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More

    中国:新的冷战,新的太空竞赛

    李甬 中国劳工论坛

    过去半年可谓是中国航天工程项目密集式连环启动的日子。自去年年底起,总计有完成月球探测器“嫦娥五号”航天任务、火星探测器“天问一号”成功着陆并运行、成功发射“神舟十二号”载人航天火箭,并首次让三名宇航员长时间驻留其空间站“天和”号核心舱等等。再加上其他卫星系统的陆续构建和升级,如中国版的GPS“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令人关注中国的航天技术的发展水平。

    民族主义宣传

    中共政府亦非常积极地将这一系列的科技成就为自己的民族主义宣传添油加醋,以巩固自身的执政威信。这些宣传甚至显得过火,比如在5月初,印度新冠疫情猛烈爆发之时,正值中国空间站“天和”号发射升空及顺利入轨。中共政法委的官方微博帐号“中国长安网”发了一则微博,配图竟将中国的运载火箭点火发射的照片与印度防疫人员火化染疫死者的照片并列,并配以文字“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对印度的疫情惨剧加以冷嘲热讽,这视人命如草芥的轻佻冷血态度反令大量民众感到心寒和反感。甚至连右翼民族主义报刊《环球时报》的总篇胡锡进都公开表示此举不妥,因而被网军攻击不够爱国。可见当初煽动民族主义的人也开始遭到反噬。

    面对中国航天计划竞争,在五月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美国太空总署署长比尔·纳尔逊表达担忧。特别针对中国2030年的登月计划,他提出了加大对发展载人地外登陆系统的投资。

    中美新冷战的背景下,这一举动令人联想到中美之间是否也会像半个世纪前的美苏冷战一般展开新一轮的太空竞赛。当然中美冲突是为了市场和经济力量而非意识形态的。

    虽然客观上中国的航天技术近年发展的确相当迅速──这也给予了中共自我吹嘘的底气,但技术水平上与美国相比依然存在相当的差距。特别是在重型运载火箭的有效酬载量乃至产量上,两者甚至有着三十至五十年的技术距离。

    现时,中国最新锐的现役“长征五号”火箭只有25吨的低轨道酬载量,假如要进入月球轨道的话,酬载量最多只有9.4吨。相比之下,美国60多年前的“土星五号”火箭有着45吨的月球轨道酬载量以满足登月任务所需。

    另一方面,在生产技术上,中国的火箭建造依然处于人手组装的水平上,生产技术离产品化量产化相距甚远。对工作人员的个人的技术水平和稳定性有着极高的依赖性,这对于排除系统隐患,优化系统结构非常不利。对比SpaceX的成熟量产航天器和发动机,马斯克甚至声称目标是每天生产一台“猛禽”火箭发动机,测试“星舰”原型机的发射频率达到一到两个月内就发射一次,两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代差。

    放肆的资本

    半个世纪前的太空竞赛,客观上推动了技术的进步,但本质上更多是国家的面子工程。因此当年技术的发展亦随着苏联登月竞赛中失败大幅放缓。而现在,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的航天技术,到底都是在为帝国主义冲突与资本服务。而SpaceX作为一家私人资本所拥有的公司有时甚至让人感觉这是马斯克的私人玩具。2018年马斯克用猎鹰重型运载火箭将一台特斯拉Roadster跑车和假人送入日心轨道,此举除了用作吸引眼球的广告宣传外没有多大的科研价值,徒增一具太空垃圾。这亦生动了展示了太空技术假如不为公共拥有、人民民主管理的话,统治阶级和资本家能闹出多么荒唐的举动。

    社会主义者认为科技的发展必须以全人类的福祉和全世界的未来为基础,现时太空航天技术已日渐成熟。中美主导下的资本主义制度正在制造气候危机,破坏地球,而新冷战的竞争使这情况进一步恶化。但首先的目的却只是为帝国和资本的利益所服务,技术的进步为我们所提供的生活便捷不过是利润的副作用。而当太空技术被帝国和资本所垄断时,往往反而会阻碍技术的发展和限制民众的应用(如我们日常生活所应用的GPS系统,其定位精度实际上是被美国政府故意降低的)。因此我们必须终结资本主义的统治与帝国主义的冲突,铸剑为犁,以解放更先进的生产力和技术发展。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