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More

    甘肃马拉松悲剧:政府的默许与资本的狂欢

    卯生/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在5月22日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中,由于大风、降水、降温,21 名参赛选手死亡,8人受伤。这场悲剧表面上源于天气变化,但人祸也恐怕不可忽视。沿途安全保障远远不够,物资准备、赛事熔断、应急救援等等几乎所有可能挽救回选手生命的机制都存在严重不足。

    根据省委省政府的调查组结论,这次马拉松中重大伤亡的原因是“赛事组织管理不规范、运营执行不专业”;这一结论固然道出了组织运营上的问题,但也回避了问题的本质:资本主义对体育赛事的剥削牟利、体育赛事完全缺乏民主控制。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 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表示“我国体育产业……还存在一些体制机制问题”。所以,他们对于这种体制问题选择了什么解决方法呢? 

    答案是市场化。中共为体育发展所设定的目标是完善市场机制、发挥市场作用、努力扶持企业发展,力争在2025年让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根据国务院在文件中的观点,市场化显然是有利于“进一步促进公平竞争,降低赛事和活动成本”的。通过商品化、市场化,健身成为了新自由主义进军的一片蓝海, 地方主办的体育赛事井喷式增长;据新京报统计,如今全国80%以上的马拉松比赛是在最近五年才出现,而在6.63余万家体育赛事活动策划相关企业中,成立时间在5年内的就有5.7万家。这种不受监管的疯狂扩张是由利润驱动的,而不是为满足社会需求而发展起来的多样化、廉价的大众体育运动。

    体育产业市场化

    这些蜂拥进入赛事策划的企业总体水平相当可疑。以本次越野赛的举办方晟景公司为例,全公司上下只有12个人,且基本上没有从事体育赛事的专业背景; 但这样一个公司就已经可以轻松地与本地官员达成交易,进而组织赛事——如果没有事故的发生,那么在同时收到报名费、赞助、政府补贴的情况下,体育赛事的主办方将能够取得高额收益;通过越野赛来宣传景区、促进消费,地方政府也受益良多。所以,对于地方政府与体育公司而言,一般情况下,举办赛事都是一种“双赢”,哪怕举办方并不具备相关资格,哪怕政府作为“承办单位”只是挂名的。

    但这种双赢只存在于市场意义与声望意义。据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政府不一定会评估运营方到底靠不靠谱”;政府渴望获得政绩,体育赛事活动策划相关企业渴望捞金,在这样一种不负责任的氛围下,赛事风险被视为商业风险,主办方对于安全保障、赛程设计等的考虑也都服从于企业盈亏,而非选手的生命安全。

    于是,5月22日,选手们走上了一场由一心谋利的主办公司和挂名的政府主办的越野赛的赛道。而此时,那场致命的风雨已经在空中酝酿了; “无声的跑者消失在狂暴的风雨中”。

    我们主张: 

    没有社会主义变革,体育爱好者永远都会受欺骗。

    资本主义正在侵蚀体育界。全球各地皆如是。尽管少数顶级的职业运动员的薪水非常高(是过高了!),但体育事业(尤其是职业水平的)是极其不民主和剥削性的。在 2021 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上,丹麦球员埃里克森(Christian Eriksen)在对阵芬兰的比赛中突发心脏病倒地,需要在球场上进行紧急救生治疗,使无数观众感到不安。比赛暂停了,但在大型赞助商和电视公司的压力下,只暂停了两个小时。丹麦球员当然因此事遭受严重打击,最终输给了芬兰。

    扭曲的体育

    社交媒体上引发了一场关于主办方不将比赛推迟到另一天进行的作法不人道的辩论。此事件发生于今年早些时候足球界“欧洲超级联赛”的大丑闻之后。球迷起义(曼联球迷之前以入侵老特拉福德球场的方式,非常有效地进行抗议)迫使曼联和尤文图斯等大型俱乐部放弃了他们的抢钱计划。体育产业不仅被被亿万富翁所有者的欲望所扭曲,而且完全缺乏民主控制,也没有社会所有权(因而可以向大众而非少数精英开放)。社会主义体育政策涵盖设施、俱乐部和协会的公有制,以及俱乐部和协会成员、工作人员、爱好者和更广泛的工人阶级社区的民主控制。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