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More

    美国反亚裔仇恨犯罪不断增多:原因是什么,工人又该如何与之斗争?

    Rosa Nanasi Haas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在3月16日发生于亚特兰大的一场枪击事件中,8人被枪杀,其中6名受害者是亚裔女性。然而许多新闻媒体拒绝将这场枪击事件称为仇恨犯罪。一名赶到现场的警察说,凶手的动机并非基于“种族”,而是“性”。但是,犯罪嫌疑人罗伯特·亚伦·朗(Robert Aaron Long​​​​​​​)显然同时受到了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思想的驱使。

    这一案件发生在美国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仇恨犯罪猛增的大背景下。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发现,反亚裔仇恨犯罪从2019年的49起增加到2020年的122起,增长了149%。而亚特兰大的枪击案反过来又带来了更多的反亚裔暴力事件——3月晚些时候,一名亚裔美国妇人就在旧金山市中心遭到了两名男子的袭击。

    针对最近的反亚裔暴力以及继发的抗议活动,拜登于5月20日签署了一项法案,但只是通过数据收集“更全面地了解”仇恨犯罪。但是仇恨犯罪的定义依旧过于狭隘,仇恨犯罪的案件也依旧会被漏报,因此拜登对仇恨犯罪进行海量搜集的技术官僚手段和他的法案完全不足以防止仇恨犯罪的发生我们只有回到当前反亚裔仇恨犯罪激增的根源,才能理解反亚裔仇恨犯罪的原因和解决方案。

    日益加剧的仇华情绪根植于中美帝国主义冲突

    仇华情绪在美国有着漫长的历史,今天更是因中美冲突而急剧蔓延。当今美国统治阶级的首要目标是削弱崛起中的中国国家资本主义,在全球范围内重新确立美帝国主义的主导地位;拜登在制定政策时一直在坚持这个原则。他最新的基础设施法案所提供的基础设施支出虽然杯水车薪,但其意图就是 “使美国在竞争中胜过中国”。

    从奥巴马的“重返亚洲”到特朗普的“功夫流感”,再到拜登赢过中国的计划,美国统治阶级正在不断升级与中国的帝国主义冲突。为了让民众支持不断加码的对华经济战和军备竞赛,美国政府和媒体正在对中国进行密集的负面宣传。对于美国新冠疫情应对不力所带来的灾难,特朗普使用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议题来分散群众的注意力——同时也引发了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

    拜登看起来稍有收敛,但他仍然公开而激烈地宣扬民族主义。他继续维持特朗普对中国的关税,重提特朗普关于新冠病毒的“武汉实验室起源”阴谋论;当然,在煽动反华情绪的同时,他又总是假惺惺地做出反对仇恨犯罪的姿态。拜登反华宣传的目标是为升级针对中国的冲突做好舆论准备。相似地,在准备伊拉克战争时,包括民主党人在内的政客和媒体都着力煽动仇视伊斯兰的情绪,同时又对反穆斯林歧视和暴力视而不见。

    与特朗普粗劣、公然的种族主义行径不同,拜登将他的外交政策重点放在了“民主攻势”中。其目的有二:第一,因对大流行病的严重处理不当和特朗普1月6日发动的未遂政变,美国的“民主”声望受到严重打击,所以拜登试图借助“民主攻势”重建美帝国主义的“民主”信誉。第二,拜登试图通过号召反抗残暴的中国极权政权来获得国际支持。但实际上,美国统治阶级只关心为美帝国主义服务的“民主”,他们并不真正关心中国和香港面临残酷镇压的普通民众。所以,我们需要中美之间真正的工人阶级团结来反对镇压。

    资本主义对亚洲人的歧视和仇恨犯罪的历史

    恐华症并不新鲜。美国有着针对亚裔实施暴力的长久历史,并以亚裔作为社会问题的替罪羔羊;而恐华症就是这个历史的一部分。美国统治阶级通过反东亚的宣传分裂工人阶级,并让工人卷入美国在东亚的帝国主义经济和军事冲突。美国第一部因种族和阶级而禁止移民的法律是1882年的《排华法案》,该法案在十年内禁止中国劳工来美,并且取消了华工的入籍资格。 《排华法案》宣称,中国工人在淘金热之后的萧条来到美国窃取人们的工作——值得警惕的是,拜登政府针对中国的发言也沿用了相同的逻辑。

