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1日
More

    中国经济:恒大崩溃——中共政权的困境

    中国房地产公司恒大集团陷入了偿债困境。如果恒大崩溃,那么中国经济、中共独裁和全球资本主义都将受到巨大冲击。ISA与中国劳工论坛的Vincent Kolo讨论了可能发生的情况。

    ISA报导

    ISA:恒大最近广受关注。它是怎样的一家公司?这怎么变成了大新闻?

    VK:恒大是中国第二大房地产开发商,而它如今正面临着破产。恒大建造了超过1200万套房屋,相当于英国住房总量的一半。

    当前危机的一部分影响,在于它目前有160万套未完工的住房。中国的许多房地产开发商偏好于预售房屋,让人们在房子开工前就为自己的新家付款。现在很多人陷入了恐慌之中,因为如果公司倒闭,他们就无法拿到自己的新房子。

    恒大拥有价值3000亿美元的债务,规模相当于爱尔兰全国的国债。9月底,国际债券市场上的恒大美元债务陷入违约。而在中国境内,自今年3月以来,恒大就已经在拖欠债务了。它向债权人、供应商和与其签订合同的建筑公司打了1000亿美元的欠条——其中许多也许永远得不到偿还。

    令人担忧的是,恒大正在崩溃。如果恒大崩溃且没有得到政府救助,中国房地产行业就可能崩盘。这场危机可能会蔓延到与房地产市场密切相关的银行体系,然后中国将发生一场金融危机,带来严重的经济和政治后果。

    ISA:有人将恒大比作雷曼兄弟——如何评价这种比较?

    VK:这种比较对也不对。显然,恒大不是一家雷曼兄弟那样的投资银行。中国的金融体系与欧美不同,它基本上由国有银行主导。银行体系受外汇管制和资本管制的保护,货币不能自由兑换,所以中国更能抵御金融动荡——但做不到完全抵御,所以中国会发生危机,但不太可能发生西方资本主义那样的经济危机。

    从某种意义上说,“恒大不是新的雷曼兄弟”是对的。但中国银行业危机的风险确实存在,习近平政权为此实施了前所未有的严格资本管制。对加密货币的禁令和去年对蚂蚁集团(马云的阿里巴巴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的打击就是这方面的例子;如今甚至连省际交易现在也更加困难了。

    其次,虽然雷曼兄弟的崩溃没有导致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但它急剧地加速了危机进程。资本主义的危机早已显现,即使布什政府介入拯救了雷曼兄弟,危机也不会被阻止,它只会以不同的形式爆发。

    恒大是一场更大风暴的征兆。

    ISA:直到2008年,美国和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似乎都在同步膨胀——但2008年后,美国泡沫破灭,而中国房地产泡沫继续增长。这意味着什么?

    VK:2008年是一个转折点,但此后导致全球危机的根本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其后债务在世界范围内爆炸式增长,中美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债务泡沫。

    在美国,廉价信贷和零利率使股票市场的市值从2008年之前GDP的140%增长到今天的200%。

    但在所有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快的中国,股市的影响是次要因素。房地产市场在中国起决定性作用。现在中国城市所有房产的市值之和相当于其GDP的5倍,这个比例完全脱离了实体经济。相比之下,2020年美国所有房地产的市值约为GDP的两倍。

    中国人口大约是美国四倍,每年建造的房屋数量是美国的十倍。虽然这听起来不错,但很多普通人买不起房。世界上房价最贵的五个城市中有四个在中国。中国住房市场自1998年开始私有化,社会化的住房很少。中国有足足93%的住房被抛进了房地产市场,这个比例远高于美国和欧洲。虽然很多人买不起新房,但富人、政府官员和富裕中产阶级却用房地产来投机,于是大量房屋闲置。 2017年,有20%的城镇住房是空置的。资本遭到了极度浪费和非生产性的使用,于是中共认为必须进行干预。

    户口簿

    中国的另一个问题在于人民被户口制度所区隔。户口将人口分为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尽管中国现在已基本城市化,但大多数人口仍被登记为农村人口。城市也分等级,农村居民几乎永远不能获得一线城市——例如上海和北京——的永久居留权。

    而恒大更注重三四线城市。三四线城市是更多普通工人阶级居住的地方,最能感受到财产危机的地方,也是《金融时报》或《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不会去看的地方。在中国大多数城市(约四分之三)增长陷入停滞的情况下,资本投入房地产开发部分原因是人口危机。人口萎缩是中国独裁统治的一大危机。所以哪里有建造越来越多大型住宅项目的必要呢?

