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4日
More

    美國:戰爭機器鎮壓學生反戰示威

    當局正進行兇猛鎮壓

    Jesada Jitpraphakhan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4年5月1日)

    4月30日(周二)晚上,數百位紐約市警察身著完整的鎮暴裝備,闖入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校園。哥倫比亞大學是全美有近百個學生抗議營地中的第一個,以聲援被圍困在加沙的民眾。當天早上,一群抗議者就已經發起佔領漢彌爾頓堂(Hamilton Hall),並重新將其命名為「欣德堂 (Hind’s Hall)」, 以紀念今年初被以色列軍方炸死的6歲巴勒斯坦女孩。抗議學生拒絕離開,直至校方接受他們的訴求——自以色列撤資、實現財政透明、赦免有紀律的抗議者。然而荷槍實彈的警察攻入了大樓二樓,使用閃光彈壓制大樓內50名抗議學生,並且將他們的雙手用束帶綁在身後。當天晚上,哥倫比亞大學和紐約市立學院附近共有282人遭到逮捕。

    這僅是最近一次的兇猛鎮壓。在校園出現紮營抗議、反對以色列針對加沙的種族滅絕戰爭之際,大學校方和當地警察已沆瀣一氣,扼殺爆炸性的校園抗爭。戰爭已白熱化,而過去兩周以來,全美學生透過不斷升級的運動策略來表達他們的憤怒。他們最主要的訴求,就是要求學校從支持以色列圍攻加沙的企業撤資。

    大學校方以全面鎮壓作回應,包括停學、開除,以及在本文撰寫時,已有超過1000位學生被捕。拘捕過程往往非常暴力。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民眾目擊到警方膝蓋強壓示威者的脖子。在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抗議學生被警方噴灑辣椒水,並以擅自侵入罪名遭到起訴——可面臨2000美元罰款及6個月徒刑。3名學生在美國范德堡大學靜坐而遭到退學。在其他一些大學,也有數名學生遭到停學並從校園宿舍驅離。美國南加州大學則是取消其支持巴勒斯坦的穆斯林畢業生的致辭演說,並且取消其主要典禮。重要的是,許多學校工作人員也正組織起來,保衛學生免於校方鎮壓,有些甚至因此遭到逮捕。

    面對學生運動的大規模浪潮,各主要學店大學們陷入兩難境地。他們背負大學做為自由主義和言論自由堡壘的名聲壓力,但歸根結底,他們支撐著政治建制,校內高層反對大學運作遭到干擾,以求一切如常運作。大學的自由思想避風港的形象,本是做為西方資本主義的其中一個洩壓口,但是當抗議逐漸威脅到社會穩定,或成功地普及了反上位者訴求時,校方就會停止容許自由思想。美國國會也跨黨派對此擬訂新法案,進一步在法律上定義反猶太主義,由此幫助校方更容易對付巴勒斯坦團結抗議。面對這一波的抗議,大學高層都基本沒有作出任何讓步:只有大棒,沒有胡蘿蔔。

    在過去幾個月來,在群眾的怒火之下,以色列最堅定的盟友美國被迫承認這場大屠殺的殘忍,並開始斥責以色列的粗暴手段。不過近期以色列和伊朗衝突升級,再次給美國藉口全力支持以色列,其中包括近期美國國會通過的260億美元對以色列軍援。當然,以色列對拉法發動地面侵略,將會再次踩到拜登的「紅線」,現有的支持手段也將面臨問題。

    大學管理層和董事會們代表美國資本主義統治階級的自由派一翼,他們希望阻止反戰運動升級,尤其今年是美國選舉年,拜登的選情疲弱、不受歡迎。隨著學年即將結束,大學高層期望,如果運動的擴大能在幾週內消退、運動無法取得勝利,那麼運動在暑期就會很難重組,社會和平也能很快恢復。

    大學高層能否得逞仍難以定論。許多學生都是初次參與社會抗爭,並沒有經歷過士氣低迷——2020年「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未能在全國範圍鞏固重大勝利,士氣低迷便隨之而來。部分勞工運動採取行動反對這場戰爭,但遠未充分發揮其潛力。對拉法的全面、殘酷的入侵,可能會促使運動進一步升級。

    為了運動的存續與成功,運動必須持續成長。我們需要組成全國會議,將各學校學生活動人士聚集在一起,協調下一步行動。這樣一個會議需要關注的關鍵內容,或許是準備在今年八月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發起集會訴求永久性停火。 主戰的拜登將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上被推舉為民主黨候選人,而在會場發起一場充滿活力的群眾抗議,可為數十年來最重要的反戰運動提供必要的推動力。

    1. 我們呼籲全面赦免學生抗議者,反對鎮壓!
    2. 大學應從與殘酷佔領巴勒斯坦有聯繫的國家或私人機構撤資
    3. 將鬥爭傳播到每個校園,建立大規模學生、工人反戰運動
    4. 各大學工會應發起罷工,與學生的抗議運動協調
    5. 號召全國範圍的罷課,關閉全國各地的校園
    6. 終結美國所有對以色列的軍事支持,我們需要永久停火,並結束對巴勒斯坦的佔領和圍困
    7. 反對拜登和特朗普,建立一個反戰的新工人政黨
    8. 建立社會主義巴勒斯坦、社會主義以色列,作為中東社會主義聯邦的一部分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