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7日
More

    9/11恐怖袭击20周年:帝国主义的血腥循环仍在继续

    20年前,世界变了。很少有单一事件像美国9/11恐怖袭击这样能够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当然,改变历史进程的不仅仅是恐怖行为本身,更多的是因为人们对此的反应。

    Jason Toynbee 社会主义替代(ISA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

    20年前,世界变了。很少有像美国9/11恐怖袭击这样的单一事件能够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当然,改变历史进程的不仅仅是恐怖行为本身,更多的是因为人们对此的反应。9/11引发了由英美等资本主义国家领导的新一轮帝国主义血腥浪潮,他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了野蛮的战争,并以国家散播伊斯兰恐惧症思想。仇恨和死亡的循环在今天仍然继续。

    这并不是要减轻事件的恐怖程度。在美国,近3,000人在9/11及其后续袭击中丧生。社会主义者应该清楚这一点:我们坚定谴责这次袭击,实际上我们谴责所有恐怖主义行为,不仅是因为它们的残暴性质,还因为它们会不可避免地导致国内外的反动情势。然而,正如我们所见,在9/11之后, 统治阶级对于事件的反应遭遇到普通民众的大规模动员抵抗、甚至有可能成为停止战争并重塑历史的运动。

    过去与现在的世界格局

    首先,值得回顾一下暴行发生的那一年,即2001年,当时资本主义制度充满自信。苏联和东欧斯大林主义国家的崩溃已经十多年了。 “共产主义”国家尽管具有专制和扭曲的特征,但仍然保持着对俄国革命的记忆和取代资本主义的可能性。资本主义世界对他们的垮台对感到欣慰。

    事实上在1990年代初,评论者们就自信地宣布:我们已经到达了“历史的终结”(弗朗西斯·福山的书名)。换句话说,以良性“自由民主”形式存在的资本主义将在世界范围内不受挑战地统治——并且直到永远!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上世纪90年代,由于新自由主义蚕食社会福利体系,全球不平等现象急剧增加。在所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以及较贫穷的国家,私有化、放松管制和削减公共开支使普通民众陷入了贫困,同时也增加了富人的财富。

    在贸易和资本流动方面,美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大国推动了“全球化”项目。1994年世界贸易组织的成立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从而加快商品和服务新市场的“开放”。在实践中,这意味着较贫穷经济体的新兴产业被逼到了绝境,而跨国公司则靠廉价出口大赚一笔,或者在发展中国家建立自己的工厂以剥削廉价劳动力。

    如果说这一切听起来像是资本家的成功故事,那么我们只需要回到2021年。资本主义永无止境扩张的承诺在今天被21世纪的发生的事实残酷地粉碎了:灾难性的战争、中美冷战、长期萧条、实际工资下降和紧缩政策。作为回应,全世界工人阶级的斗争也高涨了起来。随着政府在新冠疫情紧急情况下进行干预来挽救他们的制度,新自由主义本身——自由市场和不受限制的资本主义的全球制度——看起来受到了重创,甚至不可持续。塔利班在阿富汗取得了胜利,这让美国及其帝国主义盟友的困境雪上加霜。

    当然,资本主义今天在许多方面面临的危机不能仅仅归因于9/11。不过,毫无疑问,那次事件以及对它的报复起了最重要的关键性作用。

    9/11事件与“反恐战争”

    袭击发生后,美国政府的第一反应是进行血腥的报复。阿富汗是基地组织的大本营,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对阿富汗的地毯式轰炸于当年10月7日开始。英国首相贝理雅立即向美国总统布什提供了英军支援。到当年年底,美国和英国军队推翻了塔利班政府——鉴于所施加的压倒性的蛮力,这是不可避免的。

    事实上,这只是一场残酷侵略战争的开始,其中约有241,000人丧生,其中绝大多数是阿富汗人和巴基斯坦人,其中有71,000名平民。*普通民众也遭受了无法估量的贫困、饥饿、疾病和恶劣卫生条件——这一切都是战争直接造成的。这对这个国家来说是一场灾难。

    尽管如此暴戾,在这个“反恐战争”中,帝国主义势力对阿富汗的报复从来是不足够的。除了以分裂国内工人阶级为目的煽动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外,还有利用“正义”战争来直接达到帝国主义利益需求的目的——控制阿富汗临近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中东及其主要石油储备。

    社会主义者预料到了这一点,在 2002年时任美国总统布什以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不仅代表恐怖主义威胁而且正在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开始鼓吹伊拉克战争时,这一点就变得非常明了。贝理雅首相也散布了这个谎言。随后是2003年的入侵,以及比阿富汗事件更为血腥的占领。

    长期进行的伊拉克战争,加上阿富汗冲突,对世界产生了严重的后果。伊朗反动教士的力量和穆斯林世界的逊尼派-什叶派教派冲突,因伊拉克本身的持续内战和也门的新内战得到支持。叙利亚内战、伊斯兰国的崛起和伊斯兰国支持的恐怖袭击,包括在英国——所有这些或多或少都是由布什和贝理雅开始的帝国主义冒进造成的。

    很明显,反恐战争不仅没有增进安全,也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加和平,反而使恐怖主义滋长的潜在社会和政治原因变得更糟,并且对美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列强的不满与怨恨在全球都剧增。

