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7日
More

    中共试图变相限制堕胎 将制造悲剧也自找麻烦

    左路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为了维持生育率、保持廉价劳动力优势,想要限制堕胎,而这将是对于女性权利的进一步侵害,并且更加重底层负担,很可能招致工人与青年激进情绪的进一步反弹。9月底,中共国务院印发《中国妇女发展纲要》中提到:“将减少非医学需要人工流产,规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实际上就是限制堕胎。但中共真的能借此脱困吗?

    中共政权执政长期执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包括在全国范围内粗暴地强制堕胎、强制安装人体避孕装置等)伴随经济因素,加剧了劳动力下滑的趋势,造成劳动力在过去10年缩减逾4000万。在资本主义复辟后,无产阶级遭到越来越严重的剥削,原有很大一部分依托公有部门执行的社会保障职能被严重破坏,使工人无力负担医疗、教育、住房等生活必需,更遑论养育小孩。这导致无论是当前的中国育龄人口比重还是普遍生育意愿,都积重难返。

    父权制度与文化带来的重男轻女也是重要因素,不仅是传统使然,资本主义制度下女性也被贬低为生育机器、在家相夫教子即可。许多农村地区的女婴在出生时就被杀死,妇女因为无法生育男孩就被迫离婚,这也造成了畸形的性别结构来阻碍健康的生育环境形成——特别是育龄妇女规模的剧减:在未来10年,中国23-30岁的女性人数将减少40%以上。并且,在盛行的职场歧视中,女性更容易丧失经济独立性,从而导致生育意愿的降低。再者,由于近年受教育水平提高与持久的核心家庭保守性的矛盾,许多城市女性为求经济独立和摆脱家庭束缚,婚姻和生育意愿降低。归根究底都是社会经济和制度落后于民众的发展需要,造成当今的社会矛盾。

    中共政权不仅受到自己造成的历史性因素困扰,也更无力让当今的工人阶级摆脱贫困,它提出这些政策完全不会有任何实质帮助。

    中国本身有很高的堕胎率。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017年中国有统计的人工流产数量为962万,约占全世界5500万人工流产总数的17.4%。这是长期以来政府在青春期性教育上的低投入、父权制下针对女性的性压抑使得性教育变成禁忌、发展不平衡造成的地区性低避孕用具普及率导致的。

    尽管打着“自愿”“性生活清洁”的旗号,工人与青年仍对“指导意见”作出强烈质疑,并正确指出其很可能招致的恶果。

    一位武大学生就发帖谈到:“减少非医学需要人流”在实际中会变成所有公立医院严格控制“人工流产指标”,迫使意外怀孕的妇女转向医疗卫生条件更差、安全系数更低的“莆田系”医院转移。也有网友表示,意外怀孕带来的生育压力对于低收入者是无法承受的。在资本主义的当下,中共官僚提出硬性政策,受害最大的是缺乏经济保障的工人阶级。

    工人妇女在上述政策的压迫下受害尤为深重。在中国当前的性文化下,妇女未婚意外怀孕生下孩子后,往往要承担独自养育孩子的风险,或者被强迫嫁给孩子的“父亲”。尤其在强奸案件中,由于未来非医学需要堕胎权利的削减,妇女更可能被迫生下强奸犯的孩子,甚至因此被迫嫁给强奸犯。

    同样,由于中国盛行的职场性别歧视风气,以及传统的“男外女内”家庭结构问题,缺少经济独立性的女性,更可能因为无法支付意外产下孩子的养育费用,而被迫进行更强的超负荷劳动来供给生活开支,甚至走上犯罪或杀婴的道路。

    另一方面,中共也在大力打击女权运动,害怕它们反对父权压迫对现行制度带来的威胁,因此试图抑制一切群众自我组织。

    从这一点上来看,普遍贫困下的刺激生育政策,很可能导致女权运动与工人政治运动进一步相互同情、更可能形成团结斗争,促进工人阶级意识的激进化。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人工流产是妇女生育权的体现,它必须是自由的。我们不仅反对父权制的保守性道德,也反对中共为了应对资本主义危机而采取的强制生育措施。我们要求建立一个生产资料公有制、拥有工人民主的社会主义社会,大幅增加医疗开支、提供免费安全堕胎条件、让妇女生育自由得到真正保障,国家妥善抚养儿童、并建立充足资源、以人为本的性教育体系。

    在当今中国形势下,也需要女权运动、LGBTQ运动、工人运动等联合起来终结独裁制度,这样才能落实革命社会主义替代方案,从而消除不平等、性别主义与歧视。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