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More

    美國反亞裔仇恨犯罪不斷增多:原因是什麼,工人又該如何與之鬥爭?

    Rosa Nanasi Haas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在3月16日發生於阿特蘭大的一場槍擊事件中,8人被槍殺,其中6名受害者是亞裔女性。然而許多新聞媒體拒絕將這場槍擊事件稱為仇恨犯罪。一名趕到現場的警察說,兇手的動機並非基於「種族」,而是「性」。但是,犯罪嫌疑人羅伯特·亞倫·朗(Robert Aaron Long​​​​​​​)顯然同時受到了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思想的驅使。

    這一案件發生在美國針對亞裔美國人的暴力行為、仇恨犯罪猛增的大背景下。仇恨與極端主義研究中心發現,反亞裔仇恨犯罪從2019年的49起增加到2020年的122起,增長了149%。而阿特蘭大的槍擊案反過來又帶來了更多的反亞裔暴力事件——3月晚些時候,一名亞裔美國婦人就在舊金山市中心遭到了兩名男子的襲擊。

    針對最近的反亞裔暴力以及繼發的抗議活動,拜登於5月20日簽署了一項法案,但只是通過數據收集「更全面地了解」仇恨犯罪。但是仇恨犯罪的定義依舊過於狹隘,仇恨犯罪的案件也依舊會被漏報,因此拜登對仇恨犯罪進行海量搜集的技術官僚手段和他的法案完全不足以防止仇恨犯罪的發生我們只有回到當前反亞裔仇恨犯罪激增的根源,才能理解反亞裔仇恨犯罪的原因和解決方案。

    日益加劇的仇華情緒根植於中美帝國主義衝突

    仇華情緒在美國有著漫長的歷史,今天更是因中美衝突而急劇蔓延。當今美國統治階級的首要目標是削弱崛起中的中國國家資本主義,在全球範圍內重新確立美帝國主義的主導地位;拜登在制定政策時一直在堅持這個原則。他最新的基礎設施法案所提供的基礎設施支出雖然杯水車薪,但其意圖就是 「使美國在競爭中勝過中國」。

    從奧巴馬的「重返亞洲」到特朗普的「功夫流感」,再到拜登贏過中國的計劃,美國統治階級正在不斷升級與中國的帝國主義衝突。為了讓民眾支持不斷加碼的對華經濟戰和軍備競賽,美國政府和媒體正在對中國進行密集的負面宣傳。對於美國新冠疫情應對不力所帶來的災難,特朗普使用種族主義和沙文主義議題來分散群眾的注意力——同時也引發了對亞裔美國人的仇恨。

    拜登看起來稍有收斂,但他仍然公開而激烈地宣揚民族主義。他繼續維持特朗普對中國的關稅,重提特朗普關於新冠病毒的「武漢實驗室起源」陰謀論;當然,在煽動反華情緒的同時,他又總是假惺惺地做出反對仇恨犯罪的姿態。拜登反華宣傳的目標是為升級針對中國的衝突做好輿論準備。相似地,在準備伊拉克戰爭時,包括民主黨人在內的政客和媒體都著力煽動仇視伊斯蘭的情緒,同時又對反穆斯林歧視和暴力視而不見。

    與特朗普粗劣、公然的種族主義行徑不同,拜登將他的外交政策重點放在了「民主攻勢」中。其目的有二:第一,因對大流行病的嚴重處理不當和特朗普1月6日發動的未遂政變,美國的「民主」聲望受到嚴重打擊,所以拜登試圖借助「民主攻勢」重建美帝國主義的「民主」信譽。第二,拜登試圖通過號召反抗殘暴的中國極權政權來獲得國際支持。但實際上,美國統治階級只關心為美帝國主義服務的「民主」,他們並不真正關心中國和香港面臨殘酷鎮壓的普通民眾。所以,我們需要中美之間真正的工人階級團結來反對鎮壓。

    資本主義對亞洲人的歧視和仇恨犯罪的歷史

    恐華症並不新鮮。美國有著針對亞裔實施暴力的長久歷史,並以亞裔作為社會問題的替罪羔羊;而恐華症就是這個歷史的一部分。美國統治階級通過反東亞的宣傳分裂工人階級,並讓工人捲入美國在東亞的帝國主義經濟和軍事衝突。美國第一部因種族和階級而禁止移民的法律是1882年的《排華法案》,該法案在十年內禁止中國勞工來美,並且取消了華工的入籍資格。 《排華法案》宣稱,中國工人在淘金熱之後的蕭條來到美國竊取人們的工作——值得警惕的是,拜登政府針對中國的發言也沿用了相同的邏輯。

