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1日
More

    习近平在向左转吗?

    中共接连镇压与“共同富裕”修辞的背后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报导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中共独裁者习近平今年已经发起了至少14次不同的镇压。最近,当局针对性小众(LGBTQ)进行了打压,并禁止娱乐媒体中出现“娘炮”男明星。 网上的LGBTQ 群组和网站被封锁,而部分大学开始排查同性恋学生。这变相把同性恋再次入罪化。

    私人补习班、网络游戏、学校的英语课也都遭受打压。当局亦在打击科技巨头,如阿里巴巴、腾讯和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这导致中国股市今年就蒸发了3万亿美元的市值。习近平也批评所谓的“过高收入”并要求富豪们要“回报”社会。

    习近平的民粹主义新转向让部分资产阶级评论员担忧。《金融时报》质疑,中国是否变得“不可投资”呢?索罗斯指习近平要回到毛时代。一些伪左翼也对习近平的新政策感到雀跃,这些人也支持中共在新疆和香港的极权政策,他们认为这些新政策证明习近平政权代表了“社会主义”。

    但这既非社会主义,也不是反资本主义的。这不是左翼民粹主义,而是右翼民粹主义。习近平想要挽救中国的资本主义以及他本人的独裁统治。其他资本主义政府,特别是美国的拜登,也在对大企业实施更严的监管及更高的税收。他们放弃过去僵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而这是由于资本主义制度出现了严重的危机。习近平则是用镇压和加强政府控制的手段来试图达到相同的目的。

    什么是“共同富裕”?

    习近平的“共同富裕”口号并非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这是一个儒家的概念,“均富”也是一百年前孙中山国民党的纲领之一。社会主义者强调需要推翻资本的力量,并且建立工人阶级对于整个经济的民主控制。

    习近平则强调其政策并非要“杀富济贫”。习近平的忠诚副手,副总理刘鹤近日发言,保证中共政权对私营企业“坚定不移支持”,并且“政策不会动摇”。

    习近平政权正在走钢丝,尝试要保卫其国家主导的资本主义制度。当局采取措施针对部分影响力过大的资产阶级,譬如科技巨头阿里巴巴的马云、腾讯的马化腾,同时使用民粹主义措辞来应对因生活水平下降、成本上升与严重不均而日益巨大的群众不满。

    中国的亿万富翁(以美元计)的人数远远超过美国:中国亿万富翁有1058人,而美国有696人。中国最富有的1%人口(1400万人)所拥有的财富比人口中最贫穷的50%(7亿人)还要多。这就是中共治下极端资本主义政策的恶果。

    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

    习近平的运动混合了一些针对大型私人企业、富豪明星与如私人补习行业等寄生部门的民粹主义攻击,并加上右翼恐同、反女权以及极端民族主义宣传。按政府的说法,同性恋和男生“女性化”都是荼毒中国的西方思想。

    反西方的民族主义是当局所有宣传的关键,这是为了动员社会准备好在中美双方争夺世界第一霸权地位的新冷战中作长期的消耗战。

    同样,香港的民主斗争也被说成是西方阴谋。北京誓言要利用残酷镇压来粉碎香港的“不爱国者”。香港的工会被打压,其领导人物正在坐牢。跟在中国大陆一样,工人权利遭遇残酷镇压,从而实现资本主义的“稳定”。

    多重危机

    为什么习近平要这样做呢?答案就是因为中国资本主义跟全球资本主义一样,都在面对严重危机,且不是单一,而是多方面的。中国正面对人口危机,且实际情况比政府数据要严重许多。出生率正断崖式下跌。去年,印度出生的婴儿(2400万)比中国多一倍(1200万),而两国的人口相若。

    另外还有债务危机,这跟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紧密相连。全国最大地产商之一的恒大集团正面临破产,其负债超过3000亿美元。这比大部分国家的负债还要高。至于政府会否出手拯救恒大,是金融市场非常关切的问题。恒大并不是例外,还有许多潜在倒闭的大企业接踵而来。

    中国的房价即使对于许多中产来说都是难以负担的。一线城市深圳的平均房价是该城市平均年工资的44倍。相对地,洛杉矶的比例为9.6倍,而纽约则是5.4倍。

    高昂的房价和教育费用都是中国民众负担不起生育小孩的主要原因。这些都是资本主义及房地产投机炒卖所导致,也包括公共服务的萎缩。一项政府调查显示很大一部分(超过六成)的中国家庭要花费三分之一的收入来满足子女的教育。

    对于私人补习公司的打压,还有限制未成年人士玩网络游戏,这些都很受家长们的欢迎,政府以此来显示自己有所作为。但是这些措施,虽然打击了部分的资产阶级,仍然未能解教育制度当中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普通家庭的经济负担依然沉重。

    政策不受欢迎

    为应对人口危机,习近平在5月公布了三胎政策,允许每个家庭生三个小孩,而5年前实施的还仍然是一孩政策。但公众对于三胎政策的反应非常冷淡,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反映了政府完全与社会脱节,并不了解普通家庭所承受的沉重压力。

    但习近平政权却把生育率下降的问题归咎给“同性恋的西方思想”和“传统家庭价值”的减弱。最近法院判决,准许学校教科书将同性恋定性为“精神疾病”,而这种病理化叙述是2001年之前的官方立场。

    经济困境

    中国经济也处在危机之中。七月,中国的经济出现萎缩,显示后疫情的复苏只是昙花一现。债务及人口问题有可能把中国推向“日本病”。日本今天的经济规模仍处于1995年水平。

    帝国主义意味着镇压

    习近平政权要面对的另一个危机就是中美冷战。中国的统治阶级内部越来越担心自己正处于下风。美国的反中政策,特别是针对数十家中国科技企业的禁令,正带来切实的伤害。

    而习近平最大的危机,是工人、青年以及越来越多中国中产的日益不满。这些因素解释了民粹主义的新转向。习近平希望确保在2022年11月的二十大中能够顺利终身连任。他迫切地要在这次党大会前巩固其政权的支持。

    这可能意味着对于工人罢工、香港抗争者、新疆维吾尔族、中国的性小众与女权分子进行更多的打压。

    这正是中国的社会主义者欢迎世界各地工运分子的团结声援及支持的原因。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是一场旨在组织这样的团结声援的运动。

    可以通过如下渠道了解这一声援运动:

    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反对资本主义与独裁!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