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More

    台湾:不要假能源转型 要反资的能源革命

    左仁/苏学岭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藻礁公投在疫症下延至12月举行。这场运动挑战亲资能源政策、争取到广泛支持,成为了刺穿蔡政府民意泡沫的第一支针。在群众反对声音的压力下,政府提出号称避开藻礁的外推假让步方案,但还是不得民心。藻礁公投仍有41.1%支持度,可见蔡政府的政策已受到巨大挑战。

    外推是政府假让步

    藻礁公投运动联盟认为这是假让步,坚持迁址。政府宁愿加码到1300亿盖外推三接,却不愿拿来推动可再生能源,本来可以更有效保护环境 ,但只为维护石化燃料利润、以及让财团逐利的“备转容量”储备发电。“燃气过渡到绿能”完全是政府用来拖缓绿能放任空污的谎言。天然气还是化石燃料,虽然燃烧排放的二氧化碳比煤少,但开采时有甲烷逸散的问题,而输送过程势必外泄可观的甲烷,且甲烷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90倍。我们社会主义者反对一切石化燃料,而应该全面采用绿色能源。

    蔡政府及财团刻意将三接与废核对立起来,仿佛让民众只能选择破坏藻礁才能防止核电复辟。其中联贷给三接营造商的兆丰等银行声称自己支持“非核家园”,这种形象宣传技俩背后目的只是牟利。

    不要假能源转型,要能源革命

    民进党2030年绿能目标只是要达两成,但全球可再生能源占比已逾27.3%,可见台湾的目标远远落后。而今民进党政府为了巩固支持,跟随欧盟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2050净零碳排”(届时全球将有3.5亿人死于气候异常)。西方所谓“净零排碳”并不代表着停用石化燃料、全面用再生能源,而是寄望届时有足够的科技消除大气的碳化物,或者让企业购买“绿色”排碳额。例如,台积电宣布2050使用绿能和净零碳排,并在屏东设置太阳能板的同时,却要摧毁1200公顷的森林。

    上述事实已证明“能源转型”只是麻痺群众的舆论宣传。要我们只要静待政府的部署就会循序渐进解决迫在眉睫的气候危机。但事实是,若不彻底消灭资本主义制度,由工人阶级公共民主计划经济,正如2018年联合国的气候报告所指,现时的气候暖化会在八年半内将迎来不可逆的气候灾难。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能源革命”。

    批判右翼政党及NGO

    向来为台积电等财团和民进党护航的台湾基进,却说藻礁抗争者只会在家吹冷气。基进党完全是民进党政府的打手,而且其纲领是亲资本主义的,它带着比执政党“更台独”、“更开明”的假面具,实际上更加依附着财团,是帮助“吃电怪兽”的企业转移注意力。绝大部分的耗电和排碳源头来自大企业。台湾仅10间企业就制造全台逾四成的温室气体,其中包括中油、台泥、台积电等。2015年台湾0.1%有钱人的碳排量是50%基层民众的314倍。

    政府的方案招降了部分专家和环团NGO,分裂公投运动。

    政府的方案招降了部分专家和环团NGO,例如地球公民基金会、北海岸反核行动联盟等,使公投运动陷入分裂。NGO并没有改变社会制度的替代方案、遑论反对资本主义的纲领,他们将问题去政治化,只能在多个现行体制内的烂方案之中选一个,期望在社会各阶级的利益之间找一个“平衡点”。但在资本巨兽与受压迫的群众之间找平衡点,就是自然成为压迫者的帮凶。

    什么是能源革命?

    从我们ISA分裂出去的“国际社会主义前进ISF”采取了机会主义、改良主义的NGO立场。他们将解决气候危机与推翻资本主义割裂开来。在其刊物《盗火者》创刊号的一文《能源转型如何走得更尽善尽美(!!)》里,指“政府需要拿出决心”加大投资绿能。他们认为,只要苦口婆心地劝喻民进党政府,使他们加大改革力度,而不需要从资本家手中夺回整个经济,也可以“民主管理”能源转型。真正革命社会主义者的任务不是要阶级敌人下决心做好事,而是向群众揭露资产阶级根本无心、无能解决危机,从而动员群众斗争彻底改变制度。

    真正的能源革命将会直接打击资本家的利益,也会挑战蓝绿白政党的利益,因为群众斗争、向财团课重税,这些必然受到资本家的抵制甚至撤资。因此能源革命运动必须将电力、运输、金融和所有关键产业民主公有化,意味着剥夺资本家的私有财产,才能交由工人阶级与受压迫族群共同民主控制。否则权力一天在资本家手中,普通民众没可能有效监督。在民主公有制下才可以全面改用绿色能源、废除所有石化燃料,并以民主计划来改组经济。只有国际的社会主义共同合作,才能解决跨国的气候危机。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