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1日
More

    習近平在向左轉嗎?

    中共接連鎮壓與「共同富裕」修辭的背後

    「團結聲援,反對中港鎮壓」報導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中共獨裁者習近平今年已經發起了至少14次不同的鎮壓。最近,當局針對性小眾(LGBTQ)進行了打壓,並禁止娛樂媒體中出現「娘炮」男明星。 網上的LGBTQ 群組和網站被封鎖,而部分大學開始排查同性戀學生。這變相把同性戀再次入罪化。

    私人補習班、網絡遊戲、學校的英語課也都遭受打壓。當局亦在打擊科技巨頭,如阿里巴巴、騰訊和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這導致中國股市今年就蒸發了3萬億美元的市值。習近平也批評所謂的「過高收入」並要求富豪們要「回報」社會。

    習近平的民粹主義新轉向讓部分資產階級評論員擔憂。《金融時報》質疑,中國是否變得「不可投資」呢?索羅斯指習近平要回到毛時代。一些偽左翼也對習近平的新政策感到雀躍,這些人也支持中共在新疆和香港的極權政策,他們認為這些新政策證明習近平政權代表了「社會主義」。

    但這既非社會主義,也不是反資本主義的。這不是左翼民粹主義,而是右翼民粹主義。習近平想要挽救中國的資本主義以及他本人的獨裁統治。其他資本主義政府,特別是美國的拜登,也在對大企業實施更嚴的監管及更高的稅收。他們放棄過去僵化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而這是由於資本主義制度出現了嚴重的危機。習近平則是用鎮壓和加強政府控制的手段來試圖達到相同的目的。

    什麼是「共同富裕」?

    習近平的「共同富裕」口號並非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這是一個儒家的概念,「均富」也是一百年前孫中山國民黨的綱領之一。社會主義者強調需要推翻資本的力量,並且建立工人階級對於整個經濟的民主控制。

    習近平則強調其政策並非要「殺富濟貧」。習近平的忠誠副手,副總理劉鶴近日發言,保證中共政權對私營企業「堅定不移支持」,並且「政策不會動搖」。

    習近平政權正在走鋼絲,嘗試要保衛其國家主導的資本主義制度。當局採取措施針對部分影響力過大的資產階級,譬如科技巨頭阿里巴巴的馬雲、騰訊的馬化騰,同時使用民粹主義措辭來應對因生活水平下降、成本上升與嚴重不均而日益巨大的群眾不滿。

    中國的億萬富翁(以美元計)的人數遠遠超過美國:中國億萬富翁有1058人,而美國有696人。中國最富有的1%人口(1400萬人)所擁有的財富比人口中最貧窮的50%(7億人)還要多。這就是中共治下極端資本主義政策的惡果。

    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

    習近平的運動混合了一些針對大型私人企業、富豪明星與如私人補習行業等寄生部門的民粹主義攻擊,並加上右翼恐同、反女權以及極端民族主義宣傳。按政府的說法,同性戀和男生「女性化」都是荼毒中國的西方思想。

    反西方的民族主義是當局所有宣傳的關鍵,這是為了動員社會準備好在中美雙方爭奪世界第一霸權地位的新冷戰中作長期的消耗戰。

    同樣,香港的民主鬥爭也被說成是西方陰謀。北京誓言要利用殘酷鎮壓來粉碎香港的「不愛國者」。香港的工會被打壓,其領導人物正在坐牢。跟在中國大陸一樣,工人權利遭遇殘酷鎮壓,從而實現資本主義的「穩定」。

    多重危機

    為甚麼習近平要這樣做呢?答案就是因為中國資本主義跟全球資本主義一樣,都在面對嚴重危機,且不是單一,而是多方面的。中國正面對人口危機,且實際情況比政府數據要嚴重許多。出生率正斷崖式下跌。去年,印度出生的嬰兒(2400萬)比中國多一倍(1200萬),而兩國的人口相若。

    另外還有債務危機,這跟中國的房地產泡沫緊密相連。全國最大地產商之一的恆大集團正面臨破產,其負債超過3000億美元。這比大部分國家的負債還要高。至於政府會否出手拯救恆大,是金融市場非常關切的問題。恆大並不是例外,還有許多潛在倒閉的大企業接踵而來。

    中國的房價即使對於許多中產來說都是難以負擔的。一線城市深圳的平均房價是該城市平均年工資的44倍。相對地,洛杉磯的比例為9.6倍,而紐約則是5.4倍。

    高昂的房價和教育費用都是中國民眾負擔不起生育小孩的主要原因。這些都是資本主義及房地產投機炒賣所導致,也包括公共服務的萎縮。一項政府調查顯示很大一部分(超過六成)的中國家庭要花費三分之一的收入來滿足子女的教育。

    對於私人補習公司的打壓,還有限制未成年人士玩網絡遊戲,這些都很受家長們的歡迎,政府以此來顯示自己有所作為。但是這些措施,雖然打擊了部分的資產階級,仍然未能解教育制度當中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普通家庭的經濟負擔依然沉重。

    政策不受歡迎

    為應對人口危機,習近平在5月公布了三胎政策,允許每個家庭生三個小孩,而5年前實施的還仍然是一孩政策。但公眾對於三胎政策的反應非常冷淡,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反映了政府完全與社會脫節,並不了解普通家庭所承受的沉重壓力。

    但習近平政權卻把生育率下降的問題歸咎給「同性戀的西方思想」和「傳統家庭價值」的減弱。最近法院判決,准許學校教科書將同性戀定性為「精神疾病」,而這種病理化敘述是2001年之前的官方立場。

    經濟困境

    中國經濟也處在危機之中。七月,中國的經濟出現萎縮,顯示後疫情的復甦只是曇花一現。債務及人口問題有可能把中國推向「日本病」。日本今天的經濟規模仍處於1995年水平。

    帝國主義意味著鎮壓

    習近平政權要面對的另一個危機就是中美冷戰。中國的統治階級內部越來越擔心自己正處於下風。美國的反中政策,特別是針對數十家中國科技企業的禁令,正帶來切實的傷害。

    而習近平最大的危機,是工人、青年以及越來越多中國中產的日益不滿。這些因素解釋了民粹主義的新轉向。習近平希望確保在2022年11月的二十大中能夠順利終身連任。他迫切地要在這次黨大會前鞏固其政權的支持。

    這可能意味著對於工人罷工、香港抗爭者、新疆維吾爾族、中國的性小眾與女權分子進行更多的打壓。

    這正是中國的社會主義者歡迎世界各地工運分子的團結聲援及支持的原因。

    「團結聲援,反對中港鎮壓」是一場旨在組織這樣的團結聲援的運動。

    可以通過如下渠道了解這一聲援運動:

    全世界勞動者聯合起來,反對資本主義與獨裁!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