    二战期间,民主党总统小罗斯福认为日裔美国人是潜在的 “第五纵队”,于是下令将所有日裔美国人(大约12万人)关押在“拘留营”里,并出售他们的房屋和财产。日裔美国人就这样成为了美日争夺远东控制权的牺牲品。

    尽管旧日以工人阶级为主体的中国移民使美国人形成了 “苦力”的亚裔刻板印象,但在美国残酷的移民制度下,“苦力”已不再有机会来到美国,美国阻碍工人阶级移民入籍,同时对富有的精英门户洞开,对亚裔美国人的刻板印象已经转变为“模范少数民族”。自1990年以来,美国的移民法一直没有更新对移民人数的限制,单国移民人数始终限制在总移民人数的7%。比起“苦力”,美国雇主更愿意用工程师等高技能专业人士来填补移民配额。而作为之前计划经济的遗产,中国则恰好培养了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他们既维持了中国的经济增长,为中国国家资本主义奠定了基础,又为美国提供了足够的专业移民。但有一技之长的人实在太多,以至于在2018年,就业绿卡的平均排队时长就达到了56年。然而只要在美国投资超过100万美元,就可以跳过排队的过程,直接移民。就这样,曾经的亚裔工人阶级和他们的历史被抹去,聚光灯照射在中产阶级和富有的亚裔人身上。这些富人在电视节目里炫耀财富,创造亚洲富豪移民的新刻板印象。于是,右翼民粹主义者利用了这一刻板印象,让民众对美国富人的愤怒转向了美国亚裔。

    工人阶级在打击仇恨犯罪中的作用

    1980年代,统治阶级试图遏制日本经济的崛起,他们将美国经营不善的汽车工业的衰落归咎于日本,这导致了一系列反亚裔的袭击事件,而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陈果仁(Vincent Chin​​​​​​​)谋杀案。陈果仁被一家底特律汽车厂的经理及其继子殴打致死,他们认为他导致了其克莱斯勒工厂裁员。

    为了回应陈果仁谋杀案,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威胁说,如果凶手继续在克莱斯勒工作,工会就会罢工。那名经理很快就被解雇了。虽然美国汽车工人工会领导层在几周前还通过砸烂日本制造的汽车作秀,激起了经济焦虑和种族仇恨;但他们也证明了工会可以用行动来要求正义,打击仇恨犯罪。工会必须拒绝恐华,既反对保护主义、又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自由贸易协定。美国统治阶级希望通过压榨工人和低薪来“超越”中国,同时将离岸工作从中国转移到泰国、越南或其他美国精英更容易控制的国家。工人们想要阻止美国人失业是可以理解的,但保护主义的本质是为统治阶级服务,最终还是会伤害美国和中国的工人阶级。只有跨越国界团结一致的工人阶级,才能结束这种竞次效应,才能阻止老板们通过榨取更多劳动力来彼此“超越”。工会必须捍卫亚裔成员权利,并与工作场所的反亚裔仇恨犯罪和歧视作斗争。

    攻击亚裔的暴徒的不仅有白人,还有黑人。最近几周,有大量文章指责黑人对亚洲人犯下的可怕仇恨罪行。这些文章提出,一些媒体隐瞒了黑人施暴的事实。这种让黑人与亚裔鹬蚌相争的老掉牙右翼叙事无视了黑人和亚裔社区之间紧张局势背后的阶级矛盾。20世纪60年代,当美国从配额移民转向“技能移民”时,一波受过大学教育的中产阶级韩国移民来到美国,但他们因歧视和语言障碍找不到本行工作。于是,他们在资产更便宜的黑人社区成为了小企业主,加上当地的贫困,黑人小企业的发展收到窒碍。这引发了双方的怨恨,最终在20世纪90年代洛杉矶骚乱期间,在野蛮殴打罗德尼·金的白人警察被无罪释放后,韩裔企业也被暴动席卷。这些攻击并非毫无来由,它们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直接恶果。资本主义让亚洲中产阶级移民与黑人企业无情竞争,野蛮地剥削黑人工人阶级,使他们陷入贫困,并宣扬种族主义刻板印象——资本主义用这一切来掩盖其无法为各族工人提供体面生活水平的现实。