    反抗

    所有的这一切本可以被阻止发生的——民众当中肯定存在反战的意愿。2002年开始了一场由社会主义者、青年和工会运动人士组成的国际运动。随着布什和贝理雅口中关于需要攻击伊拉克的谎言不断被涌现出的真相戳破,上百万普通民众动员了起来。2003年1月至4月期间,全球有3600万人参加了近3000次反战抗议。

    其中最大的一次是在当年2月15日的国际行动日。在伦敦,多达200万人游行反对战争——这是英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游行。这次活动令人震惊,不仅因为它的规模、和许多以前显然没有参加过游行的人的参与,还因为它的战斗性。自民党领袖肯尼迪口头声称反对战争,但表示如果联合国通过第二项支持介入的决议,他将支持战争。他被大声嘘声嘲讽。

    与此同时,像阿里(Tariq Ali)这样的左翼,坚持认为需要改变制度才能结束资本主义战争,他们受到民众的热烈欢呼。并且在对伊拉克的攻击最终开始时呼吁罢工(由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的前身——工人国际委员会国际发起的呼吁),左翼工会领导人克劳(Bob Crow,来自铁路、海事和运输工人全国联盟RMT)和海耶斯(Billy Hayes,来自英国通讯工人联盟CWU)也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持。

    然而,可耻的是,这些号召并没有在工会运动的领导人中得到更广泛的回应。他们要么积极支持新的战争,要么保持沉默。与此同时,工会左翼未能组织起来。至于号召抗议的“停止战争联盟”,它错过了从热烈的抵抗情绪中发起斗争运动的黄金机会。

    当时,社会主义替代成员呼吁如果运动领导者不带头,则应自下而上组织总罢工,并要求投票和游行反对入侵的工党议员科尔宾(Jeremy Corbyn)和麦祖恩(John McDonnell)成立一个新的工人阶级政党,来与支持战争的新工党及新自由主义政策作斗争,这样向数以百万计抗争者的呼吁会收到巨大的积极响应,有可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能成立一个新政党。但是,尽管在伊拉克战争于3月20日打响后的几天里,一些英勇的努力使得动员行动能够继续进行,包括全国各地的学生罢课,但刚刚萌芽的运动最终未能阻止战争。

    然而,对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来说,反战运动代表了潮流的转变。它使许多后来在其他运动和团体中组织起来的人变得政治化,他们现在仍然对贝理雅及其派系的立场深恶痛绝。即使运动没有成功,资产阶级仍然害怕大规模的反战运动,这是他们犹豫是否向叙利亚和利比亚出兵的一个重要因素。

    这我们的教训同样很清楚。普通民众会蜂拥而起反抗帝国主义战争。但那时运动领导者需要的是制定一个果敢的计划来组织和推进运动,现实却是在逐步平息运动。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工会和工作场所行动来利用数以百万计的工人阶级的力量,并利用罢工这一极其强大的武器来打击资本主义国家的好战行为。今天,社会主义替代进行组织,正是为了建立这样一个领导层而提出了方案。

    马克思主义与恐怖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手法与恐怖主义截然相反。在19世纪和20世纪的部分时间里,左翼分子以暗杀、劫持和爆炸的形式实施恐怖活动。但正如托洛茨基指出的那样,这种行为总是会分散社会主义者的实际工作:建立群众性工人阶级运动,将人们聚集在一起,让他们看到自己集体行动的力量。这才是改变社会的作法。相反,秘密策划的个人恐怖策略会破坏集体工作。

    当然,基地组织从来都不是一个左翼团体,而是一个反动的组织,其议程是要将世界倒退到宗教偏见和仇恨之中。在这方面,9/11的暴力事件似乎只是在挑起反恐战争这件事上取得成功。在短期内,阿拉伯世界肯定会有所反应,这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基地组织的事业,促进了招募和筹款。资本主义国家支持的伊斯兰恐惧症对欧洲和美国的伊斯兰社区也有类似(但很有限)的影响。

    然而2010年初阿拉伯之春的非同寻常的群众革命表明,9/11事件事实上并没有如策划者所希望的那样取得成功。突尼斯、利比亚、埃及、也门、叙利亚和巴林的起义是群众的政教分离世俗起义,要求改变制度,结束专制和资产阶级精英统治。工会会员和左翼政党为革命变革而斗争;团结和集体行动是当务之急。这与基地组织的伊斯兰神权哈里发的狂想完全相反。

    需要社会主义替代方案

    9/11发生二十年后,事件已经成为资本主义衰落暗淡的象征。统治阶级没有了展开报复的正义咆哮,而只有怀疑和犹豫。在阿富汗,美军尽可能地悄然撤离,该国再次落入塔利班手中。它的未来仍然是一个高度不确定的前景,在美国转移焦点往他方后,其主导性的因素将减少。无论如何,任何帝国主义势力都无法解决阿富汗的问题。9/11之后的20年发生的这一切,作为客观教训印证了大国干预为何总是失败。

    世界已进入一个新的时期:不稳定且危机四伏,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只有全世界广大普罗民众,以工人阶级和有志青年为首,才能推翻可憎的资本主义制度。到处都有迹象表明,人们越来越认识到这一点。你可以加快这个进程——成为社会主义者,加入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