克思主義者是在這樣一個情況下開展工作的:全球資本主義結構發生決定性、不可逆轉的變化,舊時代結束,新時代開始。對於能夠制定明確的觀點和政策、重建一個戰鬥的國際主義工人運動來說,首先要做的便是瞭解什麼是帝國主義、為什麼帝國主義今天通過兩個根本敵對的集團表現出來。我們的任務是在帝國主義毀滅我們之前終結它。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