    今天,以白人为主、但也包括富裕华人的逐利房地产开发商、投机者和高收入迁入者导致了黑人社区的贵族化。美国妖魔化华人、冷漠对待反亚裔仇恨犯罪,使亚洲人成为攻击目标。但就像陈果仁对克莱斯勒的裁员没有任何责任一样,今天反亚裔袭击的受害者不是绅士或富有的投资者——那些真正该为工人阶级的苦难负责的人都生活在安全之中。仇恨犯罪永远是反动、不能合理化的。反亚裔袭击威胁到了亚裔工人和老人,而媒体则将责任归咎于黑人工人阶级。面对这种将工人分而治之的企图,工人阶级应该团结起来,反对社区贵族化,要求建设高质量的、工人负担得起的公共住房。

    建立工人阶级的团结是我们反对种族主义暴力的唯一有效手段。美国统治阶级要建立社会支持,为与中国不断升级的冲突做准备,所以我们不能通过游说来让统治阶级反对种族暴力,而亚裔上层和民主党政客的技术官僚手段的效果也会非常有限。非政府组织(NGO)总是围绕着美国人的身份,用爱国主义劝阻美国同胞相互攻击,但这将亚裔移民排除在外,还推动了恐华症的罪魁祸首——美国民族主义的发展。警方也无法有效阻止仇恨犯罪的上升。他们放任艾伦·朗在相距30英里的两家按摩院进行了大规模枪击,之后还为他的行为辩护;警察让白人至上主义民团对有色人种犯下罪行而逍遥法外。为了应对仇恨犯罪的增加,我们不需要像某些人所呼吁的那样增加警察预算,而是需要对警察进行社区控制,以让他们去应对刑事犯罪,而不是使用催泪弹去“维稳”。

    只要中美为了利润而继续进行经济战,进而将整个族群妖魔化,我们就无法终结仇恨犯罪。美国和中国都将把冲突继续下去,并要双方的劳动人民为其牺牲。两国之间不断升级的帝国主义竞争是全球资本主义的自然结果,这将导致美国的反亚裔仇恨犯罪继续增加。终结针对亚洲人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暴力并带来迫切需要的变革的唯一方法,是要建立一个涵盖不同种族和性别的工人阶级运动,与不平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仇华心理和一切现存压迫斗争。这需要工会的领导,工会绝不容忍任何种族主义,加入停止针对亚洲人和黑人的暴力行为的斗争。随着资本主义制度内部矛盾和弱点前所未有的暴露,我们前所未有地需要建立一个由工人创造和运行、而非由亿万富翁操弄的社会主义世界,我们要用基于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之间的按需贸易取代以榨取利润和激烈市场竞争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国际贸易体系。

    社会主义替代要求:

    • 扩大仇恨犯罪的定义!仇恨犯罪的内涵应该由劳动者和受压迫者,而不是警察或代表大企业的政党确定!
    • 工会应该拒绝参与当前针对中国的经济战。只有跨越国界团结在一起的工人阶级,才能结束比烂式的竞争,才能阻止老板们通过榨取更多劳动力来“赢过”对方。工会必须捍卫亚裔成员权利,必须与工作场所的反亚裔歧视和仇恨犯罪作斗争。
    • 建立跨越种族与性别的群众运动,对抗一切种族主义——包括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暴力和性别歧视!各国的工会都需要与仇恨犯罪和对工人的压迫进行斗争。
    • 民主党与共和党都忠于资本主义下的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压迫制度。我们不应该相信他们可以代表人民,而要从斗争中建立一个新的、独立于大企业的、跨越种族的工人阶级政党。
    • 整个体制都很罪恶——马尔科姆·X说:你不可能实现不带种族主义的资本主义。”​​​​​​​为了取得持久的变革,我们必须在国际范围内将对抗反亚裔暴力、反对警察种族主义和阻止企业操弄政治的斗争扩大到反对资本主义制度、走向社会主义道路的斗争。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