    二戰期間,民主黨總統小羅斯福認為日裔美國人是潛在的 「第五縱隊」,於是下令將所有日裔美國人(大約12萬人)關押在「拘留營」裡,並出售他們的房屋和財產。日裔美國人就這樣成為了美日爭奪遠東控制權的犧牲品。

    儘管舊日以工人階級為主體的中國移民使美國人形成了 「苦力」的亞裔刻板印象,但在美國殘酷的移民制度下,「苦力」已不再有機會來到美國,美國阻礙工人階級移民入籍,同時對富有的精英門戶洞開,對亞裔美國人的刻板印象已經轉變為「模範少數民族」。自1990年以來,美國的移民法一直沒有更新對移民人數的限制,單國移民人數始終限制在總移民人數的7%。比起「苦力」,美國雇主更願意用工程師等高技能專業人士來填補移民配額。而作為之前計劃經濟的遺產,中國則恰好培養了受過良好教育的勞動力;他們既維持了中國的經濟增長,為中國國家資本主義奠定了基礎,又為美國提供了足夠的專業移民。但有一技之長的人實在太多,以至於在2018年,就業綠卡的平均排隊時長就達到了56年。然而只要在美國投資超過100萬美元,就可以跳過排隊的過程,直接移民。就這樣,曾經的亞裔工人階級和他們的歷史被抹去,聚光燈照射在中產階級和富有的亞裔人身上。這些富人在電視節目裡炫耀財富,創造亞洲富豪移民的新刻板印象。於是,右翼民粹主義者利用了這一刻板印象,讓民眾對美國富人的憤怒轉向了美國亞裔。

    工人階級在打擊仇恨犯罪中的作用

    1980年代,統治階級試圖遏制日本經濟的崛起,他們將美國經營不善的汽車工業的衰落歸咎於日本,這導致了一系列反亞裔的襲擊事件,而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陳果仁(Vincent Chin​​​​​​​)謀殺案。陳果仁被一家底特律汽車廠的經理及其繼子毆打致死,他們認為他導致了其克萊斯勒工廠裁員。

    為了回應陳果仁謀殺案,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威脅說,如果兇手繼續在克萊斯勒工作,工會就會罷工。那名經理很快就被解雇了。雖然美國汽車工人工會領導層在幾週前還通過砸爛日本製造的汽車作秀,激起了經濟焦慮和種族仇恨;但他們也證明了工會可以用行動來要求正義,打擊仇恨犯罪。工會必須拒絕恐華,既反對保護主義、又反對新自由主義的自由貿易協定。美國統治階級希望通過壓榨工人和低薪來「超越」中國,同時將離岸工作從中國轉移到泰國、越南或其他美國精英更容易控制的國家。工人們想要阻止美國人失業是可以理解的,但保護主義的本質是為統治階級服務,最終還是會傷害美國和中國的工人階級。只有跨越國界團結一致的工人階級,才能結束這種競次效應,才能阻止老闆們通過榨取更多勞動力來彼此「超越」。工會必須捍衛亞裔成員權利,並與工作場所的反亞裔仇恨犯罪和歧視作鬥爭。

    攻擊亞裔的暴徒的不僅有白人,還有黑人。最近幾週,有大量文章指責黑人對亞洲人犯下的可怕仇恨罪行。這些文章提出,一些媒體隱瞞了黑人施暴的事實。這種讓黑人與亞裔鷸蚌相爭的老掉牙右翼敘事無視了黑人和亞裔社區之間緊張局勢背後的階級矛盾。20世紀60年代,當美國從配額移民轉向「技能移民」時,一波受過大學教育的中產階級韓國移民來到美國,但他們因歧視和語言障礙找不到本行工作。於是,他們在資產更便宜的黑人社區成為了小企業主,加上當地的貧困,黑人小企業的發展收到窒礙。這引發了雙方的怨恨,最終在20世紀90年代洛杉磯騷亂期間,在野蠻毆打羅德尼·金的白人警察被無罪釋放後,韓裔企業也被暴動席捲。這些攻擊並非毫無來由,它們是資本主義制度的直接惡果。資本主義讓亞洲中產階級移民與黑人企業無情競爭,野蠻地剝削黑人工人階級,使他們陷入貧困,並宣揚種族主義刻板印象——資本主義用這一切來掩蓋其無法為各族工人提供體面生活水平的現實。

