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4日
More

    右翼民族主義:僅僅是「荒誕」嗎?

    卯生 中國勞工論壇

    今年來,中國的右翼民族主義分外活躍,掀起了起訴莫言、舉報農夫山泉等一陣陣風波。對社會主義者來說,我們必須明白,這種現象絕非僅僅是一種荒誕的非理性行為。中共獨裁政權培育反動的民族主義和仇外思想,並袒護傳播這些思想的人,以此來轉移人們對其自身災難性政策的注意力。同時,通過這種加強白色恐怖氛圍加強獨裁。有時,中共就像《科學怪人》的怪物一樣,失去了對其煽動力量的控制。

    對莫言的「左翼」批判?

    莫言在作品中不斷「反思」中共的革命、執政歷程,於是,莫言被很多網民指責為「還鄉團」、「為地主翻案」;如此種種批判長期以來一直存在,但直到微博用戶「說真話的毛星火」指責莫言侵害了英雄烈士、並向法院提起訴訟,才引起了軒然大波。用他在博文中的話來說,他這樣做是為了「維護新中國和人民」、「打擊文化漢奸」。

    但他的這種批判真的如同他所使用的詞彙一樣,是左翼的嗎?

    並不是。

    這場以先烈為名的鬧劇看似是在維護革命傳統,但其動機並不出於社會主義立場;恰恰相反,這種批判是在維護資本主義秩序。我們固然不敢苟同莫言作為深深嵌入資本主義秩序內的異議者對當代中國歷史的「反思」,但同樣需要指出的是,「說真話的毛星火」之流民族主義者對莫言的批判只是使用了左翼的偽裝,其本質上還是服從於資產階級政權壓制異見的需要,並不具備革命性。

    被圍攻的農夫山泉

    在娃哈哈和離世的宗慶後被官媒塑造成為了「愛國企業」與「愛國企業家」的典型的同時,娃哈哈的競品農夫山泉則陷入了一場「辱華」的輿論風波之中。民族主義者通過吹毛求疵、尋章摘句,指責農夫山泉「包裝媚日」、「集團繼承人是美國籍」,一度重挫了農夫山泉的股價與銷售額。

    這種行徑看似瘋狂,但實際上完全遵循了民族主義的邏輯。中共在過去幾年中一次次地通過尋章摘句調動起了「反對辱華」的民情,由此培育出的民族主義分子積累了強大的慣性,尋找一個企業「辱華」的證據簡直毫不費力——而農夫山泉作為「愛國企業」的競爭對手,順理成章地成為了「辱華」風波的主角。而至於官方,雖然中共口頭上力挺民營經濟,但近年害怕民企權力過大並不聽從當局指揮政策,因此通過鎮壓加強對資本的控制,而民族主義輿論攻擊也是幫助鎮壓的一種手段;而「辱華」向來是極為嚴重的指控,一旦官方支持了這場輿論風波,那麼隨之而來的一定是封殺。這種微妙的政商關係導致了長期依賴民族主義的中共反而不得不遏制事態,扮演和事佬。

    要進一步理解這些乍一看非常荒誕的事件,就要回到當代中國的現實政治中去。

    與官方的宣傳相反,中共政權的資產階級性質決定了它是以民族主義為底色的資本主義獨裁官方意識形態與其他意識形態作鬥爭——其中也包含了對馬克思主義的壓制。作為一種對外迎合 「反對美西方」的冷戰宣傳,對內支持資本主義秩序的意識形態,右翼民族主義成為了中共的天然盟友,並在中共的默許、縱容甚至支持之下,獲得了不可忽視的影響力。

    右翼民族主義失控

    雖然中共也不得不批判起訴莫言、舉報農夫山泉的行為是過火的「假愛國主義」,但在新冷戰逐漸發展,國內危機加深的情況下,民族主義的支持對於中共愈發不可或缺;這也決定了中共政權並不會真正打壓右翼民族主義,只會縱容其繼續升溫,同時盡力避免失去最終控制權。

    右翼民族主義者酷愛宣稱自己也是「為了人民」的,但今天的「人民」需要的是更高工資、終結住房危機、為年輕人提供就業機會、不再有「996」奴隸制、不再有中共給婦女拴上的「鐵鍊」(讓她們只能當母親和妻子)、終結警察鎮壓,以及言論自由和罷工權等基本民主權利。民族主義者對這些問題提供不了任何答案。他們只能表現「民族主義憤怒」。中國人民的出路並不在於高舉民族主義旗幟,把自己綁在帝國主義的戰車上——恰恰相反,只有堅持國際主義和工人階級的立場,為社會主義而鬥爭,才是唯一的出路。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