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4日
More

    邯鄲初中生殺人埋屍 中國學生面臨的隱憂

    朱䴉 中國勞工論壇

    3月10日,河北邯鄲13歲的初中生小光(化名)被三名同學殺害,其生前曾遭鐵鍬多次毆打,屍體在當地一個廢棄蔬菜大棚中被挖出時已不成人樣,據悉,三人在作案前一天就對埋屍坑進行提前挖掘,過程中分工有致,轉走小光微信中的餘額後還不忘將證據丟入沼澤銷毀,顯然是有預謀的殺人,如此駭人聽聞的案件究竟為什麼會發生?

    校園欺凌

    幾人就讀學校的校長對此稱「完全出乎意料」,好像全然不知小光在此之前就已經承受了長期的校園欺凌。但根據華中師範大學2019-2020年的調查,中小學校園霸凌的發生率大概為32.4%(這是可能被低估卻絕不容小覷的數據),在中國青年報2017年的調查中,更是有86%的受訪者認為身邊存在某種形式的校園「冷暴力」,可見校園霸凌是一個極其普遍的現象,但是大多數學校的管理者都選擇輕視。

    但這終歸只不過是掩耳盜鈴,邯鄲殺人案這類事件過去數之不盡,之後還在重演,就在那不久之後,兩段分別拍攝於南充(3月14日)和陽泉(3月17日)的影片在網路上廣泛流傳(霸凌者在廁所中對同學進行拳打腳踢)、3月22日宿遷15歲少年被13歲少年捅死、3月24日晉江13歲少女留下無法忍受霸凌的遺言後跳樓身亡。 這些「極端個案」無情地重複生長著,每一個「意外」逝去的生命,都從局部映射出整體的殘酷。

    邯鄲悲劇反映很多嚴重問題。校園霸凌的災難相當普遍,並且正在增長。這與兒童和青年面對的高壓環境及貧富差距有關,而留守兒童使問題更複雜。在這次邯鄲的事件中,留守兒童正是一個重要因素。

    留守兒童是因為父母外出打工而留在家鄉的孩子,他們往往缺乏父母的陪伴和適當的監護,而且容易出現心理問題。一篇《邯鄲留守兒童殺人事件,是這個社會成年人的悲劇》文章提到,中國外出務工人員子女人數(即留守兒童)達到1.3億,超過了全國兒童總數的40%。據中國教育統計資料,2023年,義務教育階段的農村留守兒童的數量是1550.56萬。

    2019年度《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的研究報告,其中江西、安徽、雲南三省的調查數據顯示,樣本中兒童遭受精神暴力的發生率為91.3%,軀體暴力的發生率為65.1%,有3成和4成的兒童分別遭受過性暴力和忽視。

    2019年2月,北京大學第六醫院黃悅勤教授等在醫學雜誌《柳葉刀》發表研究文章,據當中數據計算,超過9500萬中國人一生當中得過抑鬱症。而《人民日報》曾報道,2020年中國青少年抑鬱症檢出率為24.6%,部分孩童長期處於情緒低谷。但精神科醫生在中國卻極為短缺。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的數據統計,截至2021年年底,中國精神科醫生數量達6.4萬人,只占全國醫師數量的1.49%。這些都是學童社會問題背後的禍因。只有大幅增加醫療資源並由工人民主控制,讓人人免費享用,才能解決這些問題。

    「中國式教育」

    典型的「中國式教育」或資本主義式教育就是:鼓吹所謂「個人奮鬥」(而家境較好的學生可以透過家庭支持,輕易擁有好出路),對霸凌的默許,再加上對紀律的不斷強調,透過空間上的分班和座位安排(往往帶有羞辱性)、時間上的作息控制、肉體上的規訓(坐姿要求和跑操的步調)等手段不斷刺激學生的頭腦,使他們服從資本主義的秩序。資產階級的學校作為對生產關係進行再生產的意識形態國家機器而存在,其結果自然是資本主義剝削關係的不斷複製,而副作用則是學生群體中預備役工人普遍的狂躁和抑鬱。

    未來需要改變,我們要求對如今的教育體系進行改造,需要由教職員、學生與家長民主制定課程與政策,從各方面廢除旨在奴化的校園秩序,並且大量增聘社工和心理輔導等公共資源來援助被欺凌者。學生應有權組織獨立學生會,監測和製衡霸凌現象,並有權通過民主程序懲罰霸凌者。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