    今天,以白人為主、但也包括富裕華人的逐利房地產開發商、投機者和高收入遷入者導致了黑人社區的貴族化。美國妖魔化華人、冷漠對待反亞裔仇恨犯罪,使亞洲人成為攻擊目標。但就像陳果仁對克萊斯勒的裁員沒有任何責任一樣,今天反亞裔襲擊的受害者不是紳士或富有的投資者——那些真正該為工人階級的苦難負責的人都生活在安全之中。仇恨犯罪永遠是反動、不能合理化的。反亞裔襲擊威脅到了亞裔工人和老人,而媒體則將責任歸咎於黑人工人階級。面對這種將工人分而治之的企圖,工人階級應該團結起來,反對社區貴族化,要求建設高質量的、工人負擔得起的公共住房。

    建立工人階級的團結是我們反對種族主義暴力的唯一有效手段。美國統治階級要建立社會支持,為與中國不斷升級的衝突做準備,所以我們不能通過遊說來讓統治階級反對種族暴力,而亞裔上層和民主黨政客的技術官僚手段的效果也會非常有限。非政府組織(NGO)總是圍繞著美國人的身份,用愛國主義勸阻美國同胞相互攻擊,但這將亞裔移民排除在外,還推動了恐華症的罪魁禍首——美國民族主義的發展。警方也無法有效阻止仇恨犯罪的上升。他們放任艾倫·朗在相距30英里的兩家按摩院進行了大規模槍擊,之後還為他的行為辯護;警察讓白人至上主義民團對有色人種犯下罪行而逍遙法外。為了應對仇恨犯罪的增加,我們不需要像某些人所呼籲的那樣增加警察預算,而是需要對警察進行社區控制,以讓他們去應對刑事犯罪,而不是使用催淚彈去「維穩」。

    只要中美為了利潤而繼續進行經濟戰,進而將整個族群妖魔化,我們就無法終結仇恨犯罪。美國和中國都將把衝突繼續下去,並要雙方的勞動人民為其犧牲。兩國之間不斷升級的帝國主義競爭是全球資本主義的自然結果,這將導致美國的反亞裔仇恨犯罪繼續增加。終結針對亞洲人的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暴力並帶來迫切需要的變革的唯一方法,是要建立一個涵蓋不同種族和性別的工人階級運動,與不平等、種族主義、性別歧視、仇華心理和一切現存壓迫鬥爭。這需要工會的領導,工會絕不容忍任何種族主義,加入停止針對亞洲人和黑人的暴力行為的鬥爭。隨著資本主義制度內部矛盾和弱點前所未有的暴露,我們前所未有地需要建立一個由工人創造和運行、而非由億萬富翁操弄的社會主義世界,我們要用基於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之間的按需貿易取代以榨取利潤和激烈市場競爭為基礎的資本主義國際貿易體系。

    社會主義替代要求:

    • 擴大仇恨犯罪的定義!仇恨犯罪的內涵應該由勞動者和受壓迫者,而不是警察或代表大企業的政黨確定!
    • 工會應該拒絕參與當前針對中國的經濟戰。只有跨越國界團結在一起的工人階級,才能結束比爛式的競爭,才能阻止老闆們通過榨取更多勞動力來「贏過」對方。工會必須捍衛亞裔成員權利,必須與工作場所的反亞裔歧視和仇恨犯罪作鬥爭。
    • 建立跨越種族與性別的群眾運動,對抗一切種族主義——包括針對亞裔美國人的種族暴力和性別歧視!各國的工會都需要與仇恨犯罪和對工人的壓迫進行鬥爭。
    • 民主黨與共和黨都忠於資本主義下的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壓迫制度。我們不應該相信他們可以代表人民,而要從鬥爭中建立一個新的、獨立於大企業的、跨越種族的工人階級政黨。
    • 整個體制都很罪惡——麥坎·X說:「你不可能實現不帶種族主義的資本主義。」​​​​​​​為了取得持久的變革,我們必須在國際範圍內將對抗反亞裔暴力、反對警察種族主義和阻止企業操弄政治的鬥爭擴大到反對資本主義制度、走向社會主義道路的鬥爭。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