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5日
More

    甘肅馬拉松悲劇:政府的默許與資本的狂歡

    卯生/抵抗 中國勞工論壇

    在5月22日的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中,由於大風、降水、降溫,21 名參賽選手死亡,8人受傷。這場悲劇表面上源於天氣變化,但人禍也恐怕不可忽視。沿途安全保障遠遠不夠,物資準備、賽事熔斷、應急救援等等幾乎所有可能輓救回選手生命的機制都存在嚴重不足。

    根據省委省政府的調查組結論,這次馬拉松中重大傷亡的原因是「賽事組織管理不規範、運營執行不專業」;這一結論固然道出了組織運營上的問題,但也回避了問題的本質:資本主義對體育賽事的剝削牟利、體育賽事完全缺乏民主控制。2014年,國務院發佈的《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 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表示「我國體育產業……還存在一些體制機制問題」。所以,他們對於這種體制問題選擇了什麼解決方法呢? 

    答案是市場化。中共為體育發展所設定的目標是完善市場機制、發揮市場作用、努力扶持企業發展,力爭在2025年讓體育產業總規模超過5萬億元。根據國務院在文件中的觀點,市場化顯然是有利於「進一步促進公平競爭,降低賽事和活動成本」的。通過商品化、市場化,健身成為了新自由主義進軍的一片藍海, 地方主辦的體育賽事井噴式增長;據新京報統計,如今全國80%以上的馬拉松比賽是在最近五年才出現,而在6.63餘萬家體育賽事活動策劃相關企業中,成立時間在5年內的就有5.7萬家。這種不受監管的瘋狂擴張是由利潤驅動的,而不是為滿足社會需求而發展起來的多樣化、廉價的大眾體育運動。

    體育產業市場化

    這些蜂擁進入賽事策劃的企業總體水平相當可疑。以本次越野賽的舉辦方晟景公司為例,全公司上下只有12個人,且基本上沒有從事體育賽事的專業背景; 但這樣一個公司就已經可以輕鬆地與本地官員達成交易,進而組織賽事——如果沒有事故的發生,那麼在同時收到報名費、贊助、政府補貼的情況下,體育賽事的主辦方將能夠取得高額收益;通過越野賽來宣傳景區、促進消費,地方政府也受益良多。所以,對於地方政府與體育公司而言,一般情況下,舉辦賽事都是一種「雙贏」,哪怕舉辦方並不具備相關資格,哪怕政府作為「承辦單位」只是掛名的。

    但這種雙贏只存在於市場意義與聲望意義。據中國新聞週刊的採訪,「政府不一定會評估運營方到底靠不靠譜」;政府渴望獲得政績,體育賽事活動策劃相關企業渴望撈金,在這樣一種不負責任的氛圍下,賽事風險被視為商業風險,主辦方對於安全保障、賽程設計等的考慮也都服從於企業盈虧,而非選手的生命安全。

    於是,5月22日,選手們走上了一場由一心謀利的主辦公司和掛名的政府主辦的越野賽的賽道。而此時,那場致命的風雨已經在空中醖釀了; 「無聲的跑者消失在狂暴的風雨中」。

    我們主張: 

    沒有社會主義變革,體育愛好者永遠都會受欺騙。

    資本主義正在侵蝕體育界。全球各地皆如是。儘管少數頂級的職業運動員的薪水非常高(是過高了!),但體育事業(尤其是職業水平的)是極其不民主和剝削性的。在 2021 年歐洲足球錦標賽上,丹麥球員埃里克森(Christian Eriksen)在對陣芬蘭的比賽中突發心臟病倒地,需要在球場上進行緊急救生治療,使無數觀眾感到不安。比賽暫停了,但在大型贊助商和電視公司的壓力下,只暫停了兩個小時。丹麥球員當然因此事遭受嚴重打擊,最終輸給了芬蘭。

    扭曲的體育

    社交媒體上引發了一場關於主辦方不將比賽推遲到另一天進行的作法不人道的辯論。此事件發生於今年早些時候足球界「歐洲超級聯賽」的大醜聞之後。球迷起義(曼聯球迷之前以入侵老特拉福德球場的方式,非常有效地進行抗議)迫使曼聯和尤文圖斯等大型俱樂部放棄了他們的搶錢計劃。體育產業不僅被被億萬富翁所有者的慾望所扭曲,而且完全缺乏民主控制,也沒有社會所有權(因而可以向大眾而非少數精英開放)。社會主義體育政策涵蓋設施、俱樂部和協會的公有制,以及俱樂部和協會成員、工作人員、愛好者和更廣泛的工人階級社區的民主控制。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