    ISA:您如何看待房地产市场的危机?

    VK: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已经到了极限。它正在破裂。我们无法肯定泡沫将如何破裂,但我们可以肯定恒大危机标志着一个转折点。

    房地产市场占中国GDP的29%,对中国经济增长至关重要;而现在整个行业都很可能陷入危机。恒大是危机中最引人注目的公司,但危机的波及范围远不止恒大一家,其他房地产行业公司也在拖欠债务、过度扩张、濒临倒闭。这意味着房地产市场不再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了。

    中美帝国主义之间的冷战正在加剧习近平政权经济现代化的压力。但随着去全球化的影响,现在的国际环境已经完全不同了。中国正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受到美国资本主义的制衡和阻挠。因此,中国政府决定咬紧牙关,打击房地产行业的过度杠杆,遏制资源的巨大消耗。

    习近平采取了“严厉的爱”方式,让经济摆脱浪费、投机、过度投资和过度负债,并在去年对房地产行业实施了所谓的三条红线。只有满足一定负债资产比率、净债务权益比率以及现金短期借款比率标准的公司才能进入信贷市场。恒大一直缺乏正常来源的资金,因此违反了全部三条红线,转向举债。越来越多的房地产开发商现在正在做与恒大相同的事情——预售住房,并用预售款还清债务。

    面对这个灾难性的循环,我们不知道政府会保持强硬,还是选择让步,以免房地产泡沫失控并拖垮整个经济。

    ISA:金融专家担心恒大倒闭对银行家、投资者等的影响。但是普通人呢?崩溃会影响没有房子的人吗?那些直接和间接为恒大工作的人呢?

    VK:除了少数所谓的工人贵族,中国的大多数工人都被排除在这个过程之外,他们无力购买这些房子。所以恒大倒闭对工人阶级的影响将是复杂的。如果房地产市场崩溃,房价暴跌,甚至可能还会受到一些人的欢迎。

    但一些城市白领不仅投资了自己的毕生积蓄,还投资了父母和亲戚的钱来买房。对于他们来说,房价暴跌将是一场灾难。他们将面临2008年后美国、爱尔兰、西班牙和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这对中国政权来说是一个危险信号,因为如果这种情况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发生,就会滋生大规模的社会不满。

    恒大员工人数约为160,000人。恒大的职员主要是销售人员、经理、规划师和会计师,他们非常担心会失去工作。而实际的建筑工作外包给临时雇佣农民工的公司,民工在非常严酷的条件下以低工资工作。工作完成后,他们就被解雇,然后去其他地方工作。如果恒大倒闭,建筑业和公司供应链中的三到四百万个工作岗位将受到威胁。如果再有十个左右的规模较小的“恒大”受到威胁,就业和更广泛的经济就会受到严重影响。

    ISA:有报导称,中国已经发生了抗议。它们分布广泛吗?

    VK:几个月来一直有抗议活动,各种各样的人要讨回他们的钱;有时是工人,有时是包工头。超过80,000名恒大员工向公司“借出”资金——据一位恒大经理称,总额约为155亿美元。领导们诱使员工购买所谓的理财产品,承诺提供非常有吸引力的利率,以帮助公司摆脱困境。这些员工不是投机者,在你说他们“该死”之前,但他们投资往往是为了保住工作,或者为以后的生活赚取一点利息;比如一名患有癌症的妇女试图藉此筹集治疗资金。

    在几个城市,以恒大员工为主体的人们愤怒地聚集在公司办公室外,要求退款。现阶段的愤怒不是针对习近平,也不是针对中共,而是针对恒大。但如果政府不介入,怒火就将蔓延。

    ISA:您认为习近平将如何应对这场危机?

