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8日
More

    為什麼中國的「基建狂魔」模式最終崩潰

    抵抗 中國勞工論壇

    中國80%的城投債已經無力還債。城投債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期設立,並由地方政府擁有的融資方式,目的是將大量的債務融資投資引向基建項目,同時將這些投資保持在「賬外」。這樣,地方政府可以很大程度掩蓋不斷膨脹的債務。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城投債的總債務現在達到了66萬億元人民幣(約9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GDP的50%。這些債務最終將不得不被一筆勾銷,永遠不可能被償還。

    「殭屍化」

    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陷入「殭屍化」:它們被迫執行大規模的緊縮計劃,削減工資發放總額和服務,延遲支付工資和供應商款項,出售政府擁有的資產。債務償還現在消耗一半的地方政府收入。在受影響最嚴重的省份,這個比例要高得多。到2024年,北京已經命令12個省份砍掉數千個基建項目——僅雲南就被砍1500個項目。

    隨著房地產部門和地方政府危機的加劇,下一個可能斷裂的薄弱環節是金融系統。美國的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估計,城投債貸款佔中國銀行總貸款的20-25%。中共政權一如既往地進行大規模的掩蓋,隱藏這些數據,因為這些數據恐將觸發全面的金融恐慌。

    我們已經看到幾家地方銀行陷入失敗,中共當局安排較大的銀行進行救助。隨著危機的加劇,最大的銀行——名義上由中共獨裁控制——正在抗拒這些命令,而是選擇減少對中、小型銀行的貸款披露。多米諾骨牌中較小的那張將首先倒下。

    這種情況特別發生在河南、內蒙古和遼寧等問題嚴重的地區,那裡的房地產危機最為嚴重,造成多家地方銀行倒閉。

    中國經濟已進入長期的蕭條階段:蝸牛般的GDP增長、生產過剩和需求疲軟導致通縮,以及多重債務危機。這就是經濟「日本化」,是資本主義危機一種形式,成因在於中國過去的經濟增長模式基於高水平信貸驅動、以及對於住房和基建的投機性投資,而這一模式正逐漸崩潰。

    住房對普通人來說太貴,而主要成為金融投機的對象。從社會角度來看,許多基建完全沒有必要,而且更是財政上的浪費。資本主義開發商(恆大和碧桂園等)進行冒險投注,以滿足主要來自房地產「投資者」階層的需求,從而推動了全球最大的房地產泡沫的成長。在2021年房地產崩潰之前的高峰期,每三套房子中就有超過兩套不是買來住的。

    為了消除與私人住房市場的競爭、避免抑制飛漲的房地產價格,地方政府故意限制社會住房部門的發展。大約3800萬人生活在公租房中,而這還不到中國人口的3%。與之相比,英國有17%的人住公租房。因此,而中國「共產」黨統治者在住房私有化上,做得比撒切爾夫人還要徹底(撒切爾夫人開創了英國公共住房股份私有化)。

    大白象

    用城投債債務建造的許多「耀眼」基礎設施都是面子工程,對大眾來說價值有限或毫無價值。貴州在滑雪勝地上投入了數十億元人民幣,而這些地方在一年中通常只能維持一個月的積雪。

    70%的高速公路項目和90%的鐵路項目超出了預算。2016年的一項研究揭示,2/3的交通項目從未達到其預計的交通量。文明世界的高鐵系統只有極少數人使用,對農民或工廠工人來說幾乎沒有實際價值。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