    VK:在公开场合,政府几乎什么也没说。太不可思议了,全球媒体都在报导恒大,除了中国。然而,政府正试图利用这场危机向其他房地产公司施压,迫使其减少债务负担。这就像一场胆小鬼博弈——政府采取强硬态度,整个房地产行业存在崩溃的危险,双方都在等对方先退缩。

    我认为他们将使用多种措施。中共的做法将是正式否认他们正在拯救恒大,但在地方将进行各种干预和救助,以防止事情闹得太大。首先,对于已经购买了160万套未完工房产却拿不到的人,国企和地方政府将会接管广州足球场、恒大拥有的球队等资产,然后出手完成建设。所以预售的房屋可能不会成为社会不满的根源。部分理财产品的境内持有人可能会得到部分补偿,但国际上的投机者可能不会得到任何补偿。

    我认为恒大不会得救。习近平政权计划用它来教训其他人,建立对房地产行业的纪律和控制。但问题是他们能成功吗?这是一项非常、非常复杂且危险的工作。没人能控制泡沫。因此,中共政权的计划存在很多风险。

    ISA:一直有人批评恒大遵循中国资本主义的“走出去战略”,由债务推动快速增长。这个模型现在失败了吗?

    VK:“走出去战略”更多地指的是像华为这样的国家领先品牌,这种模式推动其在全球市场上取得成功——直到被特朗普和拜登遏止。如今的华为是一家陷入困境的公司。

    恒大在国际市场上并不是特别活跃。它在很大程度上遵循债务驱动的模式。多年来,中国一直在重走日本的路。如同常常被提及的一样,1989年东京皇宫周围的房产价值超过了整个美国加州。日本资本主义从未在随后房地产泡沫的破灭后真正复苏。它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停滞,去年的经济规模才达到1995年的水平。这可能就是中国经济的未来前景。

    当然,如果同样的事发生在中国,后果就更为灾难性了,日本的社会福利要比中国要坚实得多。

    由于“户口”,农村人口被排除在失业救济金制度之外,而城市人口只有一部分会得到一些救济。绝大多数人口完全没有保险。所以,2008年发生在日本或西方资本主义的那种危机不会在中国发生。在中国,低福利与低生活水平下的危机将更持久,并为中国带来革命性影响。

    ISA:国际上有些左翼认为中共政权能依靠强大的国家体系控制住危机。你同意这一说法吗?

    VK:中国经济的运作方式确实有所不同,但它仍然受制于资本主义经济规律。中国政权正是通过鼓励像恒大这样的公司发展来避免了2008年席卷世界其他地区的危机。大量信贷流入房地产市场,通过建筑热潮增加对原材料的需求,并以债务为基础推动经济发展。通过这种方式,中国似乎渡过了危机,还带动了澳大利亚等经济体的增长。

    但今天,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习近平不得不直面风险,形势很绝望。那些对中共政权抱有幻想并认为它可以避免危机的左翼犯了根本性错误。中共唯一的机会是再次打开信贷龙头,进一步扩大泡沫,延缓其破裂。即使这样引导资本主义发展,他们也无法无限期地避免危机,最终矛盾依旧会爆发。

    ISA:中共对恒大采取的行动将如何影响其“共同富裕”的承诺?

    VK:中国共产党的“共同富裕”是一个空洞的口号,与社会主义没有任何关系。100年前,孙中山国民党就已经提出“均富”。它也是一个模糊的口号。政府可以感受到贫富差距带来的巨大压力,而中共要为此负责。在禁止工会的独裁统治下,无论它如何攻击私人资本主义部门,工人的工资和生活条件都不会改善。

    令人惊讶的是,国际上一些左翼认为中共政权是社会主义的,他们认为即使中国有一个占GDP29%的庞大的、私有的、投机的、资本主义的房地产市场,中共也不需对此负责。

    恒大老板兼董事长许家印在共产党内已经有了35年的党龄,他是政协的一员,政协是全国人大的双双胞胎。在习近平成为最高领导人的2012年,许家印戴着超贵的爱马仕金腰带出席政协会议,还成为了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他曾两次成为中国首富。他的整个商业生涯都与中共精英交织在一起。

    许家印的腰带

    恒大的许多项目都是由地方政府融资的,当前中国地方政府的一半收入来自土地出售。出售最赚钱的土地为全国的中共精英们提供了腐败收入,但他们已经感受到土地销售急剧下降的压力。所以,如果泡沫真的破灭了,浪潮将波及整个地方政府。

    房地产老板们一直在建立庞大的庞氏骗局,靠欺骗人们来不断诈取巨额财富。许家印本人几乎肯定会从亿万富翁的位子上掉下来,他很可能会因为恒大危机而入狱。像习近平政权这样的专制资本主义政权有时起诉甚至判一些商人死刑,但这并没有改变经济的资本主义基础。

    ISA:可能是因为有报导称中国政府将优先考虑国内利益而不是外国债券持有人的利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呼吁北京在处理恒大问题时“采取负责任的行动”。这将如何影响中美之间不断发展的紧张局势?

    VK:恒大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如果恒大确实标志中国房地产行业普遍危机的开始,全球都会受到影响。

    布林肯正试图向中国政权施加压力,以保护一直在购买这些垃圾债券的对冲基金和华尔街投机者的利益。顺便说一句,英国汇丰银行和瑞士瑞银等西方银行计算出恒大债券仍有可能获得回报,所以即使它们一文不值,也仍在购买它们。我认为中国政权会对他们不屑一顾。其首要任务是防止国内动乱。

    但这对美国来说是个问题。有趣的是,一些国际上资本主义立场的分析家的语气发生了变化。自冷战开始以来,他们一直在说“中国是一个威胁,因为它太强大了”。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文章认为“中国可能比我们想像的要弱”。中国的威胁不在于“它正在超越美国”,而是因为它的经济危机正在将全球资本主义拖下水。

    自2008年大衰退以来,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约为28%。大家都知道,正是因为恒大这样的公司在建房子,所以澳洲的煤炭、巴西的铁、非洲拉美的原材料都是高价进入中国市场的。中国在全球进行中的基建中占额目前为32%。

    2020年,哈佛大学学者罗格夫(Kenneth Rogoff)和清华大学杨元辰认为,“即使没有银行对危机的放大且考虑到正在抵押中的住房,房地产市场下滑20%也可能导致GDP下降5%至10%。”他们描绘的场景并不令人意外。今年8月,房屋销售同比下降20%。9月份,这一比例增加到30%。如果该市场继续以这种方式崩溃,不仅对中国,而且对整个全球经济而言,都是一个严重问题。相比之下,金属价格急剧下跌已经不足虑了。

    美国已经做好了面对与中国长期冷战的准备,但深陷危机的中国也能使美国遭受严重损失。

    ISA:社会主义者将如何处理这种问题?

    VK:中共不是社会主义政党,而是由许家印这样的亿万富翁组成的资本主义专制政党,习近平及其家族也非常富有。对于他们而言,实行社会主义政策就等于推翻自己。

    真正的社会主义政策是什么?社会主义政策意味着将房地产公司国有化——中国的房地产公司有些是国有的,有些像恒大这样的则是私有的。但是真正的国有化需要劳动者、公民代表和工会的民主计划,而这在中国是不存在的。公有制和民主规划才是国有化的关键。

    如果一个城市的公寓五分之一是空置的,工人政府就应该没收它们,只在极少数所有者遭遇财务困境时才支付没收房屋的赔偿金。这样,数以百万计的住房单位就可立即用于社会住房。政府将以低租金出租而不是出售房屋,全面改造住房市场,使其不再是昂贵的预售公寓市场。

    房地产行业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我们不可能孤立地规划房地产行业。规范房地产行业需要更广泛的经济上的,包括金融体系的社会主义转型。这样,房贷就可以被取消,资源就可以用来满足普通人的需要。

    生活在大城市的农村户口工人无法拥有自己的房屋,通常两三个家庭挤在一套肮脏、狭窄的住宅里。政府没有资源来提供所需的医疗保健、失业津贴和养老金。实现房地产改革的关键之一是取消户口制度,但仅仅取消户口制度并不会凭空带来充足的社会基础设施。因此,要废除户口,就需要对整个政府和金融体系进行彻底的、革命性的改革。

    这些问题是环环相扣的。中国没有工会,也就没有发展计划机制的基础,也就不可能避免恒大危机等问题。唯一的办法是将所有经济决策置于工人阶级的民主控制之下,这意味着工人在民主的党派、工人组织,尤其是工会中的自我组织。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一场革命斗争——我们要有一个革命纲领,我们要争取充分和直接的民主权利,推翻中